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5

【評台】吳蚊蚊:你的大家姐 (234)

習慣了一個人旅行,出去的時間愈來愈長,也少不免會到落後和危險的地方。總有很多人問:媽媽不擔心麼?

其實從小到大都很獨立,也許這是上天賜給人類許多的寶貴特質、條件和潛能裡的其中一樣。這種堅韌倔強,從小就在了。這是我的性格,也是已經無可選擇,只可接受和珍惜。我其實比較希望上帝給我的,不是金鎖匙,起碼也是條銀匙吧?

言歸正傳,媽媽很年輕便當上了媽媽,所以她對我而言,一直只像一個大姐姐多於一個成熟的大人。她會把兩歲的我留下在街市大門等候,然後自己進去買菜。門口的賣餅大媽見小人兒總乖乖在等,會請我吃水泡餅。三歲的妹妹在公園爬高鋼架,媽媽還拍手開心女兒這樣多利害; 直到其他太太大驚見狀阻止,再大訓了一頓,媽媽才恍然大悟當頭棒喝,小孩原來是不可以這樣養。

自此以後,她的視線不再離開小孩,但仍偶有失手。試過弟弟走失了,他那時三歲,媽媽竟叫比弟弟大兩歲的妹妹一起分頭去找弟弟。「你找那邊!我找這邊!」「好!」小孩有任務,當然是信心滿滿的衝去找。但年輕母親卻完全沒想過這行為下理所當然的結果,就是兩個孩子都不見了。她坐在路邊,也像個小孩子般大聲痛哭。正被其他親人怪責時,警察局,藥材舖分別致電家裡,都說找到孩子了。這是阿姨接了電話跑去告訴她的。

左起: 媽和阿姨,妹妹和我。兩姊妹vs 兩姊妹

串燒三姊弟

在媽的烏龍百出下,我們幾姐弟不得不自己多機警。「媽媽,這肉好像過期臭了…」「是嗎?我怎麼吃不出來?」「妹妹玩滑梯時跌倒,牙齒斷了…」那是小四時的事,由我打電話通知家裡, 媽媽大驚問:怎麼辦?要不要立刻看醫生?

「先快來找那半截牙齒!之後才去看醫生!老師說過立即把斷齒泡在牛奶裡面仍有救的…你先快來公園一起找呀!」不知是否真的泡牛奶的功用,但那半顆小小的,醫生說只可以用磁粉維持一陣子的牙,現在竟仍健在妹妹咀吧裡。

我一年級自己上學放學,三年班由上水帶弟弟坐車去大埔補課,坐過境小巴帶弟妹過關經沙頭角,再由姑姑接應回鹽田鄉下…

收拾行李和一個人出門,原來自小已是訓練有素。我和媽媽也不經意,原來一個人旅行的路,小時候我便不小心走到路口。到後來辭工一個人旅行,到開始不斷旅行的生活,成都西藏、雲南東北,再到尼泊爾印度…只是再繼續那如宿命般一早已經走了一點點,但仍然漫漫的長路。二十多歲,已成年,去個一個人的旅行而已,大家說是勇敢,於我們一家,其實都自然而然。

我生日,母難日

媽媽就是這樣一個天真又可愛的媽媽,人家說甚麼她更是輕易信到十足。所以我也忍不住常常逗她。年前旅行,寄回來一瓶恆河水。我打電話回家,「媽媽,收到了麼? 」「有呀,小小的金色瓶子嘛。有什麼用的?」「用來喝呀,那是聖河的水,可以強身健體︶」當這婦人叫我等一下,起來去拿了瓶子,問我如何打開時,我才知道她真的打算要喝。有沒攪錯? 「喂,恆河超級髒的,就算你信我可以喝 (除了擁金剛不壞肚皮的印度人可以),也應該先把水煮滾一下吧?」「我怎麼知道? 反正你說我就信了啦。」「那如果我阻止遲了?」「那我肯定就喝了,哈哈…」

但唯獨,在我們要過自己人生的這件事上,三姑六婆從沒法動搖她。「當然要去(旅行)! 年輕不去什麼時候去…你不用理其他人說什麼…也不用擔心我…」她跟我說,我開心健康便好了,不要以世上人們的價值為自己的價值,去做自己想做而又正確的事。「她們不懂嘛…你千萬不要在意那些人說什麼。」看這個天真卻同時智慧的女人,一派洋洋得意,大條道理的說話,她就是這樣支持著我的一切決定。雖然我說以後不去長旅行了,她也肯定要拍手說好的。我怎不知道她怎麼想。

