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6

陶傑 2013年03月30日 - 2013年04月06日

崇洋的級數
2013年04月06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既然一個民族,天生骨髓裏就崇洋,不要緊,只是崇洋要帶眼睛。

「洋」的牌子有許多種,敬請辨明,幸勿上當,譬如戀慕意大利文化,是正確的,意大利女人、意大利菜、羅馬史、拉丁文,都可以浸潤吸收,但是意大利卻有黑手黨。

崇洋也一樣,崇英、崇法、崇日、崇北歐,都沒有問題,最低檔次的,是崇俄。

是有兩代,正確一點說,是崇俄變成親史達林,亦即親蘇。今日五六十歲以上的,據說一聽見民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就熱淚盈眶;或者高爾基的「母親」,奧斯特洛夫斯基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一度奉為經典,至於「卓婭和舒拉的故事」,一部庸俗的政治宣傳品,足足「感動」了上億人。

是有點令人憐憫吧,這等趣味?俄國有許多偉大的作品,不過全在一九一七年之前的帝俄時代,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小說,契訶夫的戲劇,幾乎每一件都是觸動心靈的佳構,但是親蘇的一代,卻選擇了最低劣的一級。

正如莎士比亞和馬克思,相同的地方,都是在英國寫作,跟英國有不解之緣。但是一個是絢爛的鳳凰,另一隻是不祥的烏鴉。

中國人在飲食方面,嘴巴刁尖,判斷和選擇不出錯,但是很奇怪,在精神的品味信仰方面,一百五十年來,崇洋卻必定崇錯了對象。

是天意還是集體的愚昧?很有趣的問題。繞了一個大圈子,現在從頭崇洋:英國的牛津劍橋和寄宿學校,法國的LV和Chanel,意大利的Prada,德國的平治和寶馬,每一項,總算選對了。但是也許命中註定你孽報未完,總有一批老人,看見列寧和史達林像就忍不住抽搐,是「感動」得如此缺乏尊嚴,難怪普京臉上的一絲笑意,永遠有點輕蔑,一百幾十億的合同,他要玩玩你,一枝筆吊在半空,不簽。


血海深仇
2013年04月05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中國主席訪問莫斯科,崇俄的中國「知識份子」十分歡喜:好了,這次中俄合作,可以對抗美國了。

但精悍的普京,冷酷的俄國人,會真心跟中國人勾肩搭背、稱兄道弟嗎?

西方人對中國的深層厭懼,來自「黃禍」。黃禍一詞,源自成吉思汗的侵略。成吉思汗領蒙古軍企圖征服歐洲,首當其衝受其暴害,就是俄國。

成吉思汗從遠東殺過來,村村殺戮,男女老幼,蒙古軍都用利刀劈死,一個不剩。殺光之後,向西方散播消息,所以還沒打進基輔,俄羅斯已經一片恐慌。

俄國人和歐洲,早就聽說蒙古人的神魔之勇:蒙古騎兵可以日夜連續騎馬,兩年不作息。蒙古兵不必喝水,渴時往馬腿插一刀,以飲馬血代喝水。其征服的部落,捉到王公酋長,往他們的眼耳鼻孔灌水銀,所到之處,農田燒光。

成吉思汗懂得「兵不厭詐」:蒙古兵的箭、繫着響鈴,發射時收奪魄驚魂的心戰之效。蒙古兵有時才三五百,成吉思汗行軍時,命兵馬拖拉着大木頭,塵土飛揚,遠遠看見,還以為有三五萬。

成吉思汗果然攻佔了基輔,屠殺了九萬降卒,舉行慶功宴,將活捉的基輔國王押上來,在餐桌下用繩子勒死助興。

佔領了基輔,蒙古人看見俄羅斯的建築不順眼,放一把火燒光,又攻進烏克蘭的首府,殺光平民,把人頭堆叠成山。一百年之後,成吉思汗的後裔帖木兒,攻打印度德里,也學着祖宗,在德里的城牆外,用九萬顆人頭堆成一座金字塔。

