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5

陶傑 2013年05月18日 - 2013年05月25日

用人術
2013年05月25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前英國殖民地政府委任行政局和立法局,人選不是亂來的,要跟隨時代形勢,找不同的人。

當香港處於工業製造時代,英國人要為香港工業產品開拓市場,當年的行政立法局議員、港督就會選用鍾士元、田元灝、唐翔千、安子介一類工業家和紡織商。

還有滙豐銀行主席是當然的行政局議員。英國人的行政局聘用的精英,有「非官守議員」這一類。為什麼叫「非官守」?因為布政司之類的高官,只會從官場的制度裏思考,英國人還需要官場以外的人物,從外面的角度來提供意見。工業家、紡織商、銀行家,都是香港的實幹人物,英國人不要你吹水,不必你發言,不要你向傳媒提供心血來潮的Sound-bite,只要品格忠厚,好好為香港人服務,將來自然有皇室勳章。

此一用人術,與諸葛亮出師表裏訓示的「此皆良實,志慮忠純」八個字一致。品格是基本的,當時代變了,彭定康來當港督,就改委任譚王䓪鳴,胡紅玉、陸恭蕙這類人,因為香港要照顧窮人,推行福利,也要一點受西方教育而啟迪婦權和人權的人。

管理印度也一樣。一八五九年印度爆發暴動,英國武力鎮壓,兩年之後即修改法例,第一次讓本土印度人晉身行政局。第一個印度行政局本土議員名叫辛哈,就是律師,幾十年之後,又有一個回教領袖阿里真納(Ali Jinnah),他強烈要求伊斯蘭教民應該自治,英國人先委任他進行政局,為日後印巴分治理下伏筆。

行政局之用人,是殖民地管理學重要的一環,不可以用來酬庸,不可以找應聲蟲,不可以左右找不到人,臨時拉伕。「港人治港」怎有可能?從一九九七年開始,「行政會議」找些什麼人,第一步開始就錯了,明眼人看得清楚,香港特區能夠成功嗎?No Chance。


歷史文化
2013年05月24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梁班子又爆出「張震遠事件」,特區香港的「行政會議」,十六年來,由「中國人當家作主」,砸毀得七七八八,今日成為笑話集中營。

正如特區的「大紫荊勳章」是抄襲自英國人的皇室授勳制,「行政會議」也是全盤模仿英國殖民地的行政局。但是無一例外,種種抄襲仿模英國人的中國式山寨版,正如成龍大哥說的:「中國製造的電視機會爆炸」,都無不例外地以失敗告終。

英國殖民地的行政局,是很莊嚴的管治高層。「港督會同行政局」,由於「港督」在先,行政局多半是從殖民地的土著中選拔開化了的精英來昇任,因此英國人對於土著的選拔,打醒十二分精神。

徹查三代基因,了解半生品格,英國人絕對不會選錯半個爛果子,以免「港督」這塊名牌被你連累,因為港督直屬英女皇。

英國香港殖民地的行政局,由於有殖民地印度行政局的參考,英國人對香港行政局的人選,不離四類人物:律師、醫生、銀行家,以及有來歷的買辦。

英國人不要求行政局議員都是高智商的人──不可能的,因為殖民主義的理論基礎,就是殖民宗主國永遠比土著文明,這一條,早就由達爾文和人類學家在十九世紀提供了證明。殖民地時代的行政局首要品格誠實,醫生和律師,都經過英國的皇家專業學會考核,銀行家和買辦,都是一八四二年割讓後香港這個貿易港久經觀閱的人選。

於是前香港的行政局,有銀行家簡悅強、醫生羅理基、律師羅文錦、銀行家李佩材與李福和、羅保。英國文化有「紳士」這個階層,前香港的行政局議員,首先都要是英式的Gentleman,這樣,人格都有了保障。

「中國人民當家作主」,你不會當家作主的,首先中國社會沒有Gentleman這個品種。其次,中方和特府,急於將行政會議當做豬肉獎品,酬送給「愛國愛港」人士。但是「愛國愛港」多半是搭順風車的中國式投機小販和江湖玩家,英國文化他只學會穿西裝,比較愛出風頭和喧嘩,而且為自己撈好處。在英治時代,此等行為,嚴格禁止。所以殖民地行政局絕對沒有隔三差五就發生「醜聞」而辭職的人,人家英國殖民地基業堅固,「港英」的人,特府視為MI6,不重用,十多年來,遺下老本,給迅速敗光,文化土質的問題,沒得勉強,十分正常。



