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9

【蘋果日報】蘋論:守護心智,避免愛國主義侵入 (2136)

今年的六四燭光集會,讓許多年年堅持悼念六四死難者、要求中共重新評價六四的市民,陷入天人交戰的困惱。站在普世價值和反對暴行的立場,要用記憶來對抗遺忘,我們當然應該一如既往地參加集會。

對於支聯會24年來提供給市民這個表達意願的場合,我們也心存感激,然而,今年支聯會莫名其妙地在紀念六四的主題上,加了一個往年沒有的「愛國愛民,香港精神」,對許多不愛國也不愛民的香港人來說,用網民的話就等於在他們的嘴�塞進一隻死老鼠。打開電腦搜索「愛國」或「愛國主義」的世界名人論述,幾乎全都是批判性的,舉幾個例子,約翰遜(Samuel Johnson1):「愛國是無賴最後的避難所。」羅素(Bertrand Russell):「假如我們不想看到我們整個文明走向毀滅的話,一個偉大而艱難的責任有待我們來做,就是守護我們的心智,避免愛國主義的侵入。」皮爾斯(Ambrose Bierce):「愛國主義是一堆隨時可以被任何野心家所點燃,去照亮他的名字的易燃垃圾。」蕭伯納(Bernard Shaw):「除非你把愛國主義從人類中驅逐出去,否則你將永遠不會擁有一個寧靜的世界。愛國主義是一種有害的、精神錯亂的白癡形式。」從這些論述就可以看到,愛國是當今普世價值所不容的東西,稱之為死老鼠絕不過份。
筆者贊成一些市民雖反對支聯會所定主題,但仍堅持參加燭光集會的意向。因為說到底,只有一個這樣的集會,可以使我們表達反對屠殺人民的政權的心聲,而且六四燭光也是香港市民反暴政、追求民主的集中表現。但與此同時,我們也要趁此機會對「愛國愛民」作出釐清,避免這種意識形態繼續毒害香港市民,心智被侵就妨礙我們對民主的追求。

首先釐清「愛國」的「愛」。愛是一種感情。感情是沒有標準,也無法衡量的。所謂情人眼�出西施,這說明愛是非理性的,甚而是盲目的。有人說祖國是母親,長得再醜,再兇暴,也是母親。這就是盲目的感情。人對政治、對是非的選擇,應採取法律或數量化的理性標準,而不能用沒有準則的感情。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說:「人不能沒有感情,但當感情本身變成某種價值、衡量是非的標準,或是開釋某種行為的藉口時,就變得非常危險。最恐怖的罪行往往出於最高貴的愛國情操,而人……在聖潔底愛的名義下殺人放火。」
其次要釐清甚麼是「國」,按中共所信奉並在《辭海》中列明的對「國家」的解釋就是:「階級統治的工具」,而根據國際法所定的「國家」的定義就是包含三個元素:領土、人民、主權。而這三者的關係則構成了國家性質。
權力公有制即由全民定期投票授權領導人的國家,是主權在民的國家,人民掌有領土和主權。在電影《The Conspirator》中,有人對為同謀者辯護的律師說:如果不把同謀者迅速判死,無法遏制南方的暴力,國家都無法存在了,還講甚麼法律。律師回答:如果不嚴守憲法保障的人民的權利,這國家的存在又有何意義。主權在民的國家,除了在戰爭時期,沒有人講愛國,而只講人民權利的最大化。
在權力私有制即一黨專政的極權國家,主權、領土、人民都在黨的手�。在這種國家才需要用「愛國」這易燃垃圾去照亮黨的名字。因為國家就等同於黨。三十多年前,作家白樺說:你愛這個國家,但國家愛你嗎?講的國家就是黨。筆者曾在所謂愛國學校讀書,體認到愛國學校就是愛黨學校。因此,今天你說你的愛國不是愛黨,是沒有意義的。你說愛國是愛民,也是沒有意義的,因為黨已壟斷了主權、領土、人民。人民是黨的奴隸,或奴才。人民在專權統治下,絕大部份不是在權力壓制下當順民就是在權力的縫隙中做刁民。你如何愛國愛民不愛黨?香港人近年見識多了,有網民在留言中說:雙非孕婦、蝗蟲移民、食狗殺狗、粗魯陸客、摧殘兒童、見死不救、走水貨客、周街屙屎尿,都是中共黨員嗎?還是「愛國愛民」者所愛的民?
今天,任何把「愛國愛民」置於香港人爭取自己權利或從事正義行為之上,都是等於把國家利益也就是黨的利益置於香港市民利益之上。
六四要參加嗎?為了向中共顯示香港人對於反暴政的堅持,筆者認為仍應參加。不過在參加的同時,也要思考哲人羅素的勸說:守護我們的心智,避免愛國主義的侵入。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