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6

【評台】馬嶽:大雨﹒六四﹒回憶 (1693)

馬嶽

昨晚的大雨,我們這些上了年紀的人都會想起89年5月20日八號風球的一天。

1989年5月19日北京宣布戒嚴,午夜一班中大學生先集合了在烽火台,跟著衝了出新華社。我記得到我們讀聲明時已經在下著大雨,離開新華社時已經天亮,聽說已經是八號風球。「碌」回中大學生會,做了甚麼已經不記得(應該一定咒罵了李鵬很多次),聽說下午維園有遊行,又碌番出去。

到維園時已經橫風橫雨,集會很短便開始遊行到新華社(因為實在不可能站著,頂唔順)。我是有帶雨具的,包括著了風褸和帶了一把鋼骨遮,但發覺根本不管用,15分鐘雨傘便已報銷,只好棄在路旁。

那個年頭警察是不會替你開路的,89年時都是群眾自發用人鏈做糾察線。我一直當糾察渾身濕透地走,天色昏暗也不知走了多久,突然旁邊握著我右手的(不認識的) 男生問我:「你沒事吧? 你的手震得很厲害!」我望一望,發覺我的手真的震得很厲害,然後我發覺我其實整個身子都在顫抖,可能是因為又濕又凍,而我自李鵬殺氣騰騰的講話後﹐不自覺地沒有吃過任何東西。

遊行到了新華社,前面的人撐著傘(竟然還有傘!),後面的人根本看不見前台。華叔在台上大喊:「中國人! 不怕風! 不怕雨! 收遮! 」我心�嘀咕:「華叔怎麼這麼不科學? 中國人怎麼就會不怕風,不怕雨? 」話口未完,「伏」的一聲,所有遮收晒!令人無話可說。

我們很多當天有遊行的男生都有類似經驗,就是我們其後銀包拿出來的銀紙,兩三個星期內都是濕的。渾身濕透下,我們把銀包放後褲袋,當然會濕晒,而我們又只會得一個銀包,於是無論之後怎樣用燈照用火烘,銀包內�仍然是濕的。銀紙不斷放入又掏出,結果還是不斷「滲透」到濕晒。

所以﹐我以後集會遊行都不大怕下雨,每年五六月的六四集會遊行,總有不少機會下雨,但我的心態是:總不會比當年8號風球厲害吧,天氣不能是藉口(我當然仍然會帶雨具),要做的事情還是要做的。

當然,六月四日凌晨之後我明白,比起喪失生命,淋場雨實在算不上甚麼。

每一個運動參與者,都有屬於自己時代的時刻和體驗。我相信昨晚的大雨,至少對數以萬計的(特別是)年輕的參加者來說,是獨特的集體經驗。開始時是一種徬徨無助,因為根本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和要撐多久,接著是自發的此起彼落的「平反六四」和其他口號聲,到後來變成了一種咬緊牙關「撐到底」的堅持精神。2013年的64集會,把所有參加者的容忍門檻都大大提高。過了昨天之後,就有十多萬人覺得下狗屎也阻不了他們要爭取某些東西的決心了。就算這個運動再要搞多24年,今年集會的精神,已經變成了新的精神標準,並且會擴散到其他的民間運動。真正的人民運動不需要祈求滿天神佛加持,真正的人民運動來自你我的心,記著吧。

如果海洋注定要決堤
就讓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陸地注定要上升
就讓人類重新選擇生存的頂峰

1990年的六四集會後,當年港澳辦主任李後說:「全世界的悼念活動,你們鬧得最兇了,可以拿世界冠軍了。」我覺得這個世界冠軍香港實在當之無愧,雖然我希望從來沒有這個比賽。

原文載於作者6月5日之面書

評台fb:www.facebook.com/pentoyhk

The post 馬嶽:大雨﹒六四﹒回憶 appeared first on 評台 PenToy.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