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8

陶傑 2013年06月01日 - 2013年06月08日

兒童鬥獸棋
2013年06月08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中國的兒童都玩過一種「鬥獸棋」:一張棋盤,各類動物相鬥,畜生世界一物治一物:貓吃老鼠,狗吃貓,狼吃狗,豹吃狼,虎吃豹,森林之王的獅子吃老虎,最後大象體積最大,大象可以用鼻子捲起獅子擲死(在現實中,當然是神話),於是大象才是森林之王。

但是大象又有誰治得了呢?答案是能鑽進象鼻子的老鼠。

加納的軍警,最近紛紛拿起武器,配合當地黑人的愛國思潮,殲滅來加納「掘金」的中國人──中國人在加納「開採黃金」,但因以工業廢水污染當地河流,又走進人家的原始森林捕食穿山甲,被當地黑人視為侵略者,加納政府出動軍警,搶掠中國人開的超級市場,擊斃與槍傷數十名中國人,抓捕了一百多。

加納的中國人說,他們採金的過程,「存在一些不規範的行為」「也不至於用槍炮對付」,意思就是,污染河流和獵捕稀有動物,像自由行遊客,偶有商場大小便,只是「國情不同」,理應「文化包容」。他們可能不太明白,在香港商場和地鐵車廂讓小孩隨意自由「堆擺黃金」,跟他們在加納開採黃金一樣,只是一般的「黃金冒險號」行動,為什麼加納的軍警要鎮壓。

但是這些中國人不知道,當香港電視記者在北京採訪劉霞,雖一樣有點「不規範」,也一樣受到公安武警的拳打,加納的軍警對待他們認為不尊重黑人自然生態國情的行為,只是加大了一點點「嚴打」力度,亦無可厚非。

加納軍警當然也有點「過激」,譬如竟然大喊「要殺光所有黃皮膚的人」,這就不對了。日本人、台灣人、香港人,也是黃皮膚,總不可以濫殺無辜嘛。

加納的中國人不滿中國外交部和大使館一言不發,「無所作為」。確實,若是日本漁船扣下一個中國漁民,中國網民早就全國砸日本車反日開戰了,但是非洲黑人打殺中國人,北京上海的黑人留學生,大模斯樣在街上,照樣擺攤做生意,溝北姑,他媽的,這是什麼世道呀?還是對於大象和獅子,老鼠才是真正的強國?中國鬥獸棋,很有智慧。


澳洲女強人
2013年06月07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瑞典斯德哥爾摩暴動,理由是外來移民破壞社會和諧。

英國黑人伊斯蘭恐怖份子街頭砍殺白人英軍,兇手來自非洲的尼日利亞。

歐洲的外來移民太多,他們的文化背景不同,不是信奉可蘭經,就是心繫五毛式的另外的「祖國」,許多外來移民,從來沒有認同過歐洲的人文價值觀:崇尚寧靜,尊愛自然生活,儉樸而有品味,不盲目炫耀財富,而且,是耶教文明。

外來移民來到歐洲,有幾多個認同歐洲和西方的民主自由,還是來領取社會福利,或者用貪污來的金錢購買房產和居留權?歐洲的文化,從十字軍東征以來,就是耶教、理性、寬容──外來的新移民,利用歐洲的寬容,鑽混進來,堅持自己的「文化」裏的偏激、仇外、狹隘、喧嘩,當歐洲人覺得他們這麼做,無法融入歐洲主流,好心勸喻,他們反過來,指摘包容他們的歐洲是「種族主義者」。

最近,澳洲女總理紀拉德宣佈,政府將會加強監察外來移民的間諜行為──太多的「新移民」,來到澳洲,謀取西方的寬容和福利生活,然後以「多元文化」的大傘從事威脅澳洲利益的活動。紀拉德說:「外來的移民,如果不能適應做真正的澳洲人,請他們收拾包袱,離開澳洲,澳洲的主要語言,是英文,不是阿拉伯語、黎巴嫩話、中文、俄文等其他語言,如果你想成為澳洲的一部份,學好英文。」

「而且,」澳洲女總理說:「我們澳洲人以基督教立國。如果我們的上帝令你感到不悅,請你去投奔其他國家,因為上帝是我們的文化。這是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文化,我們的生活方式,如果你嚕嚕囌囌的不滿這樣,投訴那樣,請你們實踐澳洲尊崇的其中一種自由──你們有離開的自由。我們沒有叫你們來,是你們要來的,因此,你不要只說,行動吧。」

澳洲這位女總理,是一位英才。


不讀中史
2013年06月07日 頭條日報 油尖多士

高中生紛紛退修中史科,教師聯署,呼籲「改革」中史這一科,令學生對中史感興趣。但今天的中學生是打遊戲機長大,上網看AV,用手機怪獸字、火星文互相溝通的一代,對他們來講,文言文、廿四史,老早是恐龍化石。一

繼續閱讀


抄慣了
2013年06月06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荷蘭藝術家的巨型黃鴨子來到香港,中國各地,果然即刻一窩蜂抄襲模仿:杭州、武漢、天津,都出現了A貨的黃鴨子,只是尺碼比荷蘭人原創的小一點。

連大陸的人民日報也看不過眼,發表社論抨擊中國人的抄襲癖:人家的黃鴨子,才是藝術,中國人的二手貨,只是俗品。這樣的抄襲,不是「創意」,人民日報質問:中國人自己的「文化信心」,去了哪裏?

