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9

【蘋果日報】開放派與土著派的本土想像(本土行動成員、香港浸會大學教師 陳 允中) (1444)

還好我趕得上2007的「本土號」渡輪,在開放本土的論述下,我這位新移民才有機會「本土化」成為「香港人」。如果我是2011年才到香港,遇到的是城邦自治派所推動的土著本土主義,我是不可能成為「香港族」的,只能祈禱不要被標籤為中共的人民間諜或賣港賊就偷笑了。
在分析不同本土派的之前,先澄清本土論述沒有騎劫問題,只有競爭問題。「開放本土派」源於2007年的保護皇后碼頭運動,但隨着碼頭被強拆之後,本土行動解散,「開放本土」的論述未成熟即凋零。取而代之的「土著本土派」源於2011年反新移民、反雙非及反陸客浪潮,再經陳雲理論化為城邦自治,快速吸納網民成為本土論述的霸主。
今天不談騎劫,只想再回到2007年的皇后碼頭,把幾乎被遺忘的「開放本土」論述重新擺在枱面,挑戰土著派作為「唯一本土派」的霸主地位。
本土行動推動的保護皇后碼頭運動中,本土是開放的,不排斥非土生土長(簡稱土著)的各種市民成為本土派。本土行動(開放本土派)堅持,任何人只要立志將香港當成唯一安身立命的城市,放棄上一代人用腳投票(移民)的投機心態,就是本土派。如果用行動去跟獨裁政權及壟斷財團爭取我城的規劃民主化、土地正義、真普選、弱勢者權益、邊緣人平權運動等,就是本土行動者。

2007年1月21日的「本土號」渡輪在未拆除皇后碼頭登陸。「本土號」上的「本土派」有居港權家長、重建區街坊、外傭團體、工人等等我城的邊緣族群。這些土生土長或非土生土長的「我們」,象徵性的代表多元及開放的香港人在皇后碼頭登陸,標誌着最無權的人民立志要反抗獨裁政權,誓必重奪我城的自主及自治權。
跟弱勢群眾同行,一起跟特區政權爭權,也表示開放本土派的要團結是我城的弱勢及邊緣人,因此本土行動也被稱為「進步本土派」。準確的說,本土行動所倡議的本土是即開放又進步的。今天,相對於土著派的封閉性,我只想特別強調開放性,進步性容後再分享。
不幸的是,開放本土論述未立足,就遇到了對手。2011年2月,一群網民成立「香港本土力量」,從網上抗議到上街反對特區政府派6,000元給新移民,批評新移民濫用福利。本土力量的英文名稱Hong Kong Nativism Power才是最傳神,應繙譯成「香港土著力量」。香港土著必須是在香港土生土長才有資格。土著主義論述下,香港土著天生就愛港的,跟天生就不愛港的新移民是水火不融的兩個族群,毋須論證。開放本土的香港人(任何立志爭取我城市民的權益者都是本土派),一夕間被香港族(只有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才是本土派)取代。
2011年是土著派快高長大的黃金時期,因為有內地孕婦來港產子,與香港媽媽爭醫院床位、失控的自由行陸客擠爆旅遊區,再加上新界北區的深港被融合危機等等同時爆發。因為特區政府的獨裁及無能而造成的各種中港衝突,逼港媽及市民齊上街自救,冒着被指摘為歧視者的污名。陳雲見到時機成熟,積極介入整個反大陸人(難聽就是反蝗)的運動,把原本的歧視行動正當化為反共,再提升為城邦自治運動。從此,反大陸人的各種行為都正當化成為城邦自治運動之下的集沙成塔的正義之舉。

