2013-04-02

【評台】朗天:藝評餘波:香港影評人在內地中伏 (236)

pang世紀編按:5萬元藝評獎風波,餘波未了。事緣內地雜誌《南都娛樂周刊》為藝評風波開了專題,邀請香港影評人撰稿,不料,刊出後引起作者不滿,激起另一場「中港矛盾」……

香港主權移交接近十六年,非但未見「融合」,所謂「中港矛盾」反而日熾。內地人來香港,做了種種不那麼為人接受的事,有人高舉包容、諒解的倫理大旛,前設是香港人有能力和位置去包容,我也希望這是真的,但最近的事情令我開始改變看法。

《南都》約稿:就片論片

事緣《南都娛樂周刊》在3月中旬出版的一期,搞了一個香港導演彭浩翔的小專輯。之前該刊記者來電約稿,說看了我一篇因「藝發展藝評事件」(詳情不想再累贅交代了)而寫的文章,提到被金獎得主評論的電影《低俗喜劇》及其導演,「持論中肯」,所以希望我詳細就片論片,評論一下電影及其作者本身。數年來我為不少內地報刊寫過彭浩翔,不虞有詐,便一口應允,還自忖可乘機引伸,觸及香港(電影)主體性問題。

誰料專輯出來後,竟是以「彭浩翔:嘩眾取寵走上神壇,鹹濕歧視販賣低俗」為題。特約作者除了我,還有著名影評人列孚先生,另以訪問形式收集了王晶、張經緯及翁子光三名導演(翁子光兼有影評人身分)的意見。我的文章原題為「《低俗喜劇》與彭浩翔風格」,被編輯改為「刻意為之,唯恐天下不亂」(「唯恐天下不亂」取自內文,然前文後理是就《低俗喜劇》一些場面設計而論,而且加了引號),並且文首加了一段極之煽動的引言,小標題也着色。

我也許並不是唯一的「受害人」,張經緯訪問的標題是「彭浩翔是『賤』,沒有價值觀」,列孚文內有小標題:「香港文化低俗已被放任自流」(暗示要管?)。總言之,這個專題直接攻擊彭浩翔,而且是用香港人的聲音,彷彿在說:「看!你們自己人也說彭浩翔低俗下賤,不限於內地評論人!」

我對彭導作品的評價一向不太高,但這是一回事,被利用來攻擊他本人,成為一枚棋子又是另一回事。令我更不舒服的還是:我交的文章部分句子被刪去、改動。本來面對和接受這些刪改是內地發表文章的心理準備,保持「政治正確」也是方便和保護約稿朋友所需。然而這次拙文被刪的是最後一段的大部分文字,除影響了文氣、修辭及結論的完整性,最重要的,是該段文字含有暗諷成分,指彭導作品其實有很多討好內地觀眾的元素,有人看不出,反指他歧視內地人,如不推測動機,便只能說她缺乏眼光,解讀無能。

「彭浩翔是『賤』」?

這一段被刪走,意味編輯可能有心護短。經我去信抗議,周刊網絡版刊回末段被刪走的數十字。但印刷版已經出售,當然無法改正,他們也沒有答允在下一期刊更正小啟。

我和內地傳媒交往已有十多年經驗,並曾大力促成《看電影》老闆來港出版《香港電影》雜誌。過去我從不同渠道知曉,很多內地觀眾很迷港片,惜因為文化差異,箇中不乏誤解成分。錯有錯着雖也是詮釋美事,不過讓內地人了解更多角度(包括原生觀念和港片所表現的香港精神),也許是更有意義的事。面對「中港矛盾」,我也素主多溝通,彼此諒解。然而,歷來我忽略了很重要的一點,便是我們可能自視過高,以為對方也會尊重我們,願意溝通,樂於了解。如果對方從來只看見自己,只抱持自己的觀點,認為誰有權力誰大聲便可以立論,可以隨意扭曲別人的觀點,放入自己的框架,那麼,提高警惕,但求不再被人利用,不惜進一步加深中港文化區隔之外,我們還可以怎樣選擇?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

圖片為南都網站截圖

評台fb:www.facebook.com/pentoyhk

原文連結:南都娛樂周刊:彭浩翔:嘩眾取寵走上神壇 咸濕歧視販賣低俗

The post 朗天:藝評餘波:香港影評人在內地中伏 appeared first on 評台 PenToy.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