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17

【輔仁媒體】膠登:《進撃の巨人》:人類的懦弱與卑賤 (1546)

作者: 膠登

進撃の巨人是一套血腥而有深度的日本動漫,剛看完第一集的我,忍不住寫下對人類社會問題的反思。

 

 

故事講述人類活在一個有巨人的世界裡,而巨人以人類為食物。為了防止巨人入侵,人類造了一幢50米高的堅固城牆,隔絕巨人,但同時人類必須像禽畜一樣終生活在城鎮內。在保障大多數市民的生命同時,城鎮有一支軍隊定期出城襲擊巨人,希望對巨人有更多了解,可惜每次也鎩羽而回。在過去100年,巨人也攀不過50米的高牆。但有一天,城牆破裂了,主角Eren 只能目睹自己的媽媽成了巨人的食物…

 

以下簡單的介紹第一集的幾段情節

1. 故事一開始,牧師便不斷強調城牆是用神的智慧建成,十分可靠。

城牆在故事中擔當著支撑人類社會運作的角色,而牧師對城牆的崇拜,就如傳統經濟學家對資本主義和自由市場的宗教狂熱。他們活在自己建設的安穩世界裡,卻看不到地牆外蟄伏的危機。只是大多數市民並不關心牧師的說話,只管遵從規則活著。大多數人對經濟哲學和政治哲學的冷感,造就了人類的卑賤。

 

2. 城牆的守衛整天酩酊大醉,失去了危機意識。其中一人說「如果巨人真的破壞了城牆,我們自會做好我們的工作,只是過去100年也沒有發生過一次。」Eren 聽到後說「人類在這樣的日子才有最大的危機。」

我從不相信有一個永久可靠的系統支撐我們的社會,因為人在變,科技在變,環境也在變。可是世上大部分的經濟學家仍然以樂觀的心態堅守經濟理論。面對天然資源短缺,他們樂觀的認為科技一定能及時創造新的人造資源。對經濟學宗教狂熱,令經濟學家不斷以人類命運的安危作為賭注,換取學術地位不倒的一場賭局。

 

3. 出外試探巨人的軍隊回來了,很多軍人也成為了巨人的食物。當Moses 的媽媽著急的尋找自己的兒子,隊長把Moses 的手拿給她看。她悲慟地問「至少我的兒子不是白死,至少我的兒子為人類反擊了,是嗎?」隊長卻說「即使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外出,我們仍然得不到任何有用的資訊…」可恨的是,幾個路旁的人依然冷嘲熱諷,毫不著急,不知Moses 是為誰而死。

記得跟我同讀環境學系的子健在看完環保心戰後,跟我提過對人類的絕望。即使犧牲再多,付出再多,也改變不了人的劣根性。由Game Theory 已可看到人的自私自利。另一好友Johnny 兩年前也提過這個問題 - 現在多努力也不能防止世界危機的發生,因為人不但自私,而且短視。有問題的系統環環相扣,不到我們插手。我認為我們就像Moses 一樣,雖然活在絕望裡,也要燃燒自己的生命,為人類帶來希望。即使天災頻仍,經濟倒塌,資源爭奪戰一觸即發,即使身邊的人冷嘲熱諷,我們也要在過程中尋找意義。只看結果太灰機了,你們同意嗎?

 

4. 城牆破裂了,巨人也進來了。Eren的媽媽被壓在敗瓦下,動彈不得。當Eren 與Mikasa 不肯離開媽媽,巨人卻一步一步接近。守衛Hannes 此時拿起武器衝向巨人說「我一定可以救回你們的性命,就讓我還清我的債吧。」但在巨人面對,他卻一時間絕望了,然後迅速逃走。記住Hannes 就是最初嘲笑Eren 的守衛。

這讓我想到一直自信滿滿的經濟學家面對迫在眉睫的資源問題,有一天終於不能再恥笑環境學家的驚恐了。面對大自然災難,人類築起的城牆究竟能有多堅固自大?其實那只是一幅自我暪騙的城牆。

但誰不渴望無知帶來的快樂?

 

5. 在巨人囓咬Eren媽媽的一刻,血液濺遍大地。巨人開顏的列齒而笑。旁白說出「這一天,人類得到一個殘酷的提示。我們活在對巨人的恐懼之下,並因像禽畜般活在我們稱為城牆的牢籠裡而感到恥辱。」

想一想,在香港有多少人是活在資本主義下的奴隸,有多少人像禽畜般失去了自由?和黃碼頭工人罷工只是稀有懂得反抗的一班。更多的人只是懦弱的默不作聲。

想想為什麼作者以巨人為人類的恐懼 - 人類最大的敵人始終是人類自己。在我們踐踏大自然,踐踏生命的同時,我們正踐踏自己的孩子。我們最懼怕的巨人,就是上一代已泯滅了人性的財團和資本家。他們的貪婪破壞了城牆,就如以二按觸發金融海嘯一樣。他們榨壓大多數的勞動者,剥奪發展中國家的人身安全和天然資源。在他們貪婪的賺取暴利的同時,他們啃食下一代的天然資本,啃食自己的孩子。沒有衣服的巨人,暴露了人性的醜惡。

我們就是下一代眼中的巨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