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07

【蘋果日報】城大是很危險的 (1451)

作為大學,竟用內地城管式手法,抬走請願學生,甚至無賴地以「危險」為由,阻撓記者採訪。作為校長,只顧招呼來訪的特首,對保安粗暴對待學生坐視不理,甚至予以默許。只能說,城市大學不該稱為大學,郭位不配當大學校長。
怎樣才算大學校長?六四後回歸前的1993年,北京委任當年的中大校長高錕為港事顧問,學生群情洶湧,有學生借校慶冠蓋雲集之日,衝上台搶走正在致辭的校長手上的咪,並即場遊行兼派發內有傳單的避孕套。混亂之後,高錕步下台,學生報記者上前問校長,會否懲罰學生,高錕詫異地反問:「懲罰?我為甚麼要懲罰學生﹖」後來,高錕抵住各方壓力,堅持不處分學生。

怎樣才算大學校長?1919年5月4日,幾千學生遊行,掀起五四運動,北洋政府鎮壓,拘捕幾十名學生。北大校長蔡元培發起營救學生,並聯同其他院校校長發表聲明:「學生的行動,為團體之行動,即學校之行動,決定只可歸罪校長,不得罪及學生一人。」
大學應是兼容並包,大學教育應是鼓勵學生獨立批判思考,因此蔡元培和高錕的態度,是大學校長應有的態度。昨日示威後,有學生受傷,城大校長沒回應半句,校董會主席胡曉明更說,不清楚大學保安為何抬走學生,不信保安會鎖門不讓記者離場採訪,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又說校方須保護特首及嘉賓安全,若示威學生進入會場,情況會一發不可收拾。
這樣的大學,只顧權貴不顧學生,只顧面子扼殺包容,更遑論要它捍衞學術自由了。城大,真的很危險。

陳沛敏
記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