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30

【輔仁媒體】竇蓉:少年,你太年輕了 (505)

作者: 竇蓉 | 友善列印

(原載於:http://gravyloveme.blogspot.hk/2013/05/blog-post_29.html

支持民主的市民最近經常被逼表態歸邊,因為支聯會一句「愛國愛民,香港精神」的趕客口號,本土派又搞自我分裂,竇蓉同意中國已被共產黨騎劫和摧殘,支聯會這句口號實在不合時宜。

六四歷史真相的確要靠香港保留和還原,讓新一代了解這段歷史也是支聯會的功勞之一,但講到薪火相傳,何必一定要用支聯會那種悲情的手法呢?看見學民思潮的朋友積極參與爭取平反六四的運動,我覺得無忘歷史,繼續讉責是應有之義,但愛國則大可不必。我們這一輩自九十年代起踏足社會工作,回顧八九至九七年這八年間,香港人對政治的覺醒遠不如這兩年強烈,無他,針唔拮到肉唔知痛,九一年鄧小平南巡,反而掀起了中港經濟高速融合的第一波,說甚麼六四是香港人身份覺醒,只是浪漫化的空話,忌諱承認這廿年香港民主如何空轉。

 

八九六四之前,香港商人已開始在內地設廠,但當年香港是單向輸出投資,廣東一帶為吸引港資設廠,可謂倒履相迎。六四過後,港資一方面是貪平,另方面多多少少有些愛國情懷,既不抵制中國經濟,更遑論撤資,當時的想法和今日支持賑災的說法差不多,都是話中國經濟差,只會苦了中國老百姓,殊不知養肥了中共這隻結合共產專政與資本貪婪的巨型怪獸後,中國百姓更苦。

到了一九九三年,在長江一號李業廣的建議下,首家國企股青島啤酒來港上市。資歷深厚的基金經理一直津津樂道當年推介會上,以青島啤酒招待賓客的盛況。青島啤酒成功上市後,開啟了H股上市的黃金大道,及後一堆爛國企如熊貓電子、馬鞍山鋼鐵等,紛紛加入上市行列,港人第一次見識到馬鋼這類養活成個鎮,員工數以萬計的國企,莫不嘖嘖稱奇。H股上市,為國企以及後來各式紅籌,民企提供了一條源源不絕的大水喉,香港資本市場也因為這枝生力軍而迅速壯大。

因為成功引入H股,香港股市才能擠身國際頂級資本市場的俱樂部,可說是各取所需。面對九七大限,加上六四冤魂未得超雪,我們對這個政權的劣跡又何嘗有所警惕?那個年頭,別說區分黨國,相反,大部份香港人都沉醉於中國經濟起飛的夢想,一句「中國好,香港好」就誤了我們廿年。後來,有天才發明了紅籌股上市這條路,由上海實業開始,紅籌窗口公司的IPO成了必賺之路,到了北京控股更達到全民瘋狂抽新股的地步,現在IPO的回撥機制,就是拜北控瘋狂招股所賜。回想這段時間,大家每年一樣循例去六四晚會,一邊高呼平反六四,一邊為國企、央企輸血,東江水的交易,也是九七金融風暴後,為了拯救粵海投資這間窗口公司而設計的,當年粵海債權人會議,竇蓉也經常奉命去做食蕉!

政治方面,英國人當然知道賣了香港人豬仔,但至少英國在一九九二年派了政治手腕高明,演說能力超強,老謀深算的彭定康來港做末代港督。英國都希望爭取時間在香港改革立法會選舉制度,提高香港人政治意識,但香港人領情的不多,學民小弟如果問一問父輩,他們記得肥彭甚麼? 一,可能是食蛋撻和飲涼茶;二,肥彭有三個很漂亮的女兒,大女譯名彭麗思,主權移交一刻離開港督府時梨花帶淚,真是世紀畫面。開啟香港人政治覺醒?夠不夠炒天水圍嘉湖山莊好搵先?

 

 

學民思潮無懼無畏,一直很值得香港人驕傲,但少年,你們太年輕了,這二十多年的歷史,不是一班老人家講得這麼浪漫,香港有香港式的學運,不必承傳六四,六四的悲情,更是萬萬不能學。

六四改變了一些人的一生,其中包括黎智英,六四是他的事業轉捩點,在這之前,黎先生只是一個成衣生產商,因為較其他廠佬聰明,創立了佐丹奴這個品牌,贏得不少財富和知名度,六四民運中,佐丹奴生產了大量反共T shirt,讓他得到民主企業家的光環,北京屠城後,黎智英在一九九零年成立《壹周刊》,在一九九五年成立以《蘋果日報》,晉身為叱吒香港傳媒的大亨,香港民主派大佬。一件六四事件,是天安門母親永遠的痛,但在香港這個相對自由和安全的地方,卻成就了一些人畢生的事業,民主黨中人,霸佔議會多年,面對共產黨無賴的行徑,節節敗退,但又毫無辦法,九七後廢除立法會直通車,成立臨立會,他們都是在立法會影張遺照就算,要不是靠六四議題續命,也不可能存活到今時今日,仍算民主第一大黨。

 

朋友中政治冷感的為數不少,見到拉布就覺得長毛斬佢全家,但他們一樣會去支聯會燭光晚會,因為這是「做好人」最折衷又最便宜的方法,但如果何俊仁就平反六四動議玩拉布,他們肯定會反枱,話你搞事。維園的燭光,鼓舞了天安們母親的心,也是不少港人的心靈鷄湯,一年一度喝過後,可以告訴自己我都有良知和正義感。

上一代香港人在承傳六四精神這件事上,遠不是他們自己講得如此偉大,香港人在爭取民主的過程中,自己跪低了很多次,永遠無法一做到底,沉溺於表個態就夠的心靈鷄湯正是主因之一。歷史必需直視,但香港的學運、工運、民運,有自己的特色和發展方向,千萬不要背上愛國的包袱。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