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9

【主場新聞】楊秉基:香港只有娛樂圈,沒有樂壇? (1398)

周博賢

周博賢

感激主場新聞找我寫專欄,第一篇《一切由家駒開始》得到超過一千個 LIKE ,叫人感到驚喜,也令我要進一步思想這個專欄的方向。《一切由家駒開始》推出已兩星期,期間發生了不少事,均引發了我寫與不寫的狀態,例如叛謀斯諾登、康文署《房間》事件、 RUBBER BAND 與維穩騷、擴建堆田區等。呆坐兩星期,最後還是因為蘋果日報一篇因 RUBBER BAND 維穩騷事件而出現的專訪,讓我不吐不快。

樂隊 RUBBER BAND 被指出賣靈魂,背棄了理想,背棄了群眾,為了金錢,向政治及權貴妥協接演維穩騷;一時間辭演不辭演,成為了一個不斷討論的問題。我個人當然覺得應該辭演,甚至應該解散 RUBBER BAND 。假若 RUBBER BAND 因為辭演而賠償,我相信可以像朱凱迪與何來般號召群眾集資,這變相也是一場有趣的社會運動。

有人擔心, RUBBER BAND 辭演或在維穩演唱會中作出任何行動會被公司雪藏。經理人合約問題仿似是樂隊的致命傷, BEYOND 早期便常與經理人 LESLIE CHAN 鬧不快,近期也有 SOLER 被經理人公司雪藏而虛渡青春。解散其實是 RUBBER BAND 一條更不錯的出路, RUBBER BAND 也許只是一個名字,其成員才是真正的靈魂;若因為公司接一個維穩騷而遺臭萬年,倒不如來一招置諸死地而後生,殺國家機器一個操手不及;而四位靈魂人物即時以 METAL BAND 、 RUBBER BAND 二世在七十遊行終點開一個香港反壞蛋音樂會,相信不少人會因此成為他們的終生支持者,總好過被網民嘲為膠之組合。

RUBBER BAND 最後選擇了繼續演出,把酬金捐出,完騷歸隊遊行;決定是否明智見仁見智,至少相對起另一隊已不值一提的組合, RUBBER BAND 雖然無進一步奪回失地,至少其態度正確。

維穩騷事件發生期間,社會提出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若果家駒還在生,他會帶領 BEYOND 參加維穩騷嗎?家駒的答案是怎樣,其實不難在他的歌聲與說話可以找到;時間永遠是最好的證人,他的言行舉止、他的歌聲、他的哲理,早已滲透在他的音樂大同世界;所以他可以影響一代又一代聽 BEYOND 的歌長大的每一位。

而蘋果日報隨後的一篇專訪,確令我不吐不快。

記者:廿年前, Beyond 黃家駒說「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廿年後是否仍然如此?

周博賢:呢句話係過氣,唔應該將樂壇同娛樂圈分割,娛樂圈有啲規則歌手要跟隨,要去遊戲節目保持人氣、接受八卦雜誌訪問。但大家都盡量喺自己作品表達對社會嘅睇法,喺現實環境罅隙做啲嘢,睇事唔可以過於簡單化。

相信不少人與我一樣,對周博賢寄予厚望,因為他與謝安琪的詞曲仿似天人合一,在情歌 K 歌畸歌泛濫的香港,確實是一道清泉,為香港樂壇帶來新靈感、新生命。一首一首反映社會、時代的歌曲讓聽眾們重新對「樂壇」二字充滿幻想。

但蘋果日報專訪周博賢,周形容家駒的劃時代經典金句「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是過氣,他甚至認為要去遊戲節目保持人氣及接受八卦雜誌訪問,確令不少人感到痛心。當香港樂壇長毛,樂壇良心竟倒退到認為歌星應去遊戲節目保持人氣及接受八卦雜誌訪問,「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並不是過氣,而是現實的寫照;你很難想像政壇長毛會說:「我們應該支持功能組別小圈子選舉來保持人氣」,甚至「我們應該接受中聯辦的密室談判」吧!

香港只有娛樂圈,其中一個原因是香港只有兩個免費電視台。他們不尊重音樂,把音樂當成娛樂,所以我們更應爭取開發免費電視;香港的八卦雜誌其實也只是一門生意,只為賣紙而做故事;香港要有樂壇的話,不是迎合這些現況,而這也不是樂壇中人的事,而是每個愛香港這地方的人均需努力的;有怎樣的聽眾就有怎樣的樂壇,有怎樣的音樂就會有怎樣的聽眾。

有人反問,若 RUBBER BAND 不簽大公司怎繼續發展?怎打開大陸市場?香港現在不是已經有一隊出色的組合樂隊,用行動告訴了我們嗎?答案是 MY LITTLE AIRPORT 。或許 MLA 不可以住豪宅,出入名車,但他們的情操非常高尚,而且有實力,有態度;他們不是靠上遊戲節目保持人氣,他們接受八卦雜誌訪問後,甚至寫一首歌提醒記者不要出賣靈魂;他們去年的中國巡迴演唱會,還不是繼續大賣特賣?

當何喜華也可以做錯決定支持思歪,我知道我們不能要求及期望其他人應該怎樣,而是你自己做過什麼去改變。家駒的另一句說話,永不會過氣:「生命不在乎你得到什麼,而是你做過什麼。」

妥協可以無極限,但不要為妥協找太多借口。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