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17

區諾軒:論拉布割蓆 (431)

泛民主派欲撤回預算案所有修訂,與拉布者割蓆。我既為政黨中人,本應家事家了,惟此舉涉及大部分泛民主派的取態,茲事體大,思前想後,還是不得不說:以拉布成就全民退保,連不少民間團體亦質疑是否脫離群眾,特別是政府已責成周永新教授明年提交退保方案,我認為難有成效;但連原修訂也撤回,政黨基本的立場去了哪�?

一家非之,

力行而不惑者寡矣!

預算案以短視的長者生活津貼,挾數十萬長者利益逼使議員通過,傳媒或慵懶或偏頗,又喜將泛民與拉布對等,民建聯之流去年在社區散佈譭謗,當然更加不齒。民粹天羅,流言地網,固然是與拉布割蓆的考慮,我們可選擇反論癱瘓政府是偽命題,因政府隨時可再申請臨時撥款,更可選擇在民建聯落區時派員即場對辯,然而我難以理解,為了與拉布割蓆,怎可選擇連原定的修訂案也統統撤回?

議事規則訂明議員有削減預算案開支的權力,這是立法會僅有的制衡功能,市民授權議員表達立場,不論通過與否,議員有責任表態。如果因一家之言而忌憚,維園阿伯罵了大家漢奸20多年,那不爭取民主好了。

細看當中修訂,例如:刪除警務處購買「LRAD長距離揚聲裝置」(即聲波炮)的撥款;刪除「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開支;涂謹申要求取消警方線人費的「神秘開支」和投訴警察科開支,已修訂十多年;還有修正中央政策組開支,盡皆意義深遠。數月前輿論才大肆抨擊中策組改組的荒謬,今為了與拉布區別,竟可統統讓路。

姑以韓愈之言相諫:「士之特立獨行,適於義而已,不顧人之是非,皆豪傑之士,信道篤而自知明也。」我斗膽,我罪。只因相信代議士理應如此,毋須因為他人所作所為,連自身信念也揚棄,懇請各前輩三思。

作者是民主黨南區區議員、左翼21成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