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14

林超英:H7N9: 為甚麼堅持諉過野鳥? (228)


44的網綕文章強調目前的H7N9禽流感焦點,應該放在農貿市場和家禽運輸兩個方面,而不要把責任推到野鳥身上。這個觀點得到410日新華網的報導支持,國家林業局在上海市採集了遷徙候鳥(包括鴴類和鷸類)、鷺鳥、觀賞鳥等野鳥的相關樣品,全部未有發現攜帶 H7N9 病毒。

可惜剛才又在電視機見到某位專家提出嚇人的理論,指今年底候鳥遷徙會把病毒帶來香港。

我沒法子明白,為甚麼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有人要咬住野鳥不放,宣揚野鳥是H7N9的源頭?

種種事實顯示家禽才是新種病毒的來源,過去多天,新聞報導一次又一次讓我們知道,H7N9 病毒在禽鳥市場找到,以及相當數目的H7N9禽流感病患者,在農貿市場和運輸過程中與家禽有較親蜜接觸,按此推論,防疫工作應該聚焦在家禽飼養場和農貿市場,而不是野鳥

我反覆強調這個觀點,是因為社會上有些不懂鳥類學的「專家」從很狹窄的基因角度,聲稱(或者誤導群眾以為)野鳥是H7N9新型禽流感病毒的源頭,令到部分人對野鳥產生不必要的恐懼,並因此作出對野鳥不利的行為,例如殺害鳥類,搗毀鳥巢,亂砍樹木等。不幸的是 48網上果然傳來消息,上海交通大學為了杜絕H7N9的可能侵害,搗毀了校園裏的鳥巢,最令人失望的是,在沒有科學根據的情況下,連高等學府也以人類健康為由針對野鳥做出傷害生命的行為。

隆重其事的毀巢行動 (網上照片)

雖然校方後來否認是因為H7N9而搗毀鳥巢,但是卻承認了有「學校每年例行搬遷少數道路兩邊、影響師生出行的鳥巢,其他區域鳥巢並未移動」,所謂搬遷即是毀巢,沒有甚麼鳥聰明到一個地步會找到搬遷後的舊巢!

交通大學的行動反映校方確實視野鳥為危害人類的敵人,而且還認為祇要人受到影響,鳥的家園就必須毀掉,根本沒有想過對鳥的傷害,是「以人為本」過了頭,毫無尊重生命的概念意識。

大學的宗旨應該教學生尊重生命,愛護生命,但是交通大學的實際行為走到這個基本原則的反面,對大學生的生命教育產生了非常不好的影響,雖然這是單一的案例,但是提供了一個側面,讓我們理解為甚麼不少大學生,在學或者進入社會工作後,給人的印象是「以我為主」蓋過一切,傷害了其他人或者生物,一點感覺和悔意都沒有

現代居住在城市的人,跟自然的聯繫幾乎斷絕,忘記了人是存在於自然的懷抱中,反而把自然視為敵人,凡是出現什麼疫情,第一時間反應總是把禍源指向人以外的自然,我猜想原因之一是鳥類或者細菌等不會像刁民提出抗議,可惜這個做法不能找出真正的疫症源頭,最終拖延了時間,更可能錯過解決問題的最佳時機。



H7N9的出現,給了我們一個機會反思人與自然應該如何打交道,人類啊,真的不可以再傲慢下去!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