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10

【蘋果日報】練乙錚談碼頭工人罷工 (487)

碼頭工人罷工爭取加薪,控訴長年累月在惡劣環境工作,並受低薪剝削。經濟學者、中央政策組前全職顧問練乙錚分析,主流經濟學其實沒界定何謂剝削,但若果勞工經濟效益高,與薪金差額太大,就不合理。至於工人待遇等問題,若從社會公平分配角度考慮,可以說是不人道,但這純粹是價值取向問題。
不過,練乙錚也指出,若碼頭工人的工種其實對公司很重要,並非夕陽行業,卻這麼多年都沒加薪,錢全部落了資方的袋,「那就真的很衰」。以下是《蘋果》記者與練乙錚的訪談。

記:《蘋果》記者
練:練乙錚
記:經濟學上如何界定工資水平是否合理?
練:主流經濟學沒界定何謂剝削。剝削是政治概念,馬列主義的定義是,我出了多少工時,你就要給我多少利益作回報,如果達不到就是剝削。主流經濟學不認同勞動價值論(labour theory of value),勞工經濟效益才是關鍵。工時不重要,重點是工時產生的財富是否與薪金相稱。
如果勞工經濟效益高,與薪金差額太大,就不合理。但當市場有足夠競爭,這情況理應不會出現。根據數學模型,勞動邊際收益的數學模型(marginal revenue product of labour)可得出工人的實質工資水平(wage rate)。但今次碼頭個案是否合乎數學模型,我暫時不知道,因此我不會輕易說支持工人,或不支持資方。當然我同情工人的處境。

記:除了人工低,工人也沒有時間食飯和上廁所,須連續工作24甚至72小時。把工人當人看待,不是所有僱主應有的底線嗎?
練:如果從社會公平分配角度考慮,你可以說這是不人道,我也不會接受拿第三世界的勞工環境與香港比較,但這純粹是價值取向,並非經濟學分析。或者資方十多年來都在騙工人,這工種其實對公司很重要,並非夕陽行業,卻這麼多年都沒加薪,錢全部落了資方的袋,那就真的很衰,但現時缺乏基本資料作客觀分析。
傳媒要多花精神挖事實,例如試找碼頭公司的人事部紀錄,分析多年沒加薪的原因、薪酬本該是甚麼水平。如果能挖這類東西,對港人理解事件都有幫助。

記:和黃在深圳鹽田港、印尼、巴拿馬等多個國家都有港口,在香港也壟斷過半港口業務。這是否工人缺乏議價能力的原因?
練:就算和黃在別的國家擴張港口業務,不代表香港會收縮。如果運貨量對價格升跌很敏感,即使香港只得一間公司,也不代表壟斷,還要看外圍競爭。如果香港加價,對方就去上海,這就是一個很有競爭的行業。老闆可以對員工說,行內競爭很大,一加價生意就跑光,到頭來你就失業。但工人也可以反駁,你加價生意都不會走,因為香港效率高,有優勢。要找多些材料,支持這些分析。

記:有說法指工人可「東家唔打打西家」,甚至轉行,犯不着罷工。你同意嗎?
練:要工人短期內轉工,是很困難的一件事。長遠來說,如果明知是夕陽行業,就應叠埋心水走人,學另一些技術。當然現實未必可行,有些工人可能已經很老,做不來。罷工示威是憲法規定的權利,可以通過這渠道爭取合理訴求。
罷工當然會招致經濟損失,但我不會支持「工潮影響國際形象」這種言論,要以議事論事,資方是否給工人合理薪金?論據是甚麼?我不知詳細情況,不想信口雌黃。不過談判順利就根本不需要去到罷工這一步,可能勞資雙方在這一環都有失誤。

記:工人指過往依賴工聯會與資方溝通,多年爭取加薪不果才會罷工,建制派工會是否勞資溝通失誤的其中一環?如何收拾殘局?
練:工會之間都有競爭。工聯會與職工盟的綱領可能不同,工人支持誰,誰就有利。在自由經濟體系,工會、勞動市場和僱主三種競爭可以並存。Bargaining Theory在理論上是死局,沒有好的解決方法,在這個問題上,我棄權。這是力量對比遊戲,得到社會支持力量的一方就勝利。罷工能夠持久,僱主可能會讓步,問題是你肯不肯罷這麼久去等他讓步。

記者:白琳

經濟學對資產階級早有客觀而清醒的看法:這個階級的成員一般是貪得無厭的,不過,他們最能發展生產力,其利益大致上和社會整體利益一致,因此任何政府都不應以對付、打倒資本家為目的,而僅僅應該設定遊戲規則,讓資本家的謀利行為在有序、透明、公平和受公眾適當監察、法律合理制約下進行。
──練乙錚《浮桴記》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