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12

【評台】茱茱:對談張懸 玫瑰色的你 (405)

20130329LamCY ªL«T·½Äá¡C¥@¬öª©¡G±M³X¡ß±iÄa¡C

{編按:張懸早前來港出席中大音樂會,順便宣傳5月的演唱會,評台和明報世紀版一起合作,籌備這一次的訪談,與這位關心社會,並積極參與社運的台灣歌手,談音樂、人生、社運,以及談今日的香港。由兩位作者茱茱和古治雄撰文。我們會把訪談分作兩篇刊出。}

訪問張懸是第一次讓我覺得多餘的事,我們算是看著張懸成長的一代,出道七年,她早已不是那個長發溜肩,眉目低垂唱著《寶貝》的小女生,間隔歲月交出的幾張專輯,改變的遠不僅是遣詞擬句和對聲弦的操弄,無數細微又龐大的枝椏從邊邊角角聚攏起來,一點點砍掉矯情和稚嫩,長成日臻圓熟豐盛的模樣,然後被有心人察覺到,這大概已經是與外界最好的互通方式。

我們在中大山間的露臺上見面,三月末雨季連綿的水汽在山麓裏蒸騰起一片茫白,剪短的黃髮清瘦的臉,張懸坐在我對面,認真地回答著一個接一個問題,一如她這些年在鏡頭前、電波中一遍一遍的解釋和表達,香煙掏出來又掏回去,終於忍不住還是抽了兩支。我們的對話從文學到音樂,到最後避不開的社運,張懸陡然一掃疲態,從椅背坐直開始侃侃而談,她一向喜歡埋怨大家為何總是問她社運的問題多過音樂,此刻卻難掩自己對話題的興致。我們聊天時間有限,她的述說迂迴倔強,劃歸歌手的界限,我見到的張懸特別如斯,叫人想起她「野人獻曝」的《Stay-牡蠣之歌》:「我沒看見但是我感覺/世界,像我一樣安靜激烈且深邃」。

五月張懸要在香港開演唱會,這次來中大參加博群音樂會,是她第一次在香港的校園登臺,崇基禮拜堂裏擠滿了年輕的面孔,張懸抱著吉他在玫瑰色的光線裏清清淺淺唱了幾支歌,「你手裏沒有魔笛/只有一支破舊的大旗/你像醜兒揮舞它,你不怕臟的玩游戲」身處同一時代的我們都清楚這些詞句背後的意義。這幾年兩岸三地頻發的社會事件,張懸幾乎都有發言與聲援。在言行一致這件事上,起碼她未辜負她寫下的每一個驍勇的詞句。此刻臺上的她卻像挾了魔笛,Encore的呼聲險些掀了高闊的屋頂。三十二歲的張懸對著臺下說:"We were born screaming, why shut up when we grow up",我站在人群裏,感覺到主流、非主流、偶像、小眾這些標籤在她一路的成長過程裏怎樣被擦拭掉,臺上臺下的張懸成了一個自然如水的存在。

「所有浮生裏萬千的臉孔/讓我因為你們隆重」因為玫瑰色的你,以及玫瑰色的你們。

20130329LamCY ªL«T·½Äá¡C¥@¬öª©¡G±M³X¡ß±iÄa¡C

《日子》

有朋友托我轉送一本書給張懸,中大人類學教授Gordon Mathews的《重慶大廈》。朋友在卡片裏寫:「親愛的張懸,歡迎來到這座憂鬱之島,焦慮之島,喧囂之島……我想送你這座森林大廈,一座全球化地城堡,希望這些快速剪接的故事有一天會成為你的靈感,讓我們聽到。」

好像一個楔子,我們的對白,就從故事開始。

問:我很喜歡你的一個觀點是:一個好的創作者要跳脫抽象的表達,做一個好的「說故事的人」,為了做一個好的Story teller,你所付出的努力是什麼?

張懸:與其說是努力倒不如說是回到生活本身,過日子,因爲其實如何過生活基本上是我們唯一有可能比較能夠理解生命是什麽的一個方法,比較能理解自己與別人,與這個世界的關係。我覺得好的story teller是能夠理解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單獨發生的事情,但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是一個獨立的個體,這是好的故事通常都會有的結構,就好像通過一個平凡的漁夫可以表現一整個時代的故事,這也是爲什麽所有的創作者在詢問或者探索生命本質這件事上寫來寫去基本上還是透過人,透過我們做的事,透過我們在一瞬間可以留下來的心得去做,所以提到努力,我其實花的時間比以前還少,但現在比以前成熟一點,可能很大一部分是我累積了很多認真過完的每一天。

問:是比以前更懂得思考,然後把跟生活的真實接觸内化爲自己的一部分?

