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8

呂秉權:一個定必出席「六四」燭光晚會的理由 (2487)

今年六四集會,支聯會以「愛國愛民、香港精神;平反六四、永不放棄」為主題,引起部分本土派不滿,他們甚至呼籲港人杯葛今年的「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對於這口號,筆者亦認為很「娘」,很不討好,有點避重就輕,到時肯定不會跟着大會喊。

但這裏我要說出一件中共官員打壓傳媒報道六四集會的醜事,讓大家想想要不要在維園燃起屬於自己的一點燭光。

2009年暑假,「六四」20周年後,筆者仍為有線中國組記者,駐北京兩個月。一天,突然收到分管香港傳媒的國務院新聞辦六局一位女副處長的電話,說有要事商談。地點相約在國新辦附近的華僑大廈的咖啡廳。

碰面後,大家一輪寒暄熱身不贅。而她則安排助手坐到咖啡廳一隅,暗示有密話要談。

未幾,這名副處長單刀直入說:「六月初,我們的領導在香港,看到你們的電視台不停轉播維園燭光晚會,感到很不高興,覺得很有意見,你們能不能不播或少播一點?」

此時,我故作從容,但內裏非常火滾,心想此等黨官竟敢在光天化日下,對傳媒張牙舞爪,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要求香港傳媒收聲?

我遂即回應說:「你領導懂廣東話嗎?知道我們在電視講什麼嗎?」

女副處說:「他不怎麼懂廣東話,主要看維園的畫面,每半小時又播一次,覺得太多太刺眼。」

我說:「第一,香港人年年爭取平反六四,不是你說不播就不播。第二,香港的電視台是商業經營,不是國營,依照新聞原則運作,如果我們不播,香港人是不會放過我們的,那電視台就要倒閉。」

有關女副處的干預言論,周六再續。筆者最希望到時能在維園給她點上蠟燭。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客席高級講師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