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3

tommyjonk's Xanga:這是一場帝國反擊戰 (231)

這是一場帝國反擊戰

 如果你看過美國杜克大學比較文學副教授麥可‧哈德(MichaelHardt)和在囚中的義大利左翼哲學家安東尼奧‧納格利(Antonio Negri)合著的「帝國」(Empire),你一定明白我想寫什麼。

 李氏帝國之所以如此專橫,視工人如草芥,靠的當然不只是富可敵國或中共中央領導人的直撥專線,而是對整個社會乃至意識型態的控制。事實上,由規訓社會(society of discipline)過渡到控制社會(society of control)的過程中,長和系或一眾大孖沙掌握的並不只有工人及其家屬的飯碗,仗倚的也不只是偏袒財團的法律或政商同謀的權力結構──他們最大的力量,在於操控了眾生的思想。

透過大眾傳媒的協助和介入,透過散播恐懼(其他碼頭會取代香港),香港國際貨櫃碼頭有限公司(HIT)董事總經理嚴磊輝可以義正詞嚴的宣揚「外判論」而忽略企業的社會責任,亦可以誣蔑工人及工會破壞生產線影響香港整體形象,甚至可以大言不慚地力斥罷工者沒有大局觀想致香港於死地,但主流傳媒卻沒有人站出來指出李嘉誠及其財團其實正是本港碼頭業最大競爭者鹽田港的擁有者。最恐怖的是,不少市民竟然相信這套鬼話 而選擇遠離跟自己關係極大的工運。

他們巧妙地透過分化了本應連成一線的眾生,並透過懷舊等手段故意製造一些虛假的意識形態和集體回憶,藉此改變人的社會行為和合理訴求。例如透過所謂「獅子山下精神」,將同舟共濟、刻苦耐勞打造成香港人的共同信仰核心價值,以便一旦有人提出反思或詰問作為抗禦的盾牌甚至攻擊的箭矢。就如今次罷工事件,工人們便被目為貪得無厭之徒,而工會則被描繪成政棍。

眾所周知,傳統的帝國主義主張擴張國土和佔有天然資源,並好好利用人力資源去強化自己的實力;但現代的帝國卻是不受地域國界限制的國際企業。他們善於運用巨大的宣傳機器,透過傳媒及資訊系統的控制等方式內化人的思想,藉此避開法律和道德的約制。


如何引領眾生反擊帝國?

愚以為,面對帝國的進犯,單以傳統的運動模式作回應根本無濟於事。就以今次碼頭工潮為例,工人罷工直接破獲商家生產線不正是工運多年來的殺手鐧嗎? 為什麼市民對於是次運動依然漠不關心?

一如美國攻打伊拉克時定性為正義之戰,或電影阿凡達中令人動容的捍衛家園和環境,我們必須要為是次工運訂立一個具感染力及符合普世價值的定位,以抗衡帝國及其代理人長期在社會上散播的所謂主流思想或論述。試想像一下,若工運被傳媒塑造成貪得無厭的工人伺機敲詐商人,或一群不理性兼有暴力傾向的暴民為爭取個人權益試圖衝擊公共設施,傳訊效果又會如何?

同樣的情況亦發生在佔領中環運動身上,領導者首先必須在搞清運動定位之同時,多花心力對抗抹黑和誤導,以吸引更多支持者加入抗爭。去年反國教運動的成功經驗,正好告訴我們,簡單形象化且具感染力的運動理念之重要性。

其次,要打好這場戰爭,必須拉攏更多來自不同階層界別身份的支持者,而互聯網,尤其社交網絡的興起正有助我們反攻帝國。透過網絡及真實世界的互相串連,我們可以爭取來自不同時空的支持者,例如曾成功爭取加薪的鹽田港同業,或跟李氏家族有生意往來而又較重視人權的外國商人之支持。與此同時,我們亦要呼籲支持者,將有關工人的悲慘故事透過個人網絡或不同方式廣泛流傳,以大量增加帝國主理人的道德壓力及營運成本,從而迫使他們改弦易轍。




主題音樂:




(待續)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