張懸:對,也有可能日子越過越久,曾經也有一萬個日子可以去產生心得,但現在也已經有兩萬個日子了,兩萬個日子可以留下的東西很多,其實透過生活這件事情,你感覺到的虛無就是真的虛無,感覺到的辛苦就是真的辛苦,而不是因爲恐懼而生的生活。

問:這也是黃春明老師給你最大的影響是嗎?

張懸:對,因爲我覺得他是臺灣最會說故事的人之一。

問:在你心裏還有哪些會說故事的作家?

張懸:我覺得海明威很會講故事,然後我最喜歡的印度女作家阿蘭達蒂.洛伊(Arundhati Roy),她寫過一本書叫做《微物之神》,我覺得那本書影響我非常大,那本書之後我覺得對寫作這件事情更專心。你可以不求用白話的形式講,但你可以用洗練的方式講,你不一定要爲了讓別人懂而把一個很美麗的東西講穿、解剖,《唯物之神》就是講印度的種姓制度跟時代的故事,影響了我看世界的方式。那些世間微小的東西、聲響,哪怕是一個破碎的汽水瓶,其實都有我們深深的哀傷,都投射著我們活著的喜悅跟憤怒,主宰著這些微小事情的東西也主宰了整個宇宙,而不是主流的價值觀裏面以爲的英雄改變時代,而是那些瑣碎的、在我們星球上不斷與我們產生連結的事情。

1abd0def9ac24c48d4e67d1665b873b5

問:魔幻文学對你影響也很大?是不是因為魔幻文學比較貼合你的思維以及表達方式?

張懸:對,有些人看得懂九把刀,有些人看得懂夏宇的东西,我覺得我看得懂魔幻文學的東西,這跟寫得好不好一點關係都沒有,你天生就知道這種人運用詞匯的方式跟你很貼近。比如說,「一個像粉紅大象的雲像嘉年華一樣經過我面前」,對我來說是非常非常能理解的。

問:你很執迷於那種很意象化的東西?

張懸:對,因為喜歡魔幻文學的人,對人性應該都很有興趣,但其實都應該花很多時間去體驗大自然,你會發現大自然充滿了意象化的東西值得去形容和被珍惜,就好像海洋世界也是一樣,你到底要用什麼樣的方式去描寫海底世界,絕對不是「乾淨」、「清澈」。所以魔幻文學就是介於你的想像力和大自然的無限可能。

問:喜歡的魔幻文學作家呢?

張懸:我自己喜歡…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我覺得還好,我自己喜歡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但我最喜歡的詩人是洛夫,還有沈從文也很魔幻呐。

問:幾年前你說那首受魔幻文學影響的《Stay-牡蠣之歌》是你「里程碑式的的作品」,現在還這麼看嗎?

張懸:才寫了幾年(笑),我還不知道怎麼回頭看,但我還是很喜歡那首歌,我覺得那是我心裏一直希望自己能寫出來的那種作品,但是心裏能寫什麼不代表你就可以寫出來,但牡蠣之歌寫得意外的流暢,沒有任何一個贅字,每一個詞都有它獨特的、雙關的、或者是很魔幻的含義,我認為它非常貼近我這個人想要貼近的東西,所以就成為我一個私藏品,你知道就是說每個創作者都有自己喜歡的歌,是自己覺得最完熟的東西。

問:敝帚自珍的感覺?

張懸:野人獻曝,對一種野人獻曝的感覺。(笑)

問:私下裏覺得你是一個天生擁有詩意表達能力的人,有沒有想過如果不是一個歌手會做一個詩人?

張懸: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我其實沒有覺得非要做歌手,所以那時候當歌手我對大家認定歌手要做的事情是比較疏離的。我心目中的歌手還是要過好自己的生活,所以我能給的其實就是我怎麽做歌手,而不是我去做歌手,所以我也不會刻意去做詩人,但這樣的時光裏我寫出來的的東西反而可能是詩,真的做詩人只是寫出類似詩的東西。

問:感覺這兩年你「做歌手該做的事情」,包括上節目、跑通告,比從前遊刃有餘多了。

張懸:還好,其實這是一個往上爬的過程,一開始你可能不會碰到好的機會和緣分,群衆聚集的過程也需要時間,但一旦有了基礎,很多東西比較容易成倍數成長。從兩百人到三千人很難,從三千到八千好像不是那麽難,所以很多人想要操控傳播的能力。我覺得其實大部分我的聽衆,或者祝福我這樣的歌手存在的一般民衆,給了我非常多的幸運,如果說我是這樣的人,倒不如說我們這樣的時代有一群人願意去聼這樣的東西。20130329LamCY ªL«T·½Äá¡C¥@¬öª©¡G±M³X¡ß±iÄa¡C

《如何》

問:你從live house出發,現在舞臺越來越大的過程對你意味著什麼?

