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3

【輔仁媒體】楊梓燁:工運,是工人的運動 (972)

作者: 楊梓燁

(原載於:文字的碼頭

(Manson Wong 攝)

 

碼頭罷工運動,鬧得火紅火熱,學生、市民、民團、政黨,紛紛相繼加入支持工人運動,即使法庭出了禁制令,大家都認為應該堅持到底,繼續持續長期抗爭,很熱血,而我卻很擔憂。

首先,我需要說,工運,就係工人的運動。這句話看起來很廢,對不?但好多人不是這樣想,我發現不少非工人的支持者,都把這場工運當成是類似「反國教」這樣的公民運動作延伸想像:工人出事了,全民撐場,用人數與聲音迫使資方妥協,將會像反國教一樣成功。但這徹徹底底的弄錯目標。工運與公民運動的本質是非常不同。現在香港工運的目標,不是要推翻一個制度、一個政策,它的目標其實很簡單,就係要向資本家爭取最實實在在的「加人工」。

但公民運動抗爭的對象往往是政府,行動針對的都是公共秩序的管理機制,以及民意對政府管治威信的影響,而這兩點對於政府來說,都需要付出很大成本才能維持,所以,公民運動的抗爭,往往都是以參與人數與民意令政府妥協的,只要存夠人數、民意夠大,不論支持抗爭的是什麼人,政府自然都要作出讓步,否則政府承擔不了這些公共開支與政治後果。然而,工運的對象是資本家,擁有大量資本的集團,而且這集團不像政府般,它是沒有任何倫理原則可言,因為它不需要承擔政治後果,它需要計算的只是成本與收入。

 

既然工運要對抗的是如此這般無倫理可言、同時擁有大量資本的對象,我希望強調的是,資方是真的有可能會集體解雇正在罷工的工人。

讓我們看看今次工運抗爭的籌碼。今次參與罷工的工人的人數,直至現在,大約有300至400人(還不計算有一些工人是當天完工後才參與行動),而整個碼頭工人(直至2011年)大約佔3500人(按內,P.44),罷工的工人與沒有罷工的工人是1比9。在罷工運動中,參與行動的非工人的人數大約有2000多人,佔整個運動的人數大約五分之四左右,而工人只是五分之一。

這樣的數據說明,其實整個運動裡真正罷工的工人只是佔少數,大部分參與者都不是工人。但一場工運的主角是工人,工運的唯一籌碼是令資方的運作停頓,罷工所導致的損失,要高於接受工人要求加薪的支出,資方才有可能妥協。如果資方認為能集體解雇正在罷工的工人,同時碼頭工作可以繼續正常運作,資方一定會有所行動,根本不需要理會其他非工人的參與者,非工人的參與者的人數再增加,也是多餘的,除非這群參與者能吸納更多碼頭工人參與,否則資方根本不會考慮這群人。這不同反國教,小童、老人、學生,每一個人參與其中,就代表一個新加入的抗爭力量,愈多人參與,威力愈大;但在工運裡,只有工人才具有抗爭力量。

 

或許,有人說,資方不可能解雇所有罷工的工人。因為他們難以立即請人,而且,根據《僱傭條例》第9條(2),僱主無權以僱員參加罷工而根據第(1)款終止其僱傭合約。首先,罷工人數只佔整個碼頭人數的九分之一,實在太少,我懷疑解雇這些工人後是否真的會令碼頭工作停頓。其次,根據《碼頭的辛酸》,指出「但碼頭將發牌這種事情變成欺凌判頭員工的手段,碼頭他需要多少個操作員都不成問題,只要判頭員工要求加薪,便要判頭將員工炒魷魚,然後判頭將新員工報上就可以!因為考試率接近90%一次就可以成功,餘下的10%完成第二次考試都能成功!從未有人要考第三次」,可見真要找一班新人代替不是不可能。至於《僱傭條例》,資方很可能決定花費一些罰款來一招殺一儆百,這不是天方夜譚,資方是有資本實力去承擔的,其次更簡單直接的方法是以其他理由解雇員工,這是輕而易舉,也是資方慣常對付罷工的做法。所以,資方真的有可能用各種方法永不錄用那一班罷工的工人。更重要的是,這種風險在這樣談判籌碼缺乏下是很可能出現,而且當出現時,整個運動也會立即失敗。

或許,有不少工人都表明願意接受這風險,既使真的被解雇,也要抗爭到底。但其實這樣做違反工運的目的,罷工從來都只是手段,加人工才是目的,假如由罷工變成失業,那麼到底工運的目的變了什麼?難道是準備與資方玉石俱焚?然而,這真的能做到嗎?資方損失的只是一些資本,工人最終損失的卻是生活。

 

其實,當我看到全城撐工人時,我已經感到不安,當全城都要堅持到底,學生、民團,甚至政團紛紛加入,我感到是「工人」的角色在整個運動中反而變成配角,反而非工人的參與者在對外發放信息裡變成主導角色。假如有工人心存不安,希望讓步,也會騎虎難下,被大眾「堅持到底」的決心所抹去。另外,所謂準備長期抗爭這概念也很奇怪,換著是反國教,長期抗爭是必然的,而且付出的成本不大,靠的是一股熱血與堅持,但工運裡,工人付出的是沒有收入的罷工,長期抗爭只會令工人陷入更大的困境,到底所謂長期抗爭在這次工運裡是怎樣形態?這實在是迷思。

當然,我不是要求工人要立即復工,也不是要抗爭完結。問題在,上述我的說法,在現在大家都滿腔熱血的情況下,都不被認真考慮與分析。我認為最起碼應該重新把勞方開出的條件拿出來大家一起再商討,看看有無辦法降低要求與資方達成共識,例如列明不再追究、不解雇任何人,以及將薪金加幅相應調低。工人內部方面,可以再計畫組織更大的工會,至於罷工基金,也可以轉為支持日後碼頭工運基金。你可以不同意我上述的具體建議,但我堅決認為至少應該重新把目標議題重新再放出來讓大家討論才是正道,而且這裡的討論只可限予工人參與。

最後,我要再次強調,工運是工人的運動。這不是那麼廣泛偉大的的什麼公民運動,我們不需要過剩的熱血與祟高的堅持,不需要升級成全民運動。學生、民團,甚至政團,可以支持,甚至支援,但不能取代議題、不能是發言人,工運爭取的是最實實在在的工資,這才是運動的本質,工人才是主角。把議題與聲言全給那些工人,這是最基本的原則。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