歧視之城
2013年05月24日 頭條日報 油尖多士

香港再成國際傳媒焦點,不是港人狂追黃鴨的諧趣畫面,而是在一項全球民意調查中,居然以七成以上的人不願意跟不同膚色的人為鄰的結果,「榮登」全球「種族不包容」之冠。消息傳開,本港網民為之憤怒,認為調查有誤導

繼續閱讀


中國漁艇濫捕石斑魚,連幼魚也不放過,全球每年九千萬條石斑遭到毀滅,搞得老鼠斑、紅星斑等魚種,瀕臨絕跡。
2013年05月23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有人叫嚷,要「立法規管」,又是頭等的中國式廢話。

漁船捕魚之處,多是公海。公海沒有得「立法規管」捕魚。你香港立了法,中國和台灣沒立法,既然鄰近地區沒立法,血濃於水,大家都是中國人,民以食為天,你香港特區更沒必要立法──立了法也沒用,活石斑不准從公海運進香港,香港漁船捕了石斑,可以在公海轉售給中國和台灣的漁民,在這方面,香港做了一百多年的貿易中介港,香港漁民大把經驗。

但雖然沒得立法禁捕石斑,南中國海(又名西菲律賓海)島嶼主權,時有爭議,漁船的濫捕行為,好在他們自己時時有天然的制衡,譬如菲律賓的海警,隔三差五的就在海上向中國人的漁船開火,轟斃一兩個,釀成「事件」,則好漢不吃眼前虧,漁民捕魚,暫時沒以前之猖獗了,海裏的石斑,才可以趁這個機會喘息苟存。

所以海洋環保團體,不知會不會向兒童宣傳保護海洋,印製單張,設計這樣一個連環圖。

在南中國海的深處,一群小石斑很高興地回家,向石斑媽媽報喜。石斑媽媽正在廚房裏做家務呢。看見可愛的小石斑,石斑媽媽說:「孩子們,什麼事這樣高興呀?是不是中了六合彩,還是你們要佔領中環?」
小石斑甲:「不是呀,是我們只聽見海面傳來一陣鎗聲,原來是南中國海又火併了,聽說又殺了一個漁民呀。」

小石斑乙:「這些混蛋的人類,真可惡呀。殺光了我們,現在他們自相殘殺了。」

石斑媽媽停止做家務,對小孩說:「對呀,上面的強國人類,說他們有民族的生存權。我們繁殖得沒有人快,他們有得生存,我們卻絕種了,海洋世界也完了。」

世間萬物的觀察,有不同角度的,獨立思考呀,對不對?


美國真壞
2013年05月22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美國政府給予香港特區護照旅遊免簽證待遇,消息傳來,香港網民一片薄海歡騰。

美國人這一手,玩得十分高明──在世界上,榮獲美國政府免簽證入境的,都是文明國家:英國、日本、歐盟、加拿大,得到美國人的信任。連台灣也早已入此行列。一個國家的公民,得到入美國旅遊免簽證的優惠,比銀行無端端為你的信用卡「昇呢」為無上限消費的白金更值得高興,想一想,若以後你乘飛機,只須買EY票,航空公司終身都給你昇格為商務艙,你閣下這個人,品格形象多尊貴呢?

所以美國政府給予香港特區護照免簽證待遇,令香港人分享了做歐盟、日本、加拿大、新加坡等文明公民的尊嚴與榮耀,在香港人覺得自己好像什麼也不行的時刻,美國政府的肯定和關懷,對於香港人的士氣,實在十分重要,香港和美國的友情,又增加了一分。

為什麼說美國玩得高明呢?因為中國人據說全世界最「愛國」。愛國要講團結。中國人時時說:「中華民族憂戚與共」,也就是說:凡是炎黃子孫,不但應該一起集體「分享改革成果」,而且在落難當衰的時候,要一齊衰。

「禮記」的名句:「臨財毋苟得,臨難毋苟免」,意思就是:凡中國人,有福同享,逆境來時,明明你可以自己跳掉,不要跑,全國一起擔當。

現在美國人可鬼了。他看出中國人的嘴巴最講「統一」,最團結愛國,但是當一小撮中國人得到一點好處,這一小撮一定自己開溜。

譬如中國人罷工,怎罷得起來?只要「資方」私下跟幾個工人「統戰」一下,溝通溝通,拉過來,一拉幾個,再扯又是幾個,中國人一切「抗爭」,必消融於無形。

美國很了解中國人的DNA:香港的中國新移民、五毛黨、愛港力什麼的,會不會「顧全愛國大局」,粉碎美國「免簽證港獨」的陰謀,聯署聲明:我是特區護照持有人,我更是中國人,我拒絕美國的免簽證,我嚴正警告美國政府:香港是中國神聖的一部份,如果免簽,十四億中國人包括香港在內,一起免簽,不到這一天,我來美國,我硬要你給我簽。

但是美國人不要你簽,你也不會哼半句。美國政府看死了中國人。美國你為什麼這樣壞呀?呸,我恨死了你!