答案是中國人從來沒有自己的「文化信心」:推翻帝制,建立不三不四的「共和」,孫中山的思想固然是從西方的抄襲。「五四」運動的什麼「德先生」、「賽先生」,固然是從西方抄襲來的兩隻黃鴨子。然後的馬克思和列寧,也是從歐洲的末流裏模仿過來的另一對瘟黃鴨子──只是這兩隻,帶有禽流感H5N1,跟中國本土的秦始皇、朱元璋、洪秀全、義和團的各種病毒「文化」基因一結合,變成H5N9,大爆發之下,死了一兩億人。人家馬克思的「資本論」和「共產黨宣言」,中國人譯成中文,公然剽竊猶太人的知識產權,一文錢版稅也沒付過給馬克思的後人,最後用自己億萬人命來還,亦可謂報應。

今日荷蘭人的黃鴨子,雖沒有馬克思的病毒,但並無「創意」可言,只是西方幼兒在浴缸裏的小黃鴨玩具,吹氣放大了幾十倍。如果這是「藝術」,那麼幾十年前海員帶在船上常用的吹氣裸女,也是「藝術」。

西方的黃鴨子來了,中國人大驚小怪,跟他們的「知識份子」一百多年前歡呼「十月革命炮聲一響,給我們送來了社會主義」一樣,亢奮非常,白人的原創,到了你這裏,一再「無限商機」,英國的報紙報道:一隻兩米高的中國黃鴨子,售人民幣二千八百元,合二百九十九英鎊;二十米高的巨黃鴨,十四萬九千八百元人民幣──中國父母要很有錢,才買得起給他們一胎化的皇帝獨生子賞玩,而且豪宅的大花園,要有梵爾賽宮般大才放得下呢。

至少荷蘭的黃鴨子文化霸權玩具,據說充滿「愛心」,但是如果一百年前就來到天津和北京,中國人抄襲這一件,自己玩得歡樂而沉迷,說不定就顧不上抄襲馬克思和列寧,當然,這只是一種假設。


大出賣
2013年06月05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已故文學大師錢鍾書生前與一些香港「文化人」的通信,被收藏人向拍賣行舉拍。錢鍾書遺孀楊絳十分憤怒,公開譴責。

書信來往,私叙交誼,是友情的象徵。英國小說「查寧十字街八十四號」,講一家舊書店老闆與一個老太太通信的友誼,感人至深,展現了可貴的情操。

平情而論,拍賣「錢老」的書信,符合中國當今「國情」。中國是一個「向錢看」的國家,「文化人」也想致富,加上大陸濫印鈔票,現金無法保值,今日凡民國時代的人事,都十分珍貴而值錢。「文化人」有時家徒四壁,餓得到處抓食,在翻箱倒篋之間,發現家裏的天井還有一隻小母雞,錢鍾書的遺墨,可拍得二三十萬元,信已經寄出,一來物主誰屬?你「錢老」沒有版權,二來錢鍾書已經作古,並無遺囑下令全世界的書信都屬未亡人,那麼當年收信的人,想賺兩文錢,請問楊女士,有什麼錯呢?

楊絳女士不但中英文好,尚精通西班牙文。她一生出身典雅,儀容高貴,可能不太了解中國人想暴富的渴求。舊建築能拆則拆,「發展房地產」,名人書信可以今日出賣的,不留待他日。只怪錢老先生當年給阿貓阿狗都亂寫信,他若是給我小陶寫信,我即使有一天窮得仆街,我死也不會出賣,寧願回英國領救濟金。錢鍾書的作品,洞悉中國人性甚深,理應惜墨自保才對。

然而拍賣的人也不夠厚道。錢夫人高齡一百○二歲了,老太太是民國的士女,講禮義,尚廉恥,認為友誼遠比金錢重要。而且錢鍾書夫婦讀英國文學,深受西方文明恩沐洗禮,你明知道錢老太太無法「包容」你此等抓撲母雞殺掉取卵的小農的歛財「文化」,何不多等幾年,等老太太不知道的時候再拍賣好了,今年值二十萬,十年之後五百萬,心急什麼?為什麼不拖一下,達致「雙贏」?