問題來了,為甚麼土生土長的民主派因堅持紀念六四或支持和平佔中,也被陳雲打入賣港賊的行列呢?原來陳雲在改造「土著本土派」的基因時,設了兩個條件,除了即有的土生土長的條件之外,還要「不理中國」。陳雲倡議的族群政治不但創造了香港族,也同時創造了中國族,一族不能忠於二區,因此香港族就必須不理中國大陸的大小事情。以為主動自我設限,可以交換北京不理香港,那恐怕是太天真太儍。
話說回來,作為馬來西亞華人,當我積極參與保護皇后碼頭運動時,我同時也參與內地農民工的維權工作,在開放本土論述下,任何人只要立志以香港為安身立命的城市,支援內地工人維權及參與六四紀念的「要理中國」是完全可以並存的。今天,在土著派主導的本土論述下,非土著已幾乎不可能成為本土派,再理中國就可以肯定是賣港賊了。在六四前夕,香港所有的(開放)本土派都要來維園向反抗中共獨裁政權而死的人致敬,並繼續立志以香港為立足點,反抗中共與港共政權!

陳允中
本土行動成員、香港浸會大學教師

原文連結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在土著派主導的本土論述下,非土著已幾乎不可能成為本土派,再理中國就可以肯定是賣港賊了。"

條分縷析, 一語中的.

Anonymous said...

雙方從政治的路線講,一邊是本土右翼;一邊是本土左翼,以國族的敘論來說,他們先重視香港自己的權益,其次才是周遭國家,也就是『同心圓理論』,而本土左翼自然較朝階級輪,重視弱勢階級,而不是把香港的權益放在最中間。彼此方向不一樣,方法自然就不同,猶如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本來就不是同一種本土派,何須說誰代表誰?

一如台灣有獨派團體也有左派團體,對於是否要讓中國新娘提早取得身份證而取得投票權,也是會有爭議,但雙方也沒有指責被對方代表、綁架了,因為本來就不是同一邊,當彼此有共同目標時,自然會互相支援;當雙方沒有交集時,自然就各走各的!

Anonymous said...

從本土右翼的敘論可得知,並不是先到香港的就是香港人,而後到就不是,這也是部分本土左翼的刻意曲解,亦如刻意將彼此曲解成共產黨或是法西斯,都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說法。

本土右翼重在是否將香港的權益放在最優先,如果新移民願意將香港的權益放在最優先,願意學習香港的文化、語言、風俗,積極的融入本地,自然就被視為香港人,不論出生來自何方;但是如果只把香港視為拿福利、轉移民的跳板,骨子裡鄙視香港的一切,又要香港人要尊重、配合自己的習慣,甚至要犧牲香港人自己的權益,要教一般人不敵視他們簡直是不可能。全世界的先進大國,大都不願意對這類移民廣開大門,更何況是資源有限的香港。

Anonymous said...

將原本的歧視行動正當化, 將歧視行為說成是將香港的權益放在最優先, 甚至進一步自我設限, 將理會中國大陸的大小事情指為賣港, 這種土著派端的是極端主義者.

轉生 said...

既然大中華膠放眼中國 胸懷神州
那直接向中南海爭取不是比較有效率嗎?每年表演給香港市民看有甚麼意義?
香港市民有權做主嗎?誠心發問

Anonymous said...

香港人普遍放眼世界, 不祇關注神州大地. 趁香港尚有若干程度的自由, 大家應好好運用, 為香港, 為中國, 以至為全世界, 爭取一個較美好的將來.

Anonymous said...

凡事都有先後順序,如果香港人連自家的權益都無法兼顧,甚至慘遭剝奪,那又如何能達到改善亞洲,乃至世界?事情不分輕重緩急,自然會被人視為脫離現實、不切實際。

Anonymous said...

不是所有事情都有先後順序, 比如扶助災民, 不論災難發生在香港, 大陸, 歐美, 還是非洲, 香港人都可以捐錢, 甚至到當地做義工. 同理, 維護權益, 反對暴政, 不論苦主或受害人在香港, 在大陸, 抑或在亞非拉那一個角落, 香港人都不必排序, 只需做自己認為適合做的事情就行了. 刻意要分輕重緩急, 按序排列, 才是脫離現實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