張懸:意味著我可以把我的團隊照顧的越來越好,兩百人的觀衆其實是非常簡單方便的,一天就可以用簡單的方式過完,歌也可以用簡單的方式唱完;三千或五千人意味著你可能有更多的資源,你可以讓跟你有同樣信念、與你一起工作的人,不只是陪你受苦受難,而是能夠做到回過頭來看想要呈現給聽衆值得呈現的音樂的可能,我不確定做不做到啦。

問:這也是做獨立歌手和做樂團的區別嗎?

張懸: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一個獨立歌手或在做樂團哎,因爲我有見過真正的樂團,在我的觀念裏真正的樂團跟你們認爲的樂團完全不一樣,真正的樂團不會坐在這邊回答記者,好像一定要抽絲剝繭講的東西,真正的樂團做的音樂其實無所謂販不販賣。我不認爲Nirvana會坐在這裡討論生命的意義是什麽,也不會想要跟記者討論藥物的問題,他們只要做好他們的音樂,不管有多少人想要穿鑿附會地去想象或者去追求、跟从,都不關他們的事,如果以他們的標準來看,其實我不算是做樂團的人,我也不算獨立歌手,因為我曾經是簽約歌手,好多年呢。

問:你有很多事情都是「白手起家」,比如說彈電吉他,比如做音樂製作人,還嘗試過哪些事情?

張懸:彈鋼琴啊,嗯。30歲其實想花點時間學口琴,也想花點時間把鋼琴再學好一點,因為有時候編得出來彈不出來其實蠻痛苦的,得到處找人幫你彈。

問:有嘗試又放棄的嗎?

張懸:電影啊,哈哈,沒有啦沒有啦。效果器吧,我覺得對於效果器目前還沒有開竅。

問:自己當音樂製作人跟做單純的創作者有什麼不一樣?

張懸:還好,遇到不願意聽我話的樂手還是很痛苦,但是製作人比較需要協調的能力或者需要很好的品味,那結合這兩種東西惟一的優點是,你既是歌手你又可以自己製作,所以你知道自己要某些東西,別人在某些狀態上是比較願意陪你去嘗試或者比較願意聽你的,因為如果你只是歌手,別人會嫌你話多,如果你只是製作人別人會嫌你武斷,但是身為一個製作人我拿我自己開刀,拿別人開刀,說不定別人還會覺得你有一點勇氣。

問:你自己的作品是喜歡自己製作,還是交給別人打磨,看看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碰撞?

張懸:我很願意交給別人,其實我什麼都很願意交給別人做,但這就是一個永恆的問題,就好像說談戀愛還是要找一個自己喜歡的對象。我覺得我的缺點其實是,我很願意跟大家分享我在想什麼,可是我講的東西真的不是很好懂,有時候我看起來很努力在解釋,其實我只是很努力在分享,有很多東西我說得不是很好,或者不能只用一句slogan讓大家覺得:就往那裏去就對了。所以其實在溝通的過程裏,我不敢說我那麼在乎的那些瑣碎的細節當下大家會覺得那麼重要,所以就很難託付給別人,不管別人能力有多強。那我是一個非常在乎聲音細節的人,不是說刻意,而是你可以保留一些天然發出的聲音——有瑕疵的手感,瞬間爆發或消失的聲音,對我來說那個是自然,只是因為人是這個世界上最不敏銳的動物,如果你夠小心或是願意去搜集,你才有可能去專輯裏呈現出一個不是你要什麼的東西,而是自然可能發生的東西被好好地放在專輯裏,所以我會希望能遇到這樣的人把專輯託付給他,那在此之前的話我就先鞭策自己。

問:你好像很喜歡「自然」,之前那首《如何》就是在談兩個生命之間能夠不濫情地、自然而然地互通、對話;說到創作你也希望去除風格定位的企圖心,自信地回到自然,「自然」是你追求的一個理想狀態嗎?