錢夫人也應該包容:中國強大了,強國人的生活方式跟老太太年輕時據說「列強瓜分」時不一樣,不過拍賣幾張舊箋而已,為什麼這樣小器呀?先富起來呀老太太,對嗎?


輸出歡樂
2013年06月05日 頭條日報 油尖多士




橘子越淮
2013年06月04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香港特區「當家作主」的悲劇,由「行政會議」的腐爛開始。此一事實,沒有什麼好再爭辯。

越急於解釋,越是露短,不如大大方方承認:橘越淮而枳,從前「港英」殖民地總督領導的行政局做得到的,後來「當家作主」的人,不可能做得到。

為什麼?說來就話長。譬如,人家「港英」時代的教育司,是很尊貴的高官,他決定香港的下一代,讀什麼課程,接受什麼樣的意識影響。因此,英國殖民地的教育司,出席立法局會議,絕對不會心不在焉地用他的手機查閱股市資料──當然,殖民地時代沒有手機,然而那時的英國人教育司,不會在出席立法局會議時偷偷在看英文虎報的馬經。

香港特區的教育官員,卻被記者逮到在立法會覽閱手機裏的股票資訊。你可以很「愛國」,因此十分「反殖」,也因此十分痛恨鴉片戰爭和所謂的火燒圓明園,但你的仇恨和不忿再高漲,也無法改變「港督會同行政局」比香港特區「行政會議」的質素高此一事實,因為派來香港管治的英國人,即使在他們的祖家是三流人才,也不會在殖民地行政立法局開會時偷看馬經或黃色小說。

英國官員不會,他們提拔的高等華人政務官也不敢──這就是殖民主義的優越所在:一旦有此行為,英國主人抓起桌上的文件,可以劈頭砸臉地向他擲過去。殖民地主子對奴才不假詞色,面向公眾,你是「天之驕子」,但關上門,你是他使喚的下人,這樣一來,香港才有了一支「世界第一流的管理隊伍」,是華人,在一九九七年,移交給中國。

水土不同,種出來的果實當然變酸,這是植物學的常識吧。哇哇大叫,呼天搶地,於事實無補,狡辯更是多餘。世界上的許多事,沒有你以為之複雜:西瓜、香蕉、木瓜,只能種在熱帶,搬到冰島和瑞典就不行,就是這樣簡單。



摸着石頭跳河
2013年06月03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六四燭光會,「本土派」不滿「愛國愛民」的「大中華派」,此一爭議,雖然奇趣,也很正常。

因為「中國人」的國際形象,據英國BBC的調查,嚴重惡化:搶購奶粉、喧嘩、不排隊,實現了本欄二十年來的預測:「中國人」這副招牌世界必招致厭惡。香港人為求自保,一定要獨善其身,自己繫好安全帶,出外旅行,一戒喧嘩,二戒搶購名牌,三要排隊守規,以免招外族歧視。

「中國人」這個名詞,被當代的暴發農民大款、貪官、自由行消費動物壟斷、騎劫而污染,現代中國人在實現「四化」之前,搶先實現狂躁的「五毛化」,然後又逼香港人像他們一樣「五毛」。你不「五毛」,你就是漢奸洋奴──但是五毛化的中國人自己又將子女塞送到英帝國主義的寄宿學校,將戶籍財產移送白人當權的美國加拿大。如此「中國人」的「榮耀」,有點品味的人,自然不敢叨光。

香港許多人,就是因為本來立足的一塊「中國人」石頭,逐漸被齷齪的黃泥水淹沒,為了過河,就要尋覓另一塊石頭。正如中國農民有了錢,個個穿LV,真正的歐洲人,誰還穿LV呢?

「愛中國」這塊石頭,眼看被淹沒,不怕,似乎不遠處,還有另一塊,叫做「不愛中共,但愛中國文化」,快,快跳過去。然而另一塊石頭,問題又出在「中國文化」上面──香港的「文化人」,近年鼓吹「包容」,他們辯稱:中國人的喧吵、公眾場合大小便、貪污爛賭,都是「文化」:喧嘩文化、大小便文化,貪腐文化,如果你說:「我熱愛中國文化」,豈非等同很熱愛喧嘩,熱愛當眾大小便,熱愛貪污和隨地吐痰?哈。

那另一塊石頭,就是讓香港倡吹「包容」,這也「文化」,那也「文化」的一干文化小王八蛋,放水來淹沒的。所以,連那另一塊石頭也無法容身了:「愛黨就是愛國」,「愛在地鐵車廂屙屎屙尿即是愛中國文化」,那麼對不起,我又要找更遠的石頭了,我愛加拿大、美國、英國,也愛西方文化了。
吹咩?



