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9

【輔仁媒體】楊漢群:不自願無償加班會怎樣? (1367)

作者: 楊漢群 | 友善列印

(原載於2013年5月18日《成報》「海納百川」中的「橫眉青鋒」專欄。感謝作者投稿,及《成報》同意轉載。插圖為本報所加)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artin Cathrae)

 

碼頭工潮引發「自願」加班的爭議,令人關心「自願」一詞的真正含意。關於這種充滿不公義的所謂「自願」,已有不少評論員撰文反駁。然而,在諸多評論中,卻鮮見觸及問題的另一面:「不自願無償加班會怎樣?」這方面我有一點經驗分享。

 

我十年前所任職的公司,與香港大多數公司一樣,實施無償加班。每天下午六時正的下班時間,大多數人都不敢離開。我最初六時半離開,老細當然知道,但不作聲,只是平日的面口不好看,語氣不好聽。這時,一些自命「勤力」的奴才,就經常向我說「咁早走呀」、「星期六日又有假放囉」一類的說話。說到尾,是這些奴才不敢下班,就向敢於維護自己合理勞動權益的人作側面攻擊。及後,我一於「一到六點就走」,懶理奴才說是非。這時,真正的壓力來了。

老細見我準時走,就不斷加大我的工作量,令我負責的範疇比其他人多,以至有「冇人做就係我做」的說法。老細曾說過一句:「你到時會好慘烈。」意即在巨量工作前,還能不「自願」無償加班嗎?能!我一方面堅持對工作來者不拒,一方面堅持除非情況特殊,否則一定六時正下班。同時,用一套真正有效率的方法消化工作,包括窮追老細,迫他準時「交貨」。當所有工作完成後,老細和其他人都無法說三道四。

 

我再進一步,在工作最緊張的一天,即老細認為所有人應通宵無償加班的日子,我就向下屬下死命令(我平日從不向他們下死命令,因為人是平等的):「你們一定要六時正走,有問題,是我的。今天我會第一個踏出公司門口。」他們知道我為他們着想,也就用比我更有效率的方式提早完成工作。結果就是「冇人有聲出」。今天,我仍然要向這些協助我工作的前下屬說聲「謝謝」。

老細一方面高興,因為他第一次發現原來工作效率可以是這樣的,成本是可以大大縮減的。一方面他不高興,因為不想看到其他人「不自願」無償加班。所以,我的工資較同職位的人低,人手配置也較少。老細從來不會說炒我,因為我沒有家庭經濟壓力,失去那份工、失去一點工資,對我也沒有甚麼損失,他喜歡的,可以多請幾個人做我的工作,多花幾倍工資而已,公司不會因而倒閉。

 

要用我的方法和條件,才能較為有效地反抗無償加班的剝削,實在是香港打工仔的悲歌。無償加班根本是強搶打工仔的青春和勞動力,是明目張膽的無良強盜行為,可恨的是這已成職埸風氣。要改變,就得一起行動──夠鐘,一齊走出辦公室,看老細炒得了誰!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