張懸:還好,我只是被記者問過很多次關於「努力做音樂」,我覺得音樂並不是努力做出來的。

問:音樂出來應該是一個如水的過程?

張懸:嗯,努力出來的音樂並不一定是好聽的,努力的過程是為了自己,所以我覺得如果你努力學電吉他,或努力學製作,或者你寫一首歌詞願意改三個月,那不是因為努力,而是因為知道在那之前一切還都比較有矯情的痕跡,你願意去磨這個東西,你就有可能回到自然。就好像你練一個電吉他的句子,只是四小節,你練兩萬遍,最後你看都不用看就能彈,那就是自然,但中間有一萬次的時間你基本上是故意彈出來的或硬要彈出來的,對我來說當然不想把硬要彈出來的東西給別人聽。

所以好玩的地方是說想要追求自然非常的容易,但是其實這也是一個提醒的詞,你永遠其實都可以更謙卑一點,更lay back一點,去看待生命中不斷在發生的事情。

問:其實背後還是有一個磨的過程?

張懸:對….但是有些人不用磨,我有見過天才他們不用磨,我的吉他手和鼓手都是天才。我需要磨,但我知道我磨完了有可能看起來像一個天才,你知道好的東西在哪裏,反射性的你也會懂得分辨這個東西的好壞,別人可能十次做得到,我可能需要兩百次,那就去做啊,反正我時間很多。

問:你有琢磨過自己的唱腔嗎?

張懸:我喜歡的歌手都不是美聲派或是技巧派的,但我喜歡的人不管音準不準,對我來說都是非常會唱歌的人。其實Bob Dylan也很會唱歌,你知道你發出來的聲音是什麼樣的,很多人有好嗓子但不會唱歌,通常會唱歌的人都有一付好耳朵,他知道自己的聲音會變成什麼樣子,他知道他要用什麼口氣去講一句話,這種人才是會唱歌的人,他並不是依賴一個技巧。我有好耳朵,但我的嗓子並不是千錘百煉型的。

問:跟人打交道也需要磨?

問:那個沒辦法我一輩子都學不好。我妹就是一次都不用練,我可能練了四十萬次活到三十歲,還是沒有她講一句話好,真的。我妹真的很厲害,她永遠都知道如何在一個充滿危險的狀況下面對誰說什麼話,讓什麼事情有什麼結果,讓什麼什麼決定能夠照顧到最多的人,很強。

問:你有提過你是一個極限藝術主義者,這一個階段你希望打破些什麼?就好像最早的《寶貝》你其實就很想擺脫那個路子。

張懸:我覺得我沒有做過什麼很極限的事情,除了拿一把吉他唱歌以外,但是好玩的地方在於,我不一定要是那種人我才能支持這種事情,就好像我現在酒喝得很少了,但是我依然祝福每個年輕人都要喝醉過啊,就是你能夠appreciate很多事情的好,體驗的可貴,或者是藝術跟社會之間那個關係上面應該有的衝撞,也許我最大的專長不是激烈,而是堅決,但我永遠支持很激烈的人。

問:打破固有的定式?

張懸:還好,還好,但我其實還蠻期待我身處的社會可以打破點東西給我看,因為一個人打破一個瓶子,看起來就是一個announcement,十個人打破一個瓶子那個是行為藝術,五百個人打破一個瓶子那叫什麼?(革命嗎?)一萬個人打破杯子,那就是一件……正常發生的事情,從很吊詭變成一件極其正常的事,但其實很多人性的事情是極其正常的,只是在文明社會被貼了個標籤被抓去坐牢很久。

問:李壽全老師作為臺灣音樂界的老前輩,應該是見慣風雨,他對你有什麼期待?

張懸:我覺得因為他見慣風雨所以他對我沒什麼期待,他可能很希望我快樂吧。

問:他對你最大的影響是什麼?

張懸:快樂吧,他是一個非常細膩浪漫非常溫柔的人。

問:這些會體現在你的創作裏嗎?

張懸:你覺得我歌裏有爸媽嗎,有朋友和愛人嗎?有的話一定有李老師。但是不會刻意為他寫歌啦。

問:你的思考方式似乎很特別,屬於總比別人多想一點,這是從小就有的習慣嗎?

張懸:還好,很大一部分是青春期開始,小的時候可能比一般的小孩子都天真爛漫一點,因為小時候生活非常簡單,外公外婆養育我的方式也非常簡單,我從小基本上是在一個非常大自然的環境下長大,但一回到爸爸媽媽家念書就仿佛瞬間社會化了,我一直說我的社會化經驗其實從八歲就開始了,

問:在一個碰撞的情況下發生?

