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6

【蘋果日報】蘋論:疫情恐慌之外的深層問題 (995)

正值沙士10周年,另一場疑似新沙士的疫情又殺到。H7N9在華東已有16病例,6人死亡。昨天一港女童疑感染。在關心輸港禽畜和五一黃金周內地來港人流之外,我們應該更關注一些深層問題。
十年前4月,也正是中共十年一次換屆的兩會期間,當時南方搶購板藍根的風潮已現,4月3日,時任衞生部長的張文康,在國務院記者會上回答關於疫情的報道說:「北京只有12例『非典』,死亡只有3例。『非典』已經得到有效的控制。」事實上,當時北京已經確診的沙士病人近兩百例,疑似的三百多例。醫生蔣彥永看到張的言論後,翌日就寫了一封署名信,把他身處的301醫院與302醫院、309醫院的確診和疑似病例告知兩家媒體(央視國際頻道與香港鳳凰衛視),但當時正在開兩會,宣傳部門和醫院領導都接到指令:為了確保開好兩會,對沙士疫情要嚴格保密,不准傳播。蔣也把信發給海外媒體,四天後《時代》周刊主動找到蔣,蔣接受訪問並把所知疫情公開,引發國際社會重視,中國政府被迫公開疫情,新數字正是五天前官方數字的近10倍,達339例,還有疑似病人402例。中共在不得不全面公佈病例數字之餘,也免去張文康與北京市長孟學農職務。
2008年9月,在以三鹿集團為代表的22家中國知名乳製品企業的產品中,發現含有有毒化工原料三聚氰胺,直接導致食用該產品的嬰兒患上腎結石的事件爆發。然而,實際上結石寶寶的出現,早在年初就發生了,因為舉辦奧運,中共封鎖這消息,國家質檢總局局長李長江公開批評美國對中國製寵物食品三聚氰胺事件炒作,把中國商品妖魔化。並指這次炒作「不同尋常,來勢迅猛,充滿敵意,惡意攻擊誹謗」。最後,奧運過去,毒奶粉事件在海外媒體曝光,中共正視,李長江也被免職。
但張文康、孟學農、李長江在被免職後,都很快另獲新職。孟學農在03年4月被免職,同年9月就出任國務院南水北調工程辦公室副主任(正部長級),其後又任山西省省長;張文康在被免職的同年10月,就擔任宋慶齡基金會副主席。李長江在被免職翌年,官媒就報道他的新銜頭: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專職副組長。可見,他們都是出了事之後做做樣子的替罪羊。實際上,他們都是服從中央、忠於黨的幹部,隱瞞事實、不讓疫情曝光的媒體也是執行中央的政治掛帥、把黨的利益凌駕於公眾安全和傳媒職責之上的幹部。

至於盡一個醫生責任、把人民健康放在首位的蔣彥永,遭遇就不妙了。2004年6月1日他和妻子華仲尉被當局帶走,一個月後獲釋,此後一直對他實行監視居住,處在軟禁狀態。2005年3月22日重獲行動自由,但被告知諸多限制措施,如不得接受採訪。05年7月,蔣彥永夫婦準備前往美國加州探望女兒時被禁止出境。
回顧十年前的沙士,本身也是醫生的張文康和蔣彥永,誰比較愛國?從中共的專權政治的角度以及它對這二人的不同對待來看,中共必認為張文康愛國愛黨,而蔣彥永則是「異見人士」。蔣彥永本人雖是中共黨員,但他在中共建政前的燕京大學醫預系習醫,他說他一生秉承母校校訓「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務」的精神,他要做的只是盡職盡責,這其實是做人的本份。把一個愛國愛黨的意識凌駕在一個人的盡職盡責之上,就把社會的價值觀念完全扭曲了。人人服從政治,無人專注職責。
上月兩會期間,政協新聞發言人呂新華說:「國家質檢總局資料顯示,內地奶粉99%是符合品質標準」的。他的話有多少人會相信?這次的H7N9疫情,據悉最早的病例發生在2月19日,3月4日患者死亡。到有確診病毒後又拖延20多天才宣佈,是不是也同北京開兩會有關?在死豬飄流黃浦江不久就在上海爆發H7N9疫情,上海市急急宣佈「禽流感病情與黃浦江死豬無關」。但世衞專家認為禽流感病毒可能透過豬隻等動物作宿主,再傳人。專權政治永遠以黨的利益、以政權穩定為前提,不惜隱瞞真相,人民的福祉也就全無保障。
這次疫情的範圍有多大?真正的病例是否中共宣稱的16宗?在大陸不斷以破壞環境去追求短暫發展的情況下,香港對於大陸禽畜食品和人流的洶湧進入,該如何築起我們的防火牆?在中共把愛國愛港而實際是要愛(中共)黨的條件,置於特首和高官之上,是不是以後的港官都要做張文康和李長江?這是在我們應付H7N9的恐慌中,更值得去關心的深層問題。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