昨日曾最好
2013年05月22日 頭條日報 油尖多士

荷里活電影《大亨小傳》(見圖)描繪二十年代的浮華盛景:鮮花著錦,珠光寶氣,令人目眩。二十年代全球風氣奢靡:成功(Success)即等同奢侈(Excess),美國富豪的派頭氣吞山河,絕非九十年代蓋茲、喬

繼續閱讀


白金卡
2013年05月21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與幾個好朋友飯敘,輪到自己做東。我掏出信用卡,五分鐘之後,侍應持卡走回來,說對不起,你這張卡用不了。

有點尷尬,我掏出錢包,哪知道現金不夠,眾目睽睽,下不了台,累得在座有一位善長,冷笑一聲,用他的信用卡替我結了帳。

事後我打電話問信用卡中心。信用卡的小姐說:「對不起,恭喜你,上次我們寄了一張白金卡給你,你已是白金尊貴會員,消費上限提高到八十萬,不過T先生你是不是沒有將新卡啟動開始使用呀?」

我說:「是收到你們的新卡,不過,你們不是國泰航空,我不需要Upgrade,而且小姐你查一下啦,每個月,我碌你們的卡,最多碌三數百元,買的都是杯麵啦、廁紙啦、大米和蒸餾水啦。我不是自由行消費客,又沒有二奶,你給我那麼高的數額做什麼呀?而且,我手上這張卡,不是說可以用到二○一七年八月嗎?我用得很規矩,現在你就停掉了,即是二○一七年八月這個期限,是說謊啦。」

對方開始支支吾吾:「但是銀行的規矩,是給了你白金卡,你不啟用,一段時候之後,你原來的卡就自動失效了呀。」

我笑一聲:「但是我從來沒向你要求白金卡呀?如果我住劏房,你們給我Upgrade到半山的一座豪宅,我當然會接受。白金卡欠下的債務,請問要不要還呢?」

「當然要啦。」

「既然要還,那麼白金、黑金、黃金,有什麼分別呢?」我說:「那一天,我在酒家VIP房,跟幾個生意朋友在談一單三億元的Deal,對方信任我,準備簽約了,哪知最後我結帳,信用卡給你們無端端打了回票,我這單Deal,就此告吹了,請問你們怎樣賠給我呢?」

對方有點慌亂。我說:「幸好,我那天沒有在菲律賓的夜總會碌你們的卡結帳,我沒帶現金,不然,幾把手鎗指着我的頭,請問,我當場被擊斃,我到哪裏投訴呀?去地府找你們『何伯』去講數咩?」


會員優惠計劃
2013年05月20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經濟不景氣,酒店業競爭激烈,爭相發行「會員優惠卡」,交年費兩三千元,做了他的VIP,給你一叠消費優惠券,來酒店用餐、住宿,打個折頭,希望你多去花錢。

銅鑼灣有一家酒店,七八年前,我曾經被遊說,做過一年所謂VIP優惠會員,後來沒有再續期。

酒店的經理很盡責,年年打電話來問:「T先生,我們查看紀錄,發現您當年做過一年會員,後來沒再續了,是不是我們服務不周,可以說是什麼原因嗎?」

年年接到同一電話,我都掛線,今年剛好有餘暇,心情也不太差,於是有以下對話──
我:確是沒有續期,因為我沒有錢。

經理:不是太貴啊,今年我們還有其他優惠,譬如有龍蝦餐啦,有情人節套房啦,有這個有那個啦。T先生您會不會考慮呢?

我:不會考慮。

經理:(一呆)可不可以講一下是什麼原因呢?

我:(笑)您要我說實話?

經理:當然啦。咦,你的聲音好熟,是不是電台那個──

我:(打斷)原因是這樣的:我做貴酒店會員那一年,有一天下午,我在你們咖啡廳想傳真一頁文件,我很禮貌地走上櫃枱,提出傳真請求,你們的女職員問:請問你是否住客?

經理:(開始有點忙亂)咦,這個,你怎說呢?

我:我答,不,我不是住客。你們女職員答:對不起,不是住客,我們不提供傳真服務。我央求:小姐,我這一頁文件很緊急的,傳真一頁多少錢?我付錢好不好?
電話那一端靜下來。

我:哪知那位女職員,可能以為我的意思是「有錢大晒咩」,態度強硬,說:「對不起,這不是錢的問題,不是住客,我們不會替你傳真。」──經理先生,我就此認定,原來你們不想與我發生太密切的業務關係,都是我不好,我不該給貴酒店添麻煩,我怎敢做你們的什麼VIP呢?那天我到隔壁的沖印店傳真了。從此,我不敢再做你們的會員,聽到了嗎?