張懸:嗯,老人帶著小孩,時間上是緩慢的不需要規則的,所有相處是自然的,所以回到城市家庭是非常不適應的,但這種不適應可能是天生的,因為我對這種東西天生比較敏感。

《危險的,是》

問:你有在Facebook上向大家推薦一本反思「正向思考」、「正能量」的書,覺得那是自我審查。

張懸:那是一種暴力,你不覺得正向思考是一種暴力嗎?一堆年輕人在那裏「正能量」「正能量」,他們不知道其實他們口口聲聲追逐的正能量,排擠了、否定了、迴避了多少這世界上真實的事情。但哪天如果所有年輕人都說,憂鬱是體會人生的第一步,講久了大家也會痛恨憂鬱這件事吧。所以我覺得年輕人千萬不要把自己淹沒在一個口號和名詞裏,你的人生不是尼采的,再怎麼喜歡尼采,也不要以為照著尼采的話去過人生就會正確無誤,人生的任何一個名詞在任何一個階段都不可能像上帝一樣不用去質疑。所以年輕人要停止造神這件事情,對一個現象,對一個詞,對一個人,對一個夢都不要。

問:你之前有講過你覺得你爸和你哥很了不起,讓很多人的人生變得值得,而你只是成就了你自己,如今你也影響了很多人,有意識到自己小宇宙的延伸嗎?

張懸:每個人都想要被影響,就好像我也終其一生想要找到我好愛的作家,想要找到一個我好喜歡的男朋友,所以其實每個人都想有追求和寄託,所以其實我覺得我很少鼓勵大家把我當成寄託,因為整個亞洲或者華語流行音樂市場其實都在面臨這個世界很大的轉變,所以其實與其說我為別人做了很多事情不如說很多人想要為生存的世界做很多事情,所以才找到一個有別於偶像之外的寄託。

問:有點像每個人都想找一盞燈照路。

張懸:但其實並不是燈本身做了什麼,(而是大家在主動尋找的過程?)嗯,我相信有一天他們會很好的把我放下,我還是預見下一個generation有可能會出現更多很有趣的人,他們也許會推翻我們這一代人會做的很多事情、說的話,那雖然會跟我看起來很不一樣,但說不準我心裏會非常高興。

問:你從第一張專輯之後就慢慢停止了個人感情的抒發,開始把自己放到整個社會中去,提供另一個看世界的眼光,這也是近年很關心社會的原因吧?

張懸:這是我覺得我這個年紀,這個generation一定要度過的過程,所以其實我沒有刻意去追求,但是作為歌手,你也不能不看不聽這個世界啊,我不想要靠做夢賣錢,所以我所有賴以為生的方式基本上都可以盡可能減少對別人的傷害,甚至也能提供一點別人求生存的機會或空間,但我不能說我做得很好,但這句話放在心上,你至少在面臨一些非常關鍵的選擇的時候,你不會以為別人生存的機會或權利是可以被交換或視而不見的。

問:前段時間羅大佑因為避談反核問題被批「晚節不保」,他說「我不喜歡被逼著表態」。

張懸:那是媒體的問題,當羅大佑說這句話的時候並不是羅大佑說了這句話,我看事情就比較是這樣,大家跟我說羅大佑講了這句話,但實際上不是他主動講的啊,顯然是他被逼著表態所以他講我不想被逼著表態,所以重點是被逼著表態這件事情哪裏好。媒體的企圖心永遠會淹沒事實的真相,媒體永遠企圖籠絡最大的輿論,那籠絡輿論基本上是非常耗心耗力的事情,而且隨時都有可能失敗,所以大家就轉為操作,這是資本主義最大的現象嘛,企業也是這樣啊,但是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所以其實不被逼著表態就是我也不願意依靠媒體,所以我有被言論封殺或者被蒙蔽的可能,這是一模一樣的一個觀點。

問:你之前有講過巴奈為了做社運在音樂上其實放棄了很多。包括胡德夫在後來也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在社運中而不是音樂上,這個是個人選擇還是社會環境所逼?