山中七日
2013年06月02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特首的表現,中國政府據說不是太滿意,認為「貨不對辦」。壹傳媒報道,中方已經啟動「Plan B」計劃,考慮換人。

然而港澳辦主任即召見香港漁農界人士,指出中方並無意更換特首。

如此否認,論調十分中性。以中國的脾氣,如果真無此事,又是香港的壹傳媒報道,中方一定高調「闢謠」,加幾句:「境外敵對勢力造謠分化、別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之類,如年前香港的亞視報道江澤民逝世,中方闢謠,絕對不會跟造謠者客氣,即使對方是自己人的亞視,一定有一副架勢。

現在沒有。是什麼意思?中國的政治,涉及精確的計算,有時是非常理性的,閱讀中國,心思要縝密,還要有記憶力,加一點推理。

現在就換人,確實困難,因為實在太沒有面子。尤其這一位,當初工商界和許多有識之士,均向上晉言,期期以為不可,認為還是唐英年先生的心術人格,比較正派。哪知道中方認為香港商界要找代理人,勾結外國勢力什麼的,你越要異議,中國越要跟你鬥氣,於是圈選了另外那個。

最後商界想妥協,好了,不要唐先生亦可,另找一個行不行?例如也相當正派的曾鈺成。但中國也不行──中國的心理,是一個「疑」字先行,你越要質疑我,越是有反骨,你這是什麼意思?是美國幕後叫你們聯合起來奪權搞我嗎?中國人愛鬥氣,一涉鬥氣的情緒,就沒有道理可講。

事情發展到今日,自然令人遺憾。外國人的「彼得定律」:每一個人,都可能被提拔到他力所不能及的高位。追究責任起來,是誰交上這個名字、拍胸脯說這個人一定行的呢?中國人社會到這一步,都你看我、我看你,無人願意承擔了。

這是香港必然走向沒落的理由,無可逃避,也沒得抵賴。然而當事人總算有一點高明:他會運用中國人制度的「優勢」,他當日能突圍而出上得去,自然也能做到你沒有辦法替換掉。就這樣膠僵着拖下去。所以這場戲接下去尚有大把看頭,不要毛躁,看下去吧。



Out了的感覺
2013年06月01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六四」燭光會,今年因主辦單位的口號「愛國愛民」,巿場反應不佳,香港年輕人覺得這四個字老土,醞釀杯葛。

主辦人覺得很委屈,他們提出「愛國愛民」,或許一心想將這四個字的「話語權」從頭確立。然而,「愛國」這個詞彙,就像巿場產品,不再符合潮流。不但落後於潮流,而且帶有一股腐朽氣味。巿塲覺得厭惡,就是厭惡,聰明的人,從來不會跟巿場爭論。巿場說西,你千萬不要鬥氣偏要向東,否則吃虧必然是自己。

在潮流的世界,不一定都講理性。一件事情,一項商品,Out了就是Out了,沒有道理可講。

譬如香港從前有一份「華僑日報」,新聞取態健康,副刊風格正派,講文化,宣揚書畫藝術,但是有一天,忽然這樣辦報紙Out了,正如電影觀眾不想再看張活游吳楚帆了,如果還想再跟這個世界溝通,別無選擇,你必須改變。

「愛國愛民」這四個字,一點問題也沒有,只是今日已經跟華僑日報和張活游吳楚帆歸類了。不要問為什麼,只是同是暴露,今日的年輕人愛看周秀娜,不想再看狄娜了。
「愛國愛民」已經Out了,因為中國人越愛國越要移民美國加拿大,越愛國越要將子女送寄宿學校的英國。正如罵人「外國的月亮特別圓」早就Out了一樣,說人「崇洋」、「漢奸」,早就不再是「抹黑」,而是像呼吸一樣正常的品味取向,甚至是恭維了。什麼「愛國愛民」,怎會不是票房毒藥?

既不懂得如何「愛國」,更無資格「愛民」。中國話有成語「愛民如子」,「愛民」是中國皇帝的權力和責任。在西方文明國家,你做好一名公民就夠了,連英國首相也不必「愛民」,因為你是民選的,你向國民盡領導之責即可,正如一個打工仔,不必愛你的老闆,做好你份內職責就可以了。

中國文人生來十分沉重,愛國愛民?這個包袱太偉大了。在On-line時代,一切但求逼真,上路最好輕身,一切講感覺,感覺不對的,會受到唾棄。

正如一般豪宅或偽充的豪宅,不知何時開始,進門的賓客要把鞋子脫下放在門外,換上主家賓傭遞上來的一雙酒店帶回來的白海棉拖鞋。不要跟全香港的戶主爭論,鞋子脫下,放在門外,只穿襪子進門來等換拖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