蒙古人還是最早用生化武器的戰爭罪犯,歐洲鼠疫流行,蒙古兵將患鼠疫死了的人的屍體收撿來,剁成碎塊,取代石彈,血淋淋的射進城池,讓平民也染上鼠疫死光。成吉思汗曠古絕今的暴行,本來只是蒙古人的罪孽,但中國人的歷史教科書,由於忽必烈做了中國元朝的皇帝,中國人也認了成吉思汗做祖宗,成吉思汗的戰爭暴行,當做自己的功績,中國今日的歷史書上還說:成吉思汗及其家族的「統一功業」,在歷史上「起了進步的作用」,成吉思汗也是中國的英雄。

你記得鴉片戰爭?在歐亞前線的俄國人,當然也記得黃禍。七百年後天理循環,俄國人終於報了仇,你向我散播鼠疫,我向你輸出列寧史達林極權的病毒,讓你跟秦始皇思想結合,變種,要你亡國。

佛家講輪迴報應,是不是這個意思?真是有趣的問題,普京見中國的來賓,一臉詭笑,眼神有一絲輕蔑──中國人選擇性失憶,不要緊,俄國老大哥呀,告訴我,這一切,哈哈,你還記得的,對嗎?


假話和謊言
2013年04月04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香港的英語教育不懂得教的兩個英文字:同樣是虛假,為什麼英文裏有一個字叫Falsehood,而另一個字叫Lie?

因為Falsehood叫做「假話」,而Lie,就是「謊言」。

「假話」和「謊言」有什麼不同?在語意哲學中,當然有很大的分別。

「假話」(Falsehood),只是虛構的言詞或故事,但其中不涉任何信任的出賣。譬如:小說家之言,南宋時代有一對叫郭靖、黃蓉的夫婦,或康熙有一個少年伴侶韋小寶,他為康熙誅殺了囂臣鰲拜。

歷史上有沒有這樣的人和事?沒有。這就叫Falsehood。此外,一個辯護律師在法庭為一名殺人兇手脫罪辯護,說被告並無殺人,但是被告明明有——被告不認罪,律師替他雄辯滔滔?但律師不成為一名「說謊者」(Liar),因為以他的職業,在法庭這個環境,他的辯護即使並非真實,但他的話,只構成Falsehood,並無所謂Lying。

所以在戰爭中,在外交上,可以用諜,發放情報,惑亂軍心,這一切是戰爭行為。在敵對國之間,並無信任之背叛。

但是「謊言」,Lie,就不同了——撒謊,當在兩人,或雙方之間,有一種信任的契約,而一人或一方,明知道此一契約無法實踐,而蓄意向對方誤佈陷阱,令其中伏,這就是謊言。

一九四一年,日本的使節這一頭還在向美國舉杯,那一邊就在偷襲珍珠港,總統羅斯福震怒,認為日本還沒有宣戰,在背上偷插一刀,這是欺詐,而日本認為,戰爭行為,無所謂欺詐與否。美國人不同意:戰爭要經過「宣戰」的手續,欺詐方可轉化為合理,你毫無底線,不宣戰而偷襲,就是卑鄙。

所以假話不一定是謊言,而說假話(Making a false statement),是言論自由之一種,不但無罪,而且要保護;而撒謊(Telling a lie),涉及道德之背叛,是一種行為。

你開一家餐廳,菜式不怎麼樣,但廣告說你的餐廳是天下第一廚,這是講假話。

但是你製造奶粉,明明放了三聚氰胺,奶粉廣告卻說吃了令嬰兒健康成長,這是撒謊。

香港據說是中國人社會中英文最好的城市,但香港人普遍缺乏辨別謊言的能力,所以不會玩政治,學歷越高的越不會,香港的英文好嗎?我不知道,只知Falsehood和Lie,有何不同,信不信?在中環,不會有幾個人知道。


敗 筆
2013年04月03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香港人為什麼玩政治,玩不過中國?根本的原因,是香港的教育出了問題。