沒等對方答,我再掛上了電話,敬請酒店經理先生如果看了這篇文字,不要再打給我。年年接一個這種電話,我要付鈔的,對我不太公平,對嗎?哈哈。


旅遊生意眼
2013年05月19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香港的太平清醮日,一旦淪為一個旅遊「景點」,一切就變成一盤低俗的商業生意,文化就是被你自己一點點扼殺掉的。

華文所稱的「旅遊景點」,都有「打造」的成份,「太平清醮」幾百年,本來好端端,無所謂「打造」不「打造」。缺乏歷史人文修養的現代人,包括官僚,伸一隻手進來「打造」,太平清醮就不是原來的太平清醮──「打造」出來的「太平清醮」,跟打造出來的水鄉周莊,打造出來的秦淮河夫子廟、少林寺、八達嶺長城,以及即將「打造」完成的新拉薩,都不是原來那回事:以「發展旅遊」為經,以「開創商機」為緯,一個本來有三千年文化的古國,「革命」毀了一大半,「打造」又報銷了剩餘,到處是簇新的「發展成果」、「建設工程」,其實是俗艷的廢墟。

香港經「打造」的「太平清醮」:搶包山要吊安全帶,包子換成塑膠,給什麼「遊客」看?香港的旅遊業只剩大陸的自由行,六七十年代的歐美日本遊客幾近絕跡,從中國來的遊客,不必來香港看一幫人怎樣爬上棚架子哄搶食物,他們自己從酒店的自助餐到LV店的購物,論哄搶,他們比長洲一年一度的幾個包山健兒更有心得。

至於「飄色」,幾個小孩站在高蹺子上遊街,大陸中國人看卡車押載去刑場的人犯,也看得太多,遊街有什麼好看?

「西方先進國家」的旅遊文化,是歷史累積下來給自己玩賞的,不必為外來的人刻意「打造」,譬如西班牙的鬥牛,鬥給西班牙人自己看,鬥牛士不會「與時俱進」,「人命安全第一」,戴上頭盔,也不會因為中國遊客來多了,響應市場,牛鬥完了,即場屠宰給中國遊客BBQ,牛鞭割下來,就地競投,讓一個很牛B的中國旅客用三萬歐羅買過來,血淋淋提着,手舉V字,當場拍照留念的,對不?



女人的醉酒
2013年05月18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保安局長呼籲女人少喝夜酒,以避強姦,引起國際關注。

時代不同了。喝夜酒的女人,不一定都有強姦的風險。女人喝醉了,可以主動性騷擾男人。喝醉之後不一定步行回家,在街燈下孤獨嘔吐,然後跌宕經過幽暗的窄巷才回家。
喝醉了的女人可以乘的士,今天香港的士司機強姦女乘客的風險極罕有。男人喝醉了也有可能遭到雞姦,總之在網絡二十一世紀,專門評述一個類別的人士,像女人、回教徒、同性戀者,一定會翻天。

但問題是說話的人是保安局長。當然局長絕無侮辱婦女的動機,他沒有這個必要。但問題是前殖民地的保安司,是很有威儀的人物,與倫敦的情報部門有直接溝通。這樣的人物必然是「為政不在多言」之表表者。強姦罪案是警方的事,女人喝夜酒,更是她們的家教和修養,連倫敦的警方也不會教女人喝幾多酒,因為西方政府沒有做「父母官」的道德責任。

香港特區十六年,官員婆婆媽媽的言論太多:勸告市民要洗手洗手啦,好不好吃雞啦,會考不及格的小朋友不要氣餒啦。英國人管理香港,管的是大事情,婆媳舅侄、上洗手間要沖廁這類的事,警務處長、保安司、布政司這級人物何嘗講過半句話,這樣就有威嚴了。

連中國官員也不屑地說,香港的特區班子不懂得做Boss。做老闆要有老闆的氣派,女人喝不喝酒,少給點意見,香港的女性會尊重你這個班子多一些。

但是特區班子似乎不太明白。還是大事無從把握方向,只有在婆婆媽媽的小事搶Sound-bite。這樣一來,香港沒有地位。香港人卻還記得,港督彭定康訪問美國,在白宮跟克林頓會談,完全是高峯會的氣場,香港和華盛頓一度是平起平坐的城市。好日子過去了,因為保安司那時叫區士培,他從來沒有叫女人喝不喝醉酒。香港一九九七年就酒醒了,而且一直在嘔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