我一人在外,她總是掛心。有時出發前,媽媽會說「又出去?」但更多時候,她是去買很多維他命和補品,叫我在路上一定要每天吃。媽媽從小腳就不太好,她說不喜歡旅行,但聽我講那些在外面的故事,卻是開懷大笑,聽得最入迷。有時甚至比我還著急,「喂,工作假期你什麼時候申請? 我聽一個朋友說她女兒已經出發了,你什麼事情都等最後一刻才做;好早一點準備,你就快「過期」啦 (工作假期的年齡限制)…」

媽媽說我小時長得像男生,踼球玩劍打人開水槍。可惜的是,我長大了仍然很男人,
間房亂過好多真麻甩佬,在家「棟」腳食飯,不收邊幅;講野又大聲。而粗口當然是少不了

以小學畢業、廿多年年資的全職家庭主婦和師奶來說,媽媽的IT知識和學習能力簡直是驚人。媽以前已經會用手機發短訊,用電腦上網看YOUTUBE、聽詩歌,會倉頡輸入法,發電郵;現在更會用軟件自己追台劇,玩FB,用Whatapps發視訊和照片給在路上在外面的我。

「你有看我的新電郵嗎? 那些金句和文章都是我很辛苦打的。」「有啊,我全部都看完…」「會為你祈禱;文章和金句你都一定要看,那我便少些擔心了…」這次換了在FB上問我,「你在網上發表那些文章的連結是什麼? 快給我,我要發給朋友,幫你分享click like…」

(大家看到這邊,也是不辜負我媽媽的一片苦心,請到「關於我」下方的連結,連至我在<評台><主場新聞>的文章,然後點like,哈哈)

特別附送,從小到大個樣都無變過的大家姐

招牌笑容,但友人警告人老了不可再如此。會長很多縐紋

從小到大,媽媽都很少叫我們的名字,我是大家姐,還有阿妹和細佬。我叫得做大家姐,當然就是一派大家姐格。弟妹被打被搶玩具被同學嘲笑,都會來找兇捍的我投訴。從小已經跟男生打架,亦曾和很多不知所謂的大人爭拗。媽媽其實也是長不大的小孩,很怕人。豬肉佬,賣菜姑,連去醫院覆診的醫生姑娘都會「搵佢笨」。她有時完全懵然不知,有時是知道卻不敢言;常跟我投訴給誰欺負。

「家姐,昨天我給便利店職員騙了五十元:」「有閉路電視的,明天我跟你去。」「家姐,樓下那個人很兇說要進我們家看冷氣機滴水…」「家姐,手提電話公司那個人說,一定要續約,和用三百元那個通話套餐…」她又會用幾百元買街上傳銷的爛東西。最近是用一百元,買了幾塊「超強去跡綿」,「家姐,你都不知我多傻瓜;那人說是什麼特強,什麼東西都可以弄乾淨,我還很開心立刻買了! 回來看清還不是比較厚的普通百潔布?超市才賣十多元…」有時她買完回家也笑自己笨。

這便是我最可愛,可靠,堅強又樂天的母親。

今天是五月的第二個星期天,但於我來說,天天都是母親節。我希望你平日已經感受到,我對你的愛,關懷照顧和感激; 而不需要只靠在這天,吃頓很多人排隊,又貴又難吃的飯才能證明些什麼。

媽,我幫你放了一隻大風箏

我永遠都是你的大家姐,照顧你,愛護你。謝謝你的堅強樂觀,提醒、鼓勵我時常感恩知足。你常說我在印度打壞人很利害,其實只有你自己不知道,我一個人去旅行的勇氣,完全及不上一直抵抗病魔卻時常笑容滿面、樂於助人的你。那些路,從來都不是我自己一個人在走。感謝上主賜我這可愛可敬的傻媽媽,讓我有一直守護的珍貴; 而不需什麼金銀鎖匙。我的強捍你的體貼,便是至寶。

來去都如風,又不過通通是場夢,世界那麼大,失去什麼都不重要; 或許在無盡又沒有終點的旅途上,我可以,再次尋回那些相遇和長夜。

只要回家的路,有你在等我。

早前出遠門,媽媽跟我說,「哈哈,家姐,我長大了,會處理好多事。你不用擔心我。明天我自己約了師傅來修理熱水爐。」

評台fb:www.facebook.com/pentoyhk

The post 吳蚊蚊:你的大家姐 appeared first on 評台 PenToy.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