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9

【Yahoo】伙記與服務員 (1094)

服務員這個新詞,是我在一九八二年到大陸交流和遊玩的時候認識的。當年很多餐廳仍是國營的,即使是民營的餐廳,服務態度也是一般,沒有特別殷勤的。服務員這類共產黨創造或鼓吹的新詞,就是給掏空文化內涵的黨政機械社會用的。茶樓酒肆的侍應生叫服務員,飛機師叫飛行員,汽車司機叫駕駛員,八十年代中期法制改革之後,法官就叫裁判員。九十年代,中國民航的空中小姐,叫空中服務員,簡稱空服員。這些新稱呼,看來很平等,其實是掃平差異,消滅文化。

廣東人一般叫茶樓酒肆的侍應生做伙記。此詞是伙計的音轉,應是廣東人聽北方話的夥計的「計」字,與同音的「記」字混淆。圖片:Getty Images

伙計本稱夥計,是明朝、清朝的話。夥計原本是合夥謀生之意,引申為同伴、同僚、拍檔。老闆抬舉下屬為同伴,也叫夥計,如《紅樓夢·第六十六回》曰:「我同夥計販了貨物,自春天起身往回裡走,一路平安。」清人袁枚《新齊諧·學竹山老祖教頭鑽馬桶》曰:「有江西大賈夥計夜失去三千金。」故此,稱呼侍應生做夥計,有親切和抬舉的意思,稱「服務員」反而是貶低了。

茶樓是個大堂,侍應生也叫堂倌或堂官,明朝《儒林外史》第二八回:「當下吃完幾壺酒,堂官拿上肘子、湯和飯來。」清朝《文明小史·第十六回》:「他師徒五眾就檢了靠窗口一張茶桌坐下,堂倌泡上三碗茶。」侍應生是站立侍候的,故此叫企堂。

至於侍應生,是舊時在上海的銀行、公司等新式企業裡面年輕的勤雜人員,類似香港在五六十年代叫的「後生」。侍應生一詞流行於香港的文藝小說、國語片等,口語絕少講。

大陸經濟走資之後,廣東也習染了香港式的浮誇,如餐廳點菜,叫女性的服務員,很多叫肉麻的「靚女」。這是比「服務員」更可怕的稱呼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