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06

【蘋果日報】「同胞」非無恥通行證 (961)

大導高志森在網上吐苦水,慨嘆有些香港人喊出蝗蟲滾回去,是因為這一代的香港人自卑、無實力,故害怕競爭云云。他講的例子是,香港收容過越南難民、有過台日旅客湧港時期,都沒今日情況云云。
高志森將大陸旅客新移民等比作越南難民,十分政治不正確。當年越南難民一窮二白,香港作人道援助,付出財政人力、擔戴公共衞生和治安風險,卻真的沒甚麼人叫「越南人滾回越南去」。香港人畢竟是善良的,見人無家可歸,能幫總是會幫的;可自由行呢?他們一擲千金、豪買喪購,聲稱打救香港經濟、和港人血濃於水,為甚麼貪錢的港人反而會喊出中國人滾回中國去?結論是,穿金戴銀的大陸豪客,實比越南難民更惹人討厭。

高志森認為香港人「自卑」、「害怕競爭」,才討厭大陸人。沒錯,香港人實在自卑,因為幾十年的愛國之情,換來今天甚麼都要和大陸人「分享」。連益力多、奶粉、紙尿片都要鬥搶,搶到本地人像回到了日據時期,要憑糧票配給食物。大陸人搶的方法,是軍團式,有中央集團統籌組織。香港人真的搶不過大陸人,連生存都受到威脅了;胡作非為的大陸客又普遍有暴力傾向,膽正命平,香港人文明慣了,怎麼跟野蠻人競爭?
高志森提得好,為何以前台灣、日本人來旅遊,卻不會搞到香港人叫旅客滾回去?因為大陸客入鄉不知隨俗,自我中心而萬事老奉;失禮擾民卻自以為是救世主。台日歐美旅客來到,總是溫溫文文,偶有失行都自覺有虧而誠心道歉;菲傭姊姊們友善樂天,不會像大陸人一樣無故勒索每人3,000元──人品態度決定一切。

旅客的氣質,就是那個國家的氣質。大陸人是一群文明狀態處於嬰兒時期的初人。中國旅客人見人憎,全球醞釀排華,但他們是不會反省的。而香港很多左傾學院社運家卻說主張香港可以包容教育他們。以為是濟弱扶傾,其實助紂為虐,將香港辛苦建立起來的文明水平拉下去,跟大陸一樣變成像一頭泥地打滾的豬,只懂吃喝玩樂、沒有仁義廉恥,那時就中港融合,世界大同了。
當代中國人在各地受到惡評排擠,但他們是沒錯的,錯的都是其他人。香港人要反省、美國德國英國澳洲要限奶,都要好好反省,依高導之流之見,錯的是世界各國「不包容」。

港人不停受欺壓,自卑到底,但我們不能繼續如此。香港人要敢於反抗,要善用小規模街頭和輿論鬥爭,與中共帝國在各方面周旋到底。面對從不反省的中國人,不能道德勸教,要有實際行動保護市民利益。「限奶令」受到各種批評,因為它確實礙着了走私客、斷了很多人的財路。它不是虛無飄渺的道德說教,而是實在的刑政。香港要發出一個政治訊息:若人犯我,我必犯人;不是拿着「同胞」兩個字就可以撒野。香港不會坐以待斃,香港人不是羊牯!

盧斯達
無待堂博客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