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8

陶傑 2013年05月11日 - 2013年05月18日

女人的醉酒
2013年05月18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保安局長呼籲女人少喝夜酒,以避強姦,引起國際關注。

時代不同了。喝夜酒的女人,不一定都有強姦的風險。女人喝醉了,可以主動性騷擾男人。喝醉之後不一定步行回家,在街燈下孤獨嘔吐,然後跌宕經過幽暗的窄巷才回家。
喝醉了的女人可以乘的士,今天香港的士司機強姦女乘客的風險極罕有。男人喝醉了也有可能遭到雞姦,總之在網絡二十一世紀,專門評述一個類別的人士,像女人、回教徒、同性戀者,一定會翻天。

但問題是說話的人是保安局長。當然局長絕無侮辱婦女的動機,他沒有這個必要。但問題是前殖民地的保安司,是很有威儀的人物,與倫敦的情報部門有直接溝通。這樣的人物必然是「為政不在多言」之表表者。強姦罪案是警方的事,女人喝夜酒,更是她們的家教和修養,連倫敦的警方也不會教女人喝幾多酒,因為西方政府沒有做「父母官」的道德責任。

香港特區十六年,官員婆婆媽媽的言論太多:勸告市民要洗手洗手啦,好不好吃雞啦,會考不及格的小朋友不要氣餒啦。英國人管理香港,管的是大事情,婆媳舅侄、上洗手間要沖廁這類的事,警務處長、保安司、布政司這級人物何嘗講過半句話,這樣就有威嚴了。

連中國官員也不屑地說,香港的特區班子不懂得做Boss。做老闆要有老闆的氣派,女人喝不喝酒,少給點意見,香港的女性會尊重你這個班子多一些。

但是特區班子似乎不太明白。還是大事無從把握方向,只有在婆婆媽媽的小事搶Sound-bite。這樣一來,香港沒有地位。香港人卻還記得,港督彭定康訪問美國,在白宮跟克林頓會談,完全是高峯會的氣場,香港和華盛頓一度是平起平坐的城市。好日子過去了,因為保安司那時叫區士培,他從來沒有叫女人喝不喝醉酒。香港一九九七年就酒醒了,而且一直在嘔吐。


中文殘體詞
2013年05月17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在現代資訊世界,中文過份累贅,須要「簡化」,是大部份中國人的共識。

但是中文之「簡化」,不是推行「簡體」之簡單。中國語文詞彙冗長,在網絡世代,無法快速溝通。冰糖葫蘆一樣長的中文詞彙,急須精簡。需要的不是「簡體」,而是「簡稱」。

中文簡體字設計之愚蠢與醜陋,換來「殘體字」的定論,世界眾所周知,中文簡稱,也是一套「殘體詞」。

殘體詞就是中國人大量將他們的名詞縮簡之後製造的廢墟。譬如在香港,沒有人叫「行政長官」,皆殘稱為「特首」──特首?這個「首」領頭目,有什麼「特」殊之處?他的頭特別大?所以,「特首」就是一個殘體詞。

「彩電」即是「彩色電視」之殘稱,「文革」即「文化大革命」,「人流」即是「人工流產」的殘稱,「四化」即是「四個現代化」的殘稱(即使「四個現代化」,也是很反智的稱呼),這些許多人都知道。

在中文世界是一個殘體詞充斥的世界,像一嘴巴的爛牙。譬如七十年代有一個「內人黨」──內人,在中國古代,是自家妻子的雅稱:自己的妻子叫內子、內人,丈夫卻不可叫「外人」,只能叫「外子」,這些雅稱,自民國之後,已經滅亡──「內人黨」不是「老婆黨」,而是「內蒙古人民革命黨」之簡稱。「內人黨」是內蒙古一個反共獨立組織,後來遭到屠戮。今日問問香港的「問責高官」、「內人黨」是什麼?眼珠一轉,精伶的,會說是針對二奶、小三、野雞,中國的元配大婆,共同成立的一個政黨。

「殘體詞」的可能,是無限的。既然「佔領中環」又名「佔中」,那麼「嚴正聲明」可稱「嚴聲」,「強烈抗議」可稱「強抗」,(像「甲亢」──甲狀腺亢奮一樣),「社會運動」又稱「社運」,則「低調通緝」可稱「低通」──當然,高通脹,也叫「高通」,而「低通」,除了也可以解作「性交」,「高通」,就是「接吻」了。