教育的目的是什麼?英國哲學家羅素說:教育的目的不止是令人擁有知識,而是以思考融滙消化知識,搗練成智慧。

但是香港由於先天是殖民地,殖民地的教育制度,配合中國農民經濟的實用主義,香港的教育,連知識也說不上,只是為受教育者提供高薪職業的保障。

香港的教育,幾十年來出產許多醫生、會計師、律師、CEO,都是「職業訓練一條龍」的產品,所以香港教育並無智慧的培養。

智慧是什麼?不必奢求個個做得成甘地、釋迦牟尼、愛因斯坦,智慧的入門最低消費,我會說:是辨別謊言的能力。

一個人不論學歷有多高,美國哈佛博士、英國牛津碩士,沒有用的,如果他不懂得辨別謊言。現代社會是一個謊言的世界,從廣告到政治宣傳,人一生下來,成長的過程,不同種類的謊言,像千百種細菌病毒,在食物裏,在空氣中,嬰兒成長,尚且要感冒發燒,培植抗體,何況在一個謊言成災的欺詐世界?說得天花亂墜,你如何一聽,就知道是假的?

同樣讀哲學,一樣有學問,以一九四九年為界線,讀哲學的胡適,跟蔣介石離開大陸去台灣;同樣讀哲學的馮友蘭,留在大陸。這兩個人學貫中西,誰更有智慧呢?是胡適。

大律師、會計師、CEO,一個城市,可以像養豬種菜一樣培養出來,但政治家和藝術家,萬中無一。因為政治家要有識別謊言的能力,藝術家要有赤子之心。香港這個城市太功利而世故,出不了藝術家;另一方面,幼稚而天真,也出不了政治家。你隨便有一樣也好,兩樣都沒有,下場就很悲慘。英國撤出香港,擴大了大學學額,卻沒有教你辨別謊言,抗禦欺詐的能力,這一點,我會說,才是英國人撤出的最大敗筆。


嫻姐不講真話
2013年04月03日 頭條日報 油尖多士

李超人公佈業績,就領袖人物的品格標準發出「九字原則」:講真話、做實事、有貢獻。何謂講真話,李超人以身作則,勸導香港人「唔好炒樓」。豈知工聯會的「嫻姐」睇唔過眼,指超人是否知道,樓價飆升,長實地產也有「

繼續閱讀


喚醒記憶
2013年04月02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民主黨元老李柱銘先生指摘二○一七年的香港普選不應該有篩選,認為這一條不是鄧小平的意思:鄧小平如果在生,會給現在的北京官員每人打兩巴掌。

李先生曾經參與《基本法》起草,對鄧小平的印象似乎很好,他認為鄧小平的意思是香港「五十年不變」,五十年內,中國慢慢「進步」,追上來;香港可能有一點點後退,然後中港「銜接」了,以後一國一制,就沒有問題。

鄧小平如果在生,會讓香港有真正的普選?當然不會。鄧小平這個人,任何承諾都靠不住,這不是我說的,而是中國人敬愛的領袖毛主席說的。一九七六年,英明如毛主席,也發覺被說謊的鄧小平欺騙了,因為鄧小平當年復出,保證過不翻「文革」的案,但後來他隱性否定「文革」,促進經濟,毛主席對鄧小平這個人的品格很失望:「說什麼永不翻案,靠不住啊。」

然後,毛主席死了,華國鋒活捉了毛主席的指定接班人江青同志,政變上台。此時在軟禁中的鄧小平寫了兩封信給華國鋒,第一封有這樣的詞句:

「我衷心地擁護由華國鋒同志擔任黨主席和軍委主席的決定,不僅在政治思想上,華國鋒同志是最適合的毛主席的接班人,就年齡來說,可以使無產階級領導的穩定性保證十五或二十年之久,對全黨全軍全國人民來說是何等的重要啊。」

