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0

【主場新聞】區家麟:睜開眼看維穩騷 (807)



 
這個時代的香港平凡人,無端端都會被拋上刀鋒浪尖。

十五分鐘的名氣,十五分鐘的侮辱。

當一個記者,你想簡簡單單地盡天職監察政府關懷弱勢?權力之天羅地網已滿佈關鍵要點,潛伏著的巨靈伺機而動,神不知鬼不覺。

當一位歌手,你想唱自己的歌,反主流而行,呼籲一些什麼人看清楚一些什麼事?你應該一早明白,日子不會安靜。

見到RubberBand「被參演」七一維穩騷,我想起很多很多人,當記者的、當主持人的、當官的、做生意的,一時不察,敏感度低,隨時成為權貴的幫兇。

也許,很多人無時無刻都面對RubberBand的兩難,煙花璀璨耀眼,我們會成為粉飾太平的棋子,還是叫人睜開眼的奇葩?

我們,不是每天都在掙扎嗎?

很多歌迷痛罵RubberBand,然而,若繼續內耗,自己分裂,誰會笑得最燦爛,誰得最大政治利益?請不要抱怨微細缺陷,這世界容不下聖人,也沒太多人不曾被強暴。

支持者們叫RubberBand辭演,他們也許不明白,每個經理人合約背後,牽涉複雜,辭演風險巨大,暗黑勢力偷笑兼必有後著;為了「原則」,不顧一切辭演壯烈犧牲?時機未至,亦不需在此時此刻。

我佩服在每個崗位堅持自己的人。這個時勢,不容易。

是誰說的,又忘了,中國大陸現時的治國方略,就是rule by bread and entertainment,飽暖思娛樂,吃好就是人權,娛樂事業就是維穩麻醉劑。

合上眼,看不見,迷信天花未散,接受蛇齋餅糉音樂會洗禮,享受大阿哥為你籌備bread and entertainment的歡愉,這一招,直指人心。

RubberBand 的《睜開眼》,有這樣的歌詞:

沒意識 學會了 矇住兩眼
迷信煙花未散
沒記憶 學會了 矇住耳朵
派對裡任意高歌

這樣的歌,應向誰唱?

七月一日,啟德停機坪上的一萬八千年輕人,正是要聽聽《睜開眼》的人。RubberBand,去唱吧,在台上,唱你們的歌,說要說的話,口在你口,結他在你手。那些七月一日在軒尼詩道的人,不再需要。

唱吧,讓大家在紅旗飄揚下狂喜,在烈日暴曬中倒下。人世間的荒謬,每天在香港上演,每一個人又怎可能天真地以為能獨善其身。

***   ***   ***

再談談七一「維穩騷」。

我確信這是明年對付「佔領中環」的預演,維穩大計的一部分。

很簡單,全世界搞露天音樂會,有誰會選擇酷暑時分兼烈日當空,一天最熱的時間,下午兩點開始?一般而言,這類音樂節乃黃昏時分開始,夕陽西下,晚霞乍現,舞台燈光亮起,才有氣氛。

熱得大汗淋漓,誰有心情聽歌,誰有心情舞動狂歡?

主辦單位說:怕太夜,細路仔無車搭。現在音樂會,六點鐘就完,你以為現時香港的中學生大學生,都是灰姑娘,下午七點鐘之前要回家吃飯報到?地鐵巴士七點後停駛?這樣的謊言,只能是詞窮的時候隨便編造。

主辦單位又說,這是一次表達訴求的機會,為了爭取一如日本台灣「巨蛋」一樣的演唱會場地。

吓?啟德體育館不是預計用來做演唱會多過做體育嗎?西九那一大堆場館不是為演藝事業而設嗎?西九大草坪、以後的啟德跑道公園,不是極好的露天場地。你們究竟爭取什麼?什麼時候突然冒出來的虛擬訴求?

聽到一些「鹹魚青菜,各有所好」論,謂開放的香港,貴乎選擇,大家各自各精采,自由行動,做乜要罵。

我們要看清楚,那是誰在組織,那些皆非純粹民間活動,旅發局、各區民政署都有參與,用的是公權力,鼓動商界贊助參與,部分是民脂民膏。運用公權力去製造鬥爭,和反對派對著幹,不應是我們社會所樂見。

最後,多口,還是要長氣,提醒大家。

還記得,2007年國慶,十月一日,因慶祝回歸十年,有人組織「萬人耍太極」,在啟德停機坪搞,約二萬人,只打了十數分鐘太極,已有29人中暑送院。

記住,今次是七月一日,仲夏最熱時,平均最熱31.2度,啟德停機坪,應還是石屎地面吧,聽說還是全企位,不設坐位吧,音樂節狂歡,更不會打傘擋著別人視線吧,一萬八千人,應該會很擠逼吧;若烈日當空,空地無遮無掩,下午最熱時,酷熱感覺可高達四、五十度。

而且,一萬八千人,不是聽歌十數分鐘,而是四小時。

不顧一切維穩,小心搞出人命。絕非講笑:懇請主辦單位,安排最少三百部救護車在啟德跑道,醫院要派額外醫生護士當值,進入危機處理狀態,應付當天集體中暑的求救人潮。

***   ***   ***
回歸時分:


原文連結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不顧一切維穩,小心搞出人命。"

那一萬八千人都是年輕人, 年青力壯, 大概不那麼容易中暑, 應該不必動用三百部救護車, 二百部左右就差不多了. 主辦單位應祈求七一那日天陰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