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12

【主場新聞】鍾智灝@女同學社:為不男不女而自豪 (481)

TVB節目截圖

TVB節目截圖

「整容怪」?「死人妖」?TVB真人騷《求愛大作戰》周一首播,瞬晚引起網友瘋狂評論。一如去年,同樣由岑應監製的《盛女愛作戰》,短時間便引起社會輿論,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共同話題。不同的是,在首集《求愛大作戰》播出之後,評論卻高度集中在兩位評判身上:「綠色衫係男定係女?」、「整容30次知不知醜架?」

性別是既簡單又複雜的分類系統,當大家以為性別就是與生俱來,單憑出生時的生殖器就能分配性別的時候,其實透過生物差異來分類一個身體,卻又不必然是最「正確無誤」。當一個身體要被社會承認為某一種性別,我們便無可避免要進入一套非男則女的性別秩序,一種先於我而存在的社會規則,當中充滿著各式各樣對性別的定見或偏見。

性別作為一個操演的過程,我們需要無時無刻將自己外顯的行為、言語與氣質不斷重覆扮演,令自己看上去的性別與社會要求「天生」的性別,散發出一種「自然不過」的性別協調。這種「做」性別的過程,往往涉及不同社會權力對性別的定義與爭持,當中包括社會對性別的期望,故而能夠活出與社會期望有所不同的性別,便是為一種身體政治的角力。

在首集《求愛大作戰》裡,評判Karl(綠色衫)從無刻意(╱也沒有需要)去透露自己的生理性別。當成千上萬的網民詢問「係男定係女」,其實已經前設一種非男則女的性別(刻板)想像,並將不同的身體歸類到二元對立的性別規則中。

今次,Karl之所以引起如此的性別反嚮,至少也要歸咎多年來由無線所塑造出來的性別觀,將游走於男女之間,或溢出男女之外的性別印象(以及人倫道德觀),通通以負面的、娛樂的、不認真的形象示人,結果觀眾在真人騷看見「不男不女」的Karl,以及「整容毫無自愧」的Queenie,並通通以平常真實的姿態在節目出現,所造成真實與想像的落差,便引起反彈。其實,大家無須再問Karl是男還是女,她╱他本身就在操演一種「不是男也不是女」的性別,也是經過多場性別期望與個人選擇間的權力周旋而得出的結果。

電視作為觀眾眼界的戰場,也是(性)少數觀點的戰場。以往難以想像的非男非女,現在就以Karl的身體來去除觀眾禁忌;以往不可思議的人工自豪,現在也由Queenie的身體來打開觀眾誤解。讓觀眾溢出這種「秩序」,並不代表強迫他人接受同樣的前衛選擇,而是要他們明白,這種「秩序」觀點本身就是站在更邊緣社群上面,例如跨性別、雙性人、變裝者。故此,我們有必要開拓更大的電視戰場,拉闊觀眾眼界,讓位處弱勢、少數、被污名、非主流的主體獲得看見,甚至接納。

 

原題為〈為不男不女引以自豪〉,現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