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5

曾志豪:工聯會不只是聯歡會 (216)

尹光的新歌《你老闆》歌詞﹕「我唔係求財,我只係求存。」正是碼頭工人心聲。

工友希望由日薪1300元加至1600元,區區300元。不是求財,只是求存。

連日失蹤的工聯會,聲稱一直協助工人和碼頭談判,工聯會爭取的結果是加薪5%。

按1300元計算,5%也就是加薪65元。工聯會只能爭取加65元,和職工盟提出的加價300元,相去甚遠。

工聯會別再扮無辜﹕「明明傾緊加薪點知佢哋走去罷工」,談判不果,代表無力,工人自然另投懷抱。

黃國健接受電台《千禧年代》節目訪問時表示,「如果有充足的工人罷工,資方早就跪低」。

這是風涼話,明知要有充足工人,為何一直「靜觀其變」?怎麼不組織旗下的200多名工人加入罷工?

一方面揶揄罷工行動未獲大部分工人支持,自己卻按兵不動,這是什麼工會?

黃國健又說,如果一罷工就可以罷死資方,他便支持罷工。

等於說,如果有必中的六合彩我一定買。

世上沒有保證成功的工潮,難道1967年工聯會發動的人造花廠工潮以及港九大罷工,也是預知「一罷工就罷死資方」?

不參與不團結不爭取,卻妄想「一罷就罷死資方」如此天真?

陳婉嫻說,當一個工會正帶領着談判,另一個工會「入場」是困難亦易於製造混亂。

職工盟以外,勞聯街工都有份參與,請問有何困難?有何混亂?

嫻姐等於說工會像無綫亞視,工人不能同時在兩台亮相。但遇到大型天災,演藝界也共同賑災,何况工會?

工聯會應至少發表聲明,要求外判商別再龜縮,別躲在「承辦商」背後,現身談判吧。

工聯會不只是搞興趣進修班的聯歡會,該為工人挺身而出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