張懸:都有都沒有,重要的是這個社會需不需要歌手好好做音樂,如果需要,那你就要停止讓還有一點知覺的音樂人為了一個音樂本來就在頌揚的崇高的價值而不做音樂。所有的有知覺的,不只是為了求溫飽,而為了讓更多的人不需要被犧牲而努力的人,這個過程其實比大家以為的要痛苦多了,只不過這些人已經開始理解到,看著他人被犧牲或者看著這個世界不斷地被操作或被運作成這個樣子,基本上是更痛苦的事情。

有點像駭客任務一樣,醒過來發現這個世界是被操縱的是一天,你不醒也是一天,但是人不可能不遇見虛無這件事,所以你每次面對虛無的時候,你是把它挖個洞埋起來然後再等下一個虛無出現,就像見鬼一樣,還是說有一天你停止挖洞,然後……(去面對它?)對,但我不希望這是很多人決定面對的事情,這樣講可能有點不好,但我確實覺得現在有些人在為群眾承擔群眾應該承擔的問題。而且承受了群眾以為這只是他個人選擇或個人的憤怒而已。

20130329LamCY ªL«T·½Äá¡C¥@¬öª©¡G±M³X¡ß±iÄa¡C

問:這也是《玫瑰色的你》想表達的?

張懸:對。

問:這次巡演的主題「潮水箴言」是你自己起的嗎?靈感是來自?

張懸:靈感來自於我……對人生很真實的感受,但是也可以說是死文青隨便發明的名詞,(笑)沒有啦沒有啦。潮水是我有一陣子,我大概是從前兩張專輯開始,很多記者會問低潮、寂寞的時候聽你的歌會好受很多,那你怎麼看低潮這件事情。所以「低潮」這兩個字就讓我想了很久,好像這個社會教我們這輩子只能遇到幾次低潮,而且還要想辦法克服,我反而覺得人生真的就像海浪一樣,不是高潮低潮的問題,是漲潮與退潮的問題,沒有所謂正面或負面,悲觀或樂觀的問題。

問:都是生命的一部分?

張懸:嗯,很多記者喜歡用二分法問問題,所以他們常常覺得我回答的問題很迂迴又模糊,但是既然你要講這些大字眼,那你就不能只是講快樂或者不快樂,成功或是失敗。所以潮水箴言想要講的其實是,面對人生未知的喜悅,已知的哀傷以外,人生其實是燃燒的過程,可以看得見漲潮之後往後退,退到絕境以後你看到遠方有東西正在崛起,我看待時代看待人生都很像這樣,所以潮水箴言是我很想做的一個project,所以跟大家熟知的演唱會有點不太一樣,它結合了一個投影的技術,我也希望不是開個主題的巡迴,而是一個系列的作品,2013年我感覺到創作者、聽眾與這個時代中間現在的交集是什麼,我去表達這個東西,然後去傳達一些message,比如說五年之後這個世界改變了很多,然後我們那時候擯棄了物質,重新回到探索內心這件事,那我可能還是潮水箴言,來唱這樣的歌,其實算是我個人想要做的一個project,就覺得,30歲很多事情都可以重新試試看,失敗沒有關係,只要知道這條路多難走就好了。

可是我總覺得流行音樂不應該自絕於任何藝術之外,我覺得它跟很多東西都是有碰撞的,但是華語流行樂壇已經很不常見跟別的東西碰撞出來的音樂,跟社會無關,跟愛情無關,跟同情心沒有關係,跟真正的憤怒也沒有關係,一切都只是講講而已。所以我只是希望「潮水箴言」在各地舉辦的時候,用這種吃力不一定討好的方式,呈現給一些可能需要這些message的聽眾,也許他們會發現他們沒有那麼孤單,也或許在亞洲可以有這樣概念性的演唱會可以做,它不用大,但是可以讓聽眾覺得分享到的訊息很值得,然後不再各自被孤立。

問:你願意用一樣甚麼來形容香港?此時此刻?

張懸:香港像……不要講好了,一定會被誤會。(笑)

問:如果不寫可以講嗎?

張懸:那不寫可以講啊…

訪問完。最後的問題,是作者們和張懸之間的秘密。

問:茱茱,文字工作者。古治雄,80後。為了準備今次訪問,閱讀很多張懸的資料和聽歌,原本以為張懸想談音樂,結果還是發現談社會的張懸最吸引人。

答:張懸,原名焦安溥,台灣歌手,積極關心社會議題,如中科搶農民用水、反核、同性權益、反美麗灣,曾說過〈玫瑰色的你〉是給社運人士的歌。

原文短版載於明報世紀版

協力:古治雄

策劃:明報世紀版、評台、

評台fb:www.facebook.com/pentoyhk

延伸閱讀:

第二篇:古治雄:對談香港 張懸:所有權利都是相連的

The post 茱茱:對談張懸 玫瑰色的你 appeared first on 評台 PenToy.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