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9

【輔仁媒體】蕭靜:童言無忌之「警察是甚麼?」 (474)

作者: 蕭靜 | 友善列印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lcuin)

 

小時候總愛問父母,「警察叔叔係做咩架?」「佢地係捉壞人,除暴安良架囉」當時父母輩回答毫不含糊,亦不需思索其中真假,因當年得力於廣大媒體如電影警察故事、各類型警匪片大力宣傳,加上警方自身辦事秉公又尚算廉潔自守,警隊名聲甚佳,但若同樣問題放在今時今日的香江處境,則恐怕難以得出相同答案。

近日警方以拒絕協助調查為由通緝律師陳玉峰,理由荒謬,白色恐怖忽然濃罩香港,皆因人人自危,不知自己何年何月會忽然成為通緝人士,一個法治社會忽然淪為警察國家,陷入特務政治的陰霾,驚覺香江社會急速倒退,似回到明朝時期,東廠錦衣衛橫行無忌的日子。

 

少女報案反於警署內被侵犯、對示威者採阻路圍堵加強力胡椒噴霧的方式打壓、放任疑似大陸公安於港大校園及麗之城境外維穩、以重案組等程度警力偵查塗鴉少女,甚至埋伏拘捕於後樓梯寫上「習近平XX」的市民,以上種種,均反映警隊質素名聲近年愈發下滑,坊間甚至流行以「警犬」、「香港公安」等詞形容警察,想深一層,究竟是甚麼緣故使得警隊多年來的名聲與質素毀於一旦?答案顯而易見,就是其向政治勢力靠攏的立場,令警隊失去固有威望,只能淪為政府鷹犬。

警察身為執法者,必須維持政治中立,否則將無法執行法律公義,但觀乎近年來警方對社運人士的不合理打壓,如動輒以慣常對付黑社會的襲警罪控告示威者,以公安條例此殖民地不義之法限制市民集會自由,並政治檢控示威者等等均可見到警隊為達政治任務已失去其中立,向紅色勢力獻媚,最極致一例莫過於李克強訪港期間禁錮港大學生,以及讓神祕黑衣人抬走麗港城市民一事,反映香港警察屈服於境外權勢,種種醜態令人慘不忍睹。

 

自綽號「禿鷹曾」的警務署長上任後,警隊行事作風就經歷此重大轉變,實令人慨嘆,俗話說「好仔唔當差」,想不到六十年代對警隊流氓的印象今天竟會重臨香港,若然為市民除暴安良,匡扶正義(至少是法律所保障的公義)的警隊都淪落為暴政工具,朝廷鷹犬,將來我們又要如何教育下一代基本的是非觀念?

「嗲哋媽咪,警察叔叔就係做咩架?」以前再簡單不過的問題,如今卻難再掩著良心回答,或者最後只能祭出大絕「呀…rm…嗯…呢D野你大個左就明架啦。」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