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4

陳到:從埔浸事件再看擴堂哲學 (294)

埔浸邀請 Nick Vujicic 作籌款晚宴嘉賓,遭外界圍攻,事件的對錯分析,已經有大量文章討論,在下亦已評論。事件繼續發展,在下想進一步分析一下當今教會的擴堂哲學。 外界的反對聲音,主要是針對佈道會和籌款晚會混合、把 Nick 商品化和三億擴堂花費太大。在下認為,以上三點,其實只有第一點是死罪,其餘兩點是情有可原的。阿 Nick 的確是商品,邀請出席聚會有明確價目,是明買明賣、願者上釣,可是,Nick 也會做 pro-bono。埔浸請他作招徠,冷靜一點想,只是一盤生意,想籌多一點錢。至於三億擴堂,大家雖然覺得很浪費,但在下認為,其實如果有本事拿得出三億來起,倒是你自己的「家事」,我不能說好說歹的。現在的問題是,你埔浸無咁大個頭,但又想戴咁大頂帽,咁其他人咪睇唔過眼囉。 我針對的,只是第一點:企圖混亂佈道會與籌款晚會。你問:咁唔可以二合一既咩?我答:無話唔得,但係問題係你好似係想借阿 Nick 過橋搵錢,多過真心想佈道嘛。背後那種為著擴堂不擇手段,才遭人詬病。不擇手段,是誠信問題。埔浸另外被揭的,也是他們「左手交右手」袋錢落袋等問題。為左層樓,乜都做得出,是現實版的《維多利亞一號》。背後的「擴堂哲學」才是令人心寒的。 而教會的擴堂哲學,和香港中產的買樓哲學,有相同之處,亦更上一層樓。相同之處,大家都是想有個「安樂窩」,不用受加租、收地之苦,一家人可以安居樂業,有了層樓就可以繼續上流。中產的「上車邏輯」的目標是先有一層物業,然後一間一間換上去,愈換愈大。教會的擴堂邏輯也相仿,為了應付教會的人口需要,要擴展。不過,有一個分別,就是中產買樓,大家知道自己只是為了家人;但教會擴堂,很多時會以為自己是擴展了「神的國」。That makes a huge different. 關於神國,耶穌有言曰神的國在人的心中,保羅亦言,人的身體是聖靈居住的殿。聖經亦多番指出人是客旅、今世是暫居,人要惦記永恆的事,而輕今生。耶穌、保羅的說話背景是教會不受歡迎,教徒只在教徒的家聚會,所以他們不強調以建築物為中心的敬拜生活。及至基督教成為國教,才有「教堂」,而在近 1,500年的發展以來,教堂的設計亦愈見宏偉。宏偉的教堂,背後的神學是教堂這建築物本身是反映著上帝的榮耀,所以要大、要在城市中心,而且裡面的每一項設計也是在說故事。以前,教堂本身就象徵了上帝的臨在。 及後,信仰飄洋過海,來到香港,由於當年香港是英國殖民地,是基督教國家,所以初時殖民政府批地給教會起座堂,是天公地道。後來地愈來愈珍貴,教會很難得到土地,所以教會轉戰天台、地舖、商廈等,直到現在,教會和其他所有香港人一樣,都被樓市大大影響。教會失去了國教時期得地的先機,卻違留了教會要有地的思想。 我們,是否應回到耶穌和保羅當時的處境思考,著重內心的天國,過於外在的建築? [off topic] 在事件中,朱活平牧師將整件事看為「屬靈爭戰」,凡阻路者皆為撒旦之役。他們把揭露事情的記者定性為敵人,反對聲音為魔鬼的聲音。此舉危險之處,是教徒再不能問錯對,只能問立場,非黑、即白。而教會內的反對者,又會被批評為破壞團結、合一,所以又遭消聲。尤有甚者,他們更在聚會中捉鬼,要求記者現身。種種表現,均表露出教會的領導層一心求成,而不問真理。似乎,他們的眼,已被一幢三億的樓房遮蓋了。 我是陳到,神職人員。若你認識埔浸的朋友,你可以幫我貼給他們看嗎?若你評估他們會因此而和你反面,那麼,就算吧。有耳的,就該聽。 further reading 「Nick晚宴如畢菲特午餐」 活動取消 埔浸死撐買貴票見偶像合理 聚會「捉鬼」 怪傳媒抹黑 Filed under: on faith, on HK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