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4

【評台】許驥:八十後的六四 不曾記憶,談何忘記 (400)

imageScaler.aspx從來沒有想過「忘記六四」,這四個字的提出,反倒引發一些思考。

六四發生那年,我才四歲,完全沒有任何記憶。在內地小城鎮長大,從小讀的教科書�,只是說一九八九年北京有場「政治風波」。

六四是杜撰的?

記得初中老師說:相傳北京死了成千上萬學生,全北京也沒有那麼多人。年少時對人口全無概念,以小城鎮的規模來比擬北京,想當然矣,就相信了老師的話,認為六四是「一小撮別有用心的人」杜撰出來的。直到十七歲第一次來香港,看關於六四的紀錄片。我仍記得那天震撼到說不出話,心情非常凝重,甚至不願相信那些都是真的。腦中只有一個念頭:要把親眼看到的東西告訴蒙在鼓�的同學。於是,請求翻刻紀錄片光碟帶回去,最終被香港的親朋戚友阻止,認為這樣太危險。

我想說的是什麼?有人提出「忘記六四」。忘記的基礎是什麼?是記憶。但我並無親身經歷過六四,它不存在於我的記憶中,談何忘記?我相信,香港的年輕人不是因為記憶而悼念六四,而是出於人性最基本的正義與良知——我們既然可以為昂山素姬的堅韌而感動,又怎能不為自己的耐性而振奮?

六四不是中國的歷史,它根本是香港的歷史,早已完成了香港化。即便中國歷史中可以沒有六四這一頁,香港歷史中也不可以沒有。數天前和一位內地文化前輩聊天,他做了個妙喻:好像佛教興起於印度,可今天誰會懷疑佛教不是中國的?如果今天我不是身為港人,我大概也會如很多內地年輕人一樣,(至少假裝)不知道有六四這件事。請相信胡適常常送人的四個字:功不唐捐。

評台fb:www.facebook.com/pentoyhk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

The post 許驥:八十後的六四 不曾記憶,談何忘記 appeared first on 評台 PenToy.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