鄧小平一輪的擦鞋功,終於令華國鋒開了籠子,放虎出柙。結果鄧小平坐穩了,即刻將華國鋒趕下台。

鄧小平連毛X東和華國鋒也可以言而失信,香港什麼「五十年不變,讓中國五十年後追上來,那時大家就一樣了」,值幾多錢?認識中國的人,像名作家倪匡,三十年前已經不會相信,李柱銘先生似乎現在還相信。

在中國的詞彙裏,並無「失信」兩字,而只有「據當時的形勢需要,為了穩定人心的說法」,而「現在形勢變了」,所以特首梁振英「N屆都唔會選特首」,也是一樣的意思。

七十歲的李柱銘先生猶如此,八九十後的香港人又懂得多少?漠視文史,又以失憶為樂的香港人,以西方文明國家的思維與中國打交道,實在太天真了。


條條是財路
2013年04月01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在香港,大學報讀什麼系,關乎生計,不是講理想的事情:中文、歷史、哲學、藝術,全部要避免,最好的職業保障,還是讀醫科。

不錯,殖民地時代,讀醫科除了可以發大財,還能進行政局,做馬主,像李樹培、方心讓,還有最近逝世的曹延棨,都是中環社會名流。

今日特區,做醫生,受高永文局長領導,上有梁班子,政府醫院工作負擔重,開醫務所,租金奇貴,只一個「苦」字。有人說醫科生的黃金奇蹟不再。

但是讀醫還是有最大的保障,今日勤奮用功的港孩,如想讀醫科,我會勸喻:將來專攻兒科,一定發大財。

因為請放眼神州:北京空氣長期污染,山西煤礦天空也一片黑,整個華北,空氣和水土,已經「玩完」,這就是醫科學生無限的商機。

美國專家取得大陸數據,調查山西省十年來中國嬰兒出生狀況,跟美國嬰兒比較,發覺美國每一萬名新生嬰,只有七名有先天的神經管缺陷,而在山西,比例高十八倍,共一百四十名。

美國專家以收買中國醫護人員的方式,十年來收集了八十個中國死嬰的胎盤,發現他們在子宮裏,已經吸收了過度農藥、工業溶劑,也就是說,這些中國嬰兒的胎毒,令他們還未生下來之前,提早往生輪迴。

神經管缺陷,導致大腦不正常,頭骨與脊椎連接畸形,即使存活,長大後糖尿病與心血管病風險增加。

發展是硬道理,中國總理李克強的大學畢業論文就是「中國農村的工業化」,因此,山西的今日,即是全國各省的明天。鄰近地區下一代,肯定不夠兒科醫生,香港的中產父母,看準此一趨勢,培養子女向這個方向催谷,一定不會錯。

正如北京的天空越灰黑,高幹有錢人會逃跑,香港的房地產必然越漲價,所以梁振英上台半年多,樓價上升兩成半,仰觀北京氣象,必知香港地產走勢。

北京空氣越差,在香港買了房產的業主,越眉開眼笑。

讀醫科,主攻兒科,中港融合,CEPA搭好了橋,十年後都有得賺大錢。看通了,不悲觀,香港還有生機財路的。


看底牌
2013年03月31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二○一七年特首普選,中國明言,一定要先篩選,不順眼的人,一概以「不愛國愛港」為理由不准入局。香港的泛民譁然,聲稱抗爭。

有此宣佈,對於了解中國的人,全不奇怪。不懂中國的人,才大驚小怪。更可以補充一句,所謂只准「愛國愛港」的人參選,意思其實是在「普選」期間,中國只准內定十足能控制、那時覺得「維穩」滿意的兩三個人「參選」。

譬如去年三月,唐梁對陣,一度出了問題,「愛國愛港」的曾鈺成也有意出線。但中國不許,予以「勸退」,梁振英還聲稱知道曾主席的「黑材料」。這就證明:「愛國愛港」,即使一貫愛得爆燈也沒有用。在中國認定的時刻,不聽話,或不「顧全大局」,硬要參選,你哪來這麼大膽子?真正愛國愛港,絕不敢這樣的。於是中國就懷疑你後面是不是有港英餘孽、財團、西方勢力在推捧你出山。