你看中文的「殘體詞」,多姿多采吧?最近有憤怒的大陸佬不滿香港人為何只叫「香港」,是不是搞港獨?應該「中國香港」才正確。

如果「正名」為「中國香港」,則又稱「中香」,(英文ZX:Zhongguo Xianggang簡稱)以後沒有香港人,都叫「中香人」。

喂,你是中香人嗎?活到中年,都「香」掉了,×,大吉利是呀。



「問責」和尚敲鐘
2013年05月17日 頭條日報 油尖多士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直言,「問責制」推行十年,成績失敗。

        十年前,本人早就指出「問責制」必然失敗,現在欣然有曾主席以過來人身份證實,令人欣慰。

        曾主席認為:「問責制」的司局級官員,理應與特首是理念一條心的同道中人。但是,十年來香港換了三任特首,「問責高官」許多是沿襲下來「再坐一會」的舊人,試問這些人如何會真心為「不同理念」的「不同特首」問責?

        還有「問責高官」,其實也是「公務員」,上面的老闆換了,司局級高官只要不表態,接「柯打」即可,如此一來,司局級高官並無「理念」,不如由政務官擢升好了,為何值三四十萬元月薪?

        曾鈺成點出了特區十五年失敗的本質:薪高糧準的高職太多,有擔當和理念的人才太少。

        梁班子「問責團隊」,起碼另有「雙曾」:曾德成與曾俊華,是前朝曾蔭權的舊臣。此雙曾的「理念」,能跟得「當奴」,又豈會與「CY」一致?如果,當奴和CY都一樣,又有何「個人理念」可言?

        曾鈺成的結論,王光亞不知聽進去幾多?

        陶傑

        




乳房祭
2013年05月16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荷里活巨星安祖蓮娜祖莉公告全世界,為免日後患乳癌,已經切除了雙乳。

安祖蓮娜祖莉本來是性感偶像,後來轉攻動作片,是全球最高片酬女星,但偶有劇情片佳作,譬如奇連伊士活的「換命謊言」,獲奧斯卡提名。

安祖蓮娜外表美艷,個性也很剛強,所演的角色都是烈女,甚至悍婦。在現實生活中也一樣,與生俱來一股桀驁不馴的氣質。安祖蓮娜父母都是演員,母親五十六歲時患乳癌去世,醫生替她化驗,指她的遺傳基因,同樣患癌的可能達百分之八十七。安祖蓮娜痛下決心,為兒女與家庭,決定切除乳房,再整形重建。

香港有人說風涼話,認為是「斬腳趾避沙蟲」。但一個女人決定切除雙乳,即使有得「重建」,手術過程承受的苦厄,身心同時面對的煎熬,豈可輕描淡寫置之?安祖蓮娜親述,手術過程漫長,歷盡瘀傷痛楚,醒來發現自己被一層層紗布包裹,插滿管子,像科幻片的恐怖情節。本來是私隱,但她決定公開,向全球女人呼籲,鼓勵她們勇敢面對疾病,即使失去乳房,也無損天賦女性的本質。

安祖蓮娜也有造作的時候,但盛名之下,她很有擔當,要做Role Model。美國之強大,絕不止軍事霸權,而是一個女明星,也有如此道義與勇氣。

有美國文化霸權開一個頭,西方國家有了先例,這邊許多名女人,不妨放膽追隨。沒有安祖蓮娜帶頭切割乳房,如果范冰冰王菲什麼的切割了,就是異常的怪物。現在有了名牌在前頭,強國或香港的女人也跟着做,就是時尚了。

只是這兩刀,剖心剜肺,要有強大的文化自信,也真只有美國的女神來領先。從此耶教文化,再躍進一步,將女人上街要蒙臉、通姦要擲石頭的阿拉伯伊斯蘭世界、女人爭相做富人小三的「儒家文明」,更遠遠扔在後頭。安祖蓮娜代表西方的婦女昂然宣佈:這是真正的二十一世紀,新的世界來到了。


海洋鎗聲
2013年05月15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菲律賓的警艇,轟斃了中華民國漁船上的一名台灣漁民,這下子總統馬九仔的軟弱性格,給賓國一鎗轟了出來。

