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4

舊聞補遺:《沙田新聞》事件 (576)

一九七六年五月廿二日,四名中大新聞系學生剛參加完畢業營,拖着疲累的身軀由赤鱲角回來,想不到在碼頭早有一輛私家車等候。更想不到的是,車上坐着的是新亞書院輔學長譚汝謙博士,二話不說,便把他們拉回中文大學新亞書院。

新亞那邊也早有人等着,是院長全漢昇。他要問一個問題:「那份機密文件是誰給你們的?是新聞系老師嗎?」

當時,中大新聞系正颳起一場風暴,直撲中大最高管理層。風暴的源頭是新聞系學生刊物《沙田新聞》的一條新聞。

當年四月廿九日,《沙田新聞》刊登一篇報道,標題是「八十七名中大榮譽生投考政務官名落孫山」。

報道說,前一年有八十七名中大榮譽生投考俗稱「天子門生」的政務官,可惜全部落第。時任政府銓叙司施恪更寫信給中大當局,對中大學生的表現失望,要求大學當局檢討。繼後,中大成立以副校長鄭楝材為首的調查委員會,得出結論:中大學生缺乏普通常識、英語表達能力不足、缺乏自信。

同一期的《沙田新聞》也訪問了中大就業輔導組,指中大學生多不懂寫求職信,甚至在英文信上簽中文名,「令僱主啼笑皆非」。輔導組又指不鼓勵學生自行求職,應把求職申請交輔導組統籌處理。

報道刊出,並送校方。最初校方並無特別反應,兩周後,新聞系同學按慣例將《沙田新聞》寄給各大報章。職業新聞工作者馬上嗅出話題的爆炸性,紛紛轉載兩篇對中大不利的報道。

風暴來了。

各報廣泛報道,並紛紛發表評論。以李卓敏校長為首的中大高層震怒,下令新亞院長全漢昇徹查,並要求學生輔導組「澄清」。輔導組隨即發公開聲明,否認曾指中大學生寫求職信技劣,並指《沙田新聞》「報道失實,深以為憾」。這裏必須指出,輔導組是在校方壓力下,公然撒了謊。據中大新聞學會調查,訪問進行時適有非新聞系同學在座,該同學力證報道真確,並無虛構。

其他中大同學和校友亦群情洶湧。校友紛紛致信校方詢問原由,並致函各報為中大辯護。校內同學則操上大學本部和新聞系,要求解釋。

面對內外壓力,校方決定採取悍然措施。五月廿八日,教務會通過兩項決定:一、《沙田新聞》停刊;二、在不聽取辯白的情况下,譴責四位新聞系教師,罪名是「有虧職守」。會上有人提出應予四位老師自辯機會,但最後會議通過,因「事迹昭然」,毋須多議,即予譴責。(新亞院長全漢昇等五人對譴責教師案投反對票)。

四位被譴責的老師,分別是當時的系主任苗祺(John Mitchell)、《沙田新聞》社長魏大公博士、顧問李宜培和另一位老師陳黃義敏。魏、李二人提出司法覆核,未能成功。其後,苗、李、陳黃三位老師不獲續約,黯然離開中大。魏大公博士有終身聘約護身,得保教職,但已大受打擊,意興闌珊,不到十年,便提早退休。

事隔三十多年,回頭再看,錯在校方,理在師生,是非黑白,絕無半點含糊。新聞系學生心無雜念、忠於事實,敢於報道,正是新聞教育精要所在,何錯之有?老師教導學生以事實為據,寫出有意義的新聞,理有何虧?中大權貴不堪面子受損,捍然踐踏新聞自由,蔑視教學自主,諸位教育家,又視教育為何物?

可惜在現實世界,要埋沒真相,顛倒是非,並沒有想像般困難。風波過後,新聞系遭受整頓,事在必然。新接手的系主任,是一位處事周詳,後來廣有名聲的先生。在他主政下,《沙田新聞》事件成為禁忌,短短一兩年間,嘎然停止在新聞系流傳。我在事件後三年進入新聞系就讀,在校四年,對這段歷史竟一無所知,畢業後因與魏大公老師建立了私交,才得知一二。 這時候,老師也不大願意提起這段往事了。

一段緊扣新聞教育核心價值、震動系內外的歷史,竟然迅速地、毫無困難地,在奉言論自由為圭臬的新聞系消失,不能不令人驚嘆。若有興趣深入研究,絕對是新聞學、政治學、社會學、宣傳學以至辦公室政治學的絕佳教材。

故事還有一段插曲。李宜培老師與國民黨頗有淵源,曾任宋美齡英文秘書,事件因而被抹上政治色彩。當年積極「放認關爭」的中大學生會,認為整件事是某方面刻意抹黑中大學生的陰謀,發表公開聲明,呼籲廣大同學「進一步認清和揭露這些報章對我們別有用心的歪曲和污衊的實質」。學生會並深信此一事件,「應與變幻中之世界局勢共同研究」,決定深入調查。

三十七年過去了,當事人走的走了,忘的忘了,為什麼還要重提這段沒有人注意的小故事?

不為什麼。只因從事新聞工作三十年,在公在私,見盡了多少真相一點一滴的被重新演繹,真金不怕洪爐火的信念,早已蕩然無存。早前因緣際會,看到當年一份調查報告,對事件了解更多,如不趁機寫下來,在互聯網留一個紀錄,總覺得愧對先師、愧對學生時代已能寫出好新聞的前輩、愧對引導我走進新聞行業的學系、愧對從不知道系內這段歷史的學弟學妹。

僅此而已。

資料來源:中大新聞學會「沙田新聞事件」調查報告書涉事學長記憶筆錄

文 馮德雄

編輯 蔡曉彤

fb﹕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連結



1 comment:

  1. "現實世界,要埋沒真相,顛倒是非,並沒有想像般困難。"

    在資訊匱乏的年代, 尤其如此. 六四屠城至今仍未被顛倒, 支聯會廿四年來付出的勞力心力, 居功厥偉.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