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16

【評台】鄧小樺:順手一刀破盲辯 (212)

{編按:網上近日有一宗風波,事源有網民把一張社運女性苦行的照片,放到互聯網上評頭品足,引來社運人士和網民激辯兩性、社運倫理、網上倫理等。面書專頁飄流製作近日以「社運界為甚麼會賣萌?」為題,撰文討論事件,積極參與論戰的鄧小樺向本網投稿,回應這篇文章。事件來龍去脈頗長,編者無法找到整理過的討論版,建議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到逆嘶亭面書專頁瀏覽,整件事由那裡開始。}

李天命有所謂,「順手一刀破盲辯」,今日我順手做一次。飄流製作想貼近毒男御宅青少年,動員佢地黎反對現有社運青年力量,卻從來不好好做功課,掛羊頭賣狗肉,兩句露饀,這叫自取其敗。今次講自拍,仲貼我d相上黎,我就順手一刀破盲辯。

1. 飄流話,是自覺有號召力才自拍。我不知其它人怎麼想,我由2004年開始上載自己的照片,當時我根本藉藉無名。自拍不是因為有號召力,純粹是想滿足自己,玩下,擺自己上枱,分享俾朋友。你睇而家咁多後生美女上載大頭照,她們沒有要號召什麼,純粹是分享自己。

2. 飄流話,阿姐級才可以自拍,我真係笑到反艇。上過微博未?女新人玩自拍多過阿姐級好多。幾多大陸女新人憑自拍出位?飄流聽過潘霜霜未?唔識唔好講啦大佬呀。

3.1 飄流又話,現在有一種社運界萌照的山頭主義。拿我只講基本邏輯:如果你要推論自拍變成一種「山頭主義」/「壟斷」,就先找到一個我或者誰不讓其它非社運人自拍萌照的證據。有證據,就請拿出來。若沒有,這就是屈,誣衊,這是天理不容的事,你叫陳雲老師也保你不住。

3.2. 如果根本沒有社運人不讓其它人拍萌照,那麼「萌照的山頭主義」就不能成立;這種錯誤暴露了,飄流其實連「自拍」與「被拍」都分不清楚——那麼,證明飄流對攝影和當下青年現象,實在了解不足。如果評論是一種發言的權力,那麼其實半懂不懂的飄流可以說是失去發言權。飄流根本就唔識。好似上次講絲襪咁,飄流根本唔知咩叫戀物/戀足。飄流淨係想抽社運水。

4. 事情源起是有逆嘶亭和容樂其,對於苦行撐工人的女同學身材評頭品足,而我和洪吉反對,這些人便嚷讓我們自己賣萌,不許他人講愛美神。這是一個路人皆見的盲辯,這裡簡單再講一次:

女性可以自己穿得性感,但不允許鹹豬手猥褻抽水,這是主動/自願,與被動/被迫的分別,好重要架,就係歡好與強姦的分別,飄流以及各位,分唔分到?

主動/自願和被動都分不清,這種邏輯水平,怎麼討論下去呢?若非邏輯能力有基本問題,就是心存惡意,那也不要再來糾纏,世上還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

5. 歸根究柢,飄流今次做乜會犯呢d錯呢,係因為佢呢種躲在匿名背後的人,不可能以上載自拍照為樂,也不會明白自拍的心態運作機制。不用講什麼社運,普通一個自拍然後上載的人,都多少是一種勇氣,並且,是對周遭的人的信任。勇氣和信任,看來飄流是不懂的。

社運又唔明,邏輯又唔通,自拍又唔識,飄流究竟響度做乜呢?就是借一些他不懂的題來發揮,去叫人憎恨社運青年。你有手有腳有頭有腦,一日到黑淨係識抽d已經又忙又累又窮又被政府告的社運青年水,是否有點枉讀詩書呢?成語動畫廊,光明磊落,識唔識?

以前飄流用古希臘哲學來罵社運,我還偶然看一下參考,至少那些哲學知識是對的。但自從他用流行文化或青少年現象來罵社運之後,錯誤百出不堪入目;最恐怖的是,一個人為了打擊敵人,連他最擅長和喜歡的都可以放棄,更何況原則和底線了。這種人,再給他關注和目光,只會害了他,助其墮落。

所以,從此之後,我不看/不share/不回應飄流製作。

*Highlight為作者所加

延伸閱讀:

飄流製作 DIASPORA PRODUCTION 【社運界為甚麼會賣萌?】

 

評台fb:www.facebook.com/pentoyhk

The post 鄧小樺:順手一刀破盲辯 appeared first on 評台 PenToy.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