首先馬九仔身為總統,他的「外交措詞」不知所謂。九仔說:「嚴正」限令菲律賓七十二小時之內道歉,否則「可能不得不採取一些制裁措施」。

「可能」、「不得不」、「一些」,哆哆嗦嗦,結結巴巴,難怪賓國的女新聞官,「回應」查詢,面帶恭賀式的笑容。

馬九仔的要求,像香港泛民常常對中共說的,「要求其實十分卑微」:就是賓國嘴頭道歉,審訊兇手──眾所周知,道歉可以是敷衍應酬全無誠意的,像幾年前香港一個狗屁「才子」,稱賓國為「×人國家」,引起眾怒,他面帶微笑唏哩嘩啦講了幾句西文「道歉」了,亦不為香港賓傭接納,說「缺乏誠意」。

至於「審訊兇手」,賓國更可以學強國一樣,審訊做做樣子,找個頂包,判處死緩,半年之後,本着人道立場,保外就醫,你馬九仔一點辦法也沒有。

馬九仔既然不行,那麼看看在世上充滿爭議的強國。二○一一年,印支毒梟糯康及其戰士,在緬甸的湄公河用機關鎗一口氣幹掉了十三個強國船員。做案地點,不在強國境內,但強國有本事像十九世紀英國帝國殖民主義政府一樣,不理會緬甸的「司法主權」,要緬甸移交兇犯,在中國審判,判以打毒針死刑。

如果尊重「國家主權獨立」,緬甸毒販在湄公河而不是黃河上殺了強國人,應由緬甸審判。但是強國向緬甸伸手要,緬甸就要乖乖交人,你馬九仔,如果能向賓國做到這一條,台灣漁船的死者家屬,就不會叫嚷「早知船出海掛五星旗更安全」了──雖然這是一種天真的假設──掛五星旗足以辟邪,賓國就不敢開鎗?那麼在船頭掛一幅超大的毛×東肖像,賓警說不定,遠遠看見了,不但肅立敬禮,還會主動送上兩個美貌賓妹女警,說:「中國漁民大哥好,好好享用一下吧。你們海上漂泊多日,一定好苦悶呀。」


「五四」新解
2013年05月15日 頭條日報 油尖多士

        港台《鏗鏘集》以「五四」為主題,訪問香港文化人,還有幾個座談會的中學女生,探討「五四」精神。

        特區政府取消獨立的中國歷史教育,惡果盡顯,女生不知「五四」精神為何物,看見會場的橫額寫「尊重」、「包容」,發揮「急才」,即刻思想剪接,就地取材,聲稱「五四」精神就是「尊重」和「包容」。

        《鏗鏘集》記者當場覺得詫異,不斷質問,可憐女生含糊其詞,當眾出醜,終致貽笑全香港。

        這兩個女學生的優點是「急智」,見現場橫額標語而「隨口」……有人說,「五四」講「尊重包容」也「錯唔晒」,當年北大校長蔡元培不是叫北洋政府「尊重學生意願」,「包容示威抗議自由」嗎?學生火燒趙家樓,也沒有槍斃,無罪釋放,是足夠包容的了。

        香港的教育,尤其中國歷史文化,如此一敗塗地,不足為惜,也不值得再評論。兩名女生的即時反應,豈非「香港仔」天生之機靈精乖本能?不必責怪,更值得一讚。

        更令人有興趣想知道,如果她們當時在一家海鮮酒家,看見當眼處「生猛海鮮」四個大字,不知會否爆肚說:「五四精神」就是「生生猛猛」、「入水能游」呢?

        陶傑

        




梁啟超說強國人
2013年05月14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若想了解英國人為你設計的什麼「廉政公署」,為何英國人走了會變質之類,一百年前中國的梁啟超有此診斷。

「吾不解吾國民之秉奴隸性者何其多也。其擁高官、籍厚祿,盤踞要津者,皆秉奴性獨優之人也。苟不有此性,則不能一日立於名場利藪間也,一國中最有權勢者,即在於此輩。故舉國之人,他無所學,而惟以學為奴隸為事。」

梁啟超先生論述他的國家,觀察準確:他認為越能爬上權力高位者,越是奴性深重的動物。梁啟超「偏激」嗎?如果「偏激」,為何他的文字列入中學機制?