一旦懷疑了,下面的小報告自然會跟着如雪花飄至,人事檔案裏幾十年來一切不太順眼的小事,挖地三尺,通通有人篩檢出來,懷疑就會變成事實,以前的「愛國愛港」紀錄,隨時一筆勾銷。

即使只兩名經過品質審查的「候選人」入閘,中國也心驚肉跳,因為這兩人畢竟是香港人,香港人不論再「愛國愛港」,因為地域南北的理由,也絕對不會得到中國完全的信任。他還怕你進場前後不知何時會亂蹦失控。

譬如唐英年,兩代愛國愛港,質檢全無問題,但在辯論時忽然洩密:梁振英在行會說過會用催淚彈水炮對付示威者。在這個時刻,唐英年表露了對和平示威者的同情,對暴力鎮壓的反感,其「愛國愛港」指數即時暴跌,所以必須流產出局。

梁振英也好不到哪裏。上台之後,「港人港地」、「港人優先」,這等隱性港獨口號,中國已經厭惡。還推出什麼「限奶令」,大陸官方的環球時報終於忍不住拍桌子。梁特首的「雙愛指數」,經此一役,中方另有看法了,所以普選方式,中方為防止梁班子再另搞小動作,索性自己跳出來,赤膊直接講了。

若是「愛國愛港」方有參選資格,那麼去年為什麼硬不准曾鈺成主席報名呢?一千二百名選委的小局,你都不能信任曾主席,認為此君無法控制,那麼四年後三百多萬人投票,不理你是不是自己人,中方怎會不重重上鎖呢?

所以到頭來:唐英年、梁振英、曾鈺成,都「愛國愛港」嗎?「香港人心裏有桿秤」,不如中方手裏有一副銬鐐,加一張刀。


看臉色
2013年03月30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香港的特首,只能是傀儡,這是「和尚頭上的大蒼蠅」──明擺着的事。

中國對於梁振英先生已經不耐煩。梁特首最初提出什麼「港人港地」、「港人優先」,我已經指出,一定會得罪中方,認為是「隱性港獨」的口號。共產黨對於文字之敏感,有千年文字獄的「國情遺傳」,他只跟你講感覺和情緒,不跟你講邏輯和道理。梁特首然後推出「限奶令」,大陸官方的「環球時報」即刻批判,這就是給你臉色看了。

本來,「限奶令」就是「港人優先」的「梁振英施政思想」,正如以額外印花稅限制大陸人來香港買樓,就是「港人港地」的「政策落實」。中方要求梁振英施政要拚民望,於是他就聽話,拚民望了,但不行,你特首在爭取民望的同時,原來這也禁忌,那也敏感,稍動一動,就得罪了主人而不自知。

殖民地時代的港督,才是真正的「高度自治」。港督的權力是很大的,土皇帝一樣。港督在香港做事,先斬後奏,倫敦的外交部和殖民地都信任他,既然已經委任你了,好,你來幹。

鄧小平收回香港主權,憑的是痰哽咽喉,一定要吐的意氣,而不是邏輯。收回香港是基於「英國人做到的,中國也能做到」的情緒化──這句話,充滿孩子氣,但是鄧小平這種「老革命家」是這種脾氣。英國人做得到的,你就一定能做到?那麼英國人的港督,同時是香港三軍司令,穿軍服就職,可以調動駐港八千英軍──梁振英能穿軍裝嗎?

所以現在,中方乾脆將梁振英撂在一邊:什麼普選還可以慢慢諮詢,現在我替你拿主意:不諮詢了,愛國愛港,就是門檻。臉色端出來,梁振英沒得作聲,靠邊站了。

了解中國歷史,一點也不奇怪。中國從來沒有變,牠是這樣子,是你自己天真,包括梁班子。臉色一再端出來,看懂了嗎梁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