中文詞彙之「努力」,你看這個「努」字,拆開來,就是「奴」和「力」。所以研究一國的民族性,由一個「奴」字入手即可。

梁大師沒有分辨的是:「奴隸」不一定是自願的,而是為武力脅迫,如非洲的黑奴在白人的槍炮下驅趕上船,但是「奴才」都是自願的。如中國宮廷的宦官太監。梁啟超對一個「奴」字未能一分為二,加以中西人性之區隔,這是他不足之處。

但是梁啟超在一百年多年的清末,已有西方人權意志優越,遠東奴性低劣的文化比較觀,已經很了不起。梁啟超說:「西國之民,無一人能凌人者,本無一人被凌於人者。中國則不然:非凌人之人,即被凌於人之人;而被凌於人之人,旋即可以為凌人之人。咄咄怪事。」

梁啟超的診斷,更有獨到之處,他認為中國人的「主」與「奴」,地位和性格,可以互換──你或會可憐那些遍地跪下磕頭的所謂「老百姓」,但有一天,讓「老百姓」之中的刁劣之徒,上位得到了權力,他隨時會是暴君。就像黃河──這條怪水,可以是溫順的「母親」,但氾濫成災,可以殺人無數。因此,越了解,越不會濫用感情,你的憐憫之心,會用得越為謹慎,從佛家的角度,這個國家是很特別的,嚴格來說,不是一個國家,是一鍋無休止的報應和劫數。

一個民族「奮鬥」了一百五十年,不但沒有進步,而且日漸遇化而腐朽,自有科學的原因,煙水迢迢,恍如隔世,我向百年梁啟超致敬。


「內地」之謎
2013年05月13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特區班子行政會議要求,「提交政策時要評估內地反應」,以及「是否要聯繫內地解釋政策」,遭到社會抨擊。這句「指引」,一聽就知道是北京的主人交付下來的,因為限買奶粉兩罐,將奶粉當做戰略物資來規管,令「內地」很不滿。

但什麼是「內地」?這個極度抽象空泛的名詞,缺乏邏輯訓練的人,是一個難題。譬如上海一千名民眾,在松江區示威抗議興建一座電池廠,反對工業廢水排放,危害健康。上海市政府說,電池廠沒有問題。上海在「內地」。建電池廠,不滿的上海民眾,屬於「內地」,上海的政府當局,也是「內地」。上海建一座電池廠,「內地」極度不滿,但「內地」也認為沒有問題。

去年七月,江蘇民眾反對日資造紙廠建設排污口,政府不理,抗議者衝擊政府機關,十六名中國人因尋釁滋事罪,判刑入獄。這家日資造紙廠的日本投資者,投資時有沒有「評估『內地』反應和感受」?「內地」對造紙廠污染甚感憤怒,但是同時,「內地」又對「內地」鎮壓判了刑。

但是同樣「內地」的昆明,準備建一家煉油廠,又爆發民眾示威,昆明市政府表示,「項目上還是不上,取決於多數民眾」。此一案子,「內地」憤怒了,「內地」對於「內地」的抗議,又讓了步。

香港人近年自我審查,將「中國大陸」泛稱「內地」,於是自己搞得差不多先生的迷糊。「內地」可以是中南海的中共,省市的中共地方當局。內地可以是「政府機關」,也可以是「黨委組織」。「內地」可以是提倡「借鑑西方普世價值觀政治改革」的中國總理溫家寶,也可以是「絕不照搬西方那一套」的中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韓寒及其自由派支持者是「內地」,孔慶東及其毛左粉絲更是「內地」。北京是「內地」,上海也是「內地」。下跪請願的中國屁民是「內地」,有組織的五毛打手也是「內地」。

梁班子的政策推出之前,評估所謂「內地」反應,絕不可能,精確地說,是「得到中國政府港澳事務小組的批准」。

香港的政務官,是所謂「港英」培養出來的官僚,不了解複雜的中國,叫他們提交政策時,「評估內地反應」,他們拿着「政策文件」,不知該上黑龍江找哈爾濱市委書記,還是清華大學研習班導師,還是蘭州軍區,還是深圳福田區街道委員會去接受「評估」,所以此一指令,對於政務官,是好消息,因為從此可以大腦休息,上班等收工,有什麼比天天看日曆,盼到周末,去「內地」的東莞沖個涼,揼個靚骨之舒閒?


「感受」難捉摸
2013年05月12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新班子執政不順,「行政會議」裏一定有很多離心份子,將梁特首「政策提交之前應充份評估內地反應」的指引,向蘋果日報爆了出來。

這樣一來,就大亂了。首先,所謂「內地反應」、「內地人民感受」,是大而抽象的課題,「內地」有二十多省,廣東的反應,跟四川不一樣。大陸基層市民的反應,又與北大教授孔慶東之類的中國知識精英不同。大陸以前溫家寶為首的國務院,又與「烏有之鄉」的毛左,感受和立場,勢成水火。你梁特首叫香港的政務官在提交政策前評估「內地反應」,慘過叫一個新上場的瞎子替一個三百磅的大肥佬按摩穴位。

對於香港,「內地反應」你除非不「評估」,一「評估」起來,你梁班子就完蛋了。譬如梁班子「嚴打雙非」,是傷害了大陸億萬孕婦及其肚子裏的嬰兒的感情,兩罐限奶令,也沒有顧及「環球時報」社論以下許多中國消費客的感受。增加額外印花稅,阻撓中國「內地」業主來香港買樓,更沒有顧及中國高官及其小三、大量有錢人的自尊心。最後連撥款一億捐地震,中國官方喉舌說:「國家不缺你這一億元」,也是嚴重錯估了大陸的尊嚴。

怎樣評估「內地反應」?許多「內地同胞」對於香港為什麼要實行「兩制」,早已滿懷怒火──「內地」一黨獨裁,香港三權分立;「內地」可以在地鐵車廂大小便,香港卻要罰款。香港這個城市之存在,已經一天比一天觸痛了「內地」大量草民和五毛眼紅的神經,要「內地」心理平衡,香港最好陸沉,七百萬人,包括月薪三五十萬的梁班子高官,一起與香港這座漢奸洋奴和港英餘孽的罪惡城沉到海底。

「內地」的感受,捉摸不定,像女人月事前後的情緒:人民日報今天還罵你香港人「抗捐」,兩三天後就說香港人「疑捐」,還是有道理的,我們自己要「反思」貪腐。事前完全無法評估,事後,你搞砸了,他會記下帳,記恨你到永遠。

評估「內地感受」,當然無可厚非,但梁班子的行會人員,說了一句「你煮咖喱,鄰居不喜歡咖喱味道,也不可以的啦」,就沒有能力事先「評估」香港印度人的感受,以致印度人大罵梁班子「種族歧視」了。「內地」的問題,你怎評估呀?可是比煲咖喱的氣味更複雜千倍呢。


生了七個
2013年05月11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大導演張藝謀先生慘遭大陸踢爆,跟幾個女人生了共七個子女,引起大陸國民公審。
以中國的「國家政策」,張大導當然是「嚴重超生」?但是大陸超生,嚴格而論,不是刑事罪,生下來的小孩,是條人命,只要交得起罰款,超生不是問題。

不錯,中國之農村,嚴打超生,路邊的標語:「打下來,刮出來,就是不准生下來」。但張藝謀導演是中國天才,天才的種,生來就優秀。別人不許超生,張大導多打幾個優種,會對提高中國人的「素質」大有幫助。

張大導財富億萬,又不是日本皇軍,在河北強姦了人家黃花閨女生下來的野種,一個個名正言順,女人都情願,成年男女之間情願的事,最好「國家」不要插手,中國的輿論也少管,農民、五毛、糞青更沒有他們指手劃腳的閒事,就讓人家生夠七十個好了。超生就超生,剛生了第八個,俺一疊鈔票,扔在「計生會」摸上門來的那個女幹部眼前:「不就是罰款麼?罰多少,夠不夠?」不夠,再掏出一叠,再扔出來,扔到「國家有關部門」滿意為止。

從優生學的角度,張大師將來百子千孫,一定是有創意的,有足夠的財力供養,一個挨一個送英國寄宿學校,牛津、劍橋,中國的未來就有希望了。

中國觀眾不是都迷看清宮劇嗎?譬如盛世的康熙大帝,就有三十五個貝勒,北京奧運開幕禮,總導演張藝謀大師功在國家民族,多生幾個崽子,就遭到全國圍觀、批判、謾罵,這是一個忘恩負義的民族,神經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