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5

【蘋果日報】鍵盤戰士 一廂情願(資深傳媒工作者 吳志森) (1636)

三十多年前,我20出頭,還在念大學,是學生報的編委。那時候,西單民主牆運動方興未艾,民運組織林立,民刊如雨後春筍。香港的進步大學生,都爭讀魏京生、王希哲、劉青的大塊頭理論文章,為中國的前途出謀獻策,大家都以為一覺醒來,中國將會迎向民主。
後來的事實大家都知道了,魏京生一篇〈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觸怒了復出不久的鄧小平,一聲令下,取締西單民主牆,全國搜捕民運人士,稍為有名氣的無一倖免,全部判以超過15年的重刑,席捲全國的民主運動,一蹶不振,從此進入萬馬齊瘖的年代。
那時候,關心中國的同學,都非常氣餒。當時,我在學生報寫了一篇文章,細節已經忘了,大概的意思是:中國民主無望,我們應該忘記中國,應該集中關注香港,我們要在香港追求民主,兩地也要有所區隔,以免香港受到中國大陸的影響。
這篇文章在小範圍引起小討論,最後當然沒有甚麼結果。當年還未回歸,也沒有甚麼自由行搶奶粉,當然也沒有城邦自治的論述,同學個個都幾乎是大中華膠,他們的意見當然是一面倒的,依稀記得,還引來同學來稿批駁。
提起這宗塵封往事,只希望說明,今天主張中港區隔的城邦本土理論,並不是甚麼新鮮事,每隔一段時間,當中國大陸發生政治經濟的重大變化,就會有人沸沸揚揚提出這樣或那樣的主張。例如香港前途問題出現,最徹底的區隔,是夾錢買個島,把幾百萬香港人搬走,與中國大陸徹底切割。今天看來是個笑話,但當年真有人計劃推行。
還有一種是民主區隔論,就是用民主體制,用香港人的選票,建起一個緩衝的咕𠱸,阻隔中國大陸對香港的干預,這種書生論政,歷史證明,也只是一廂情願。回歸15年,香港民主體制只聞其聲,即使體制完成,能否成功區隔,效果成疑。
主張現實政治的城邦論者,應該心知肚明,絕對區隔只是一廂情願。港英時代,兩個國家兩個主權,大陸發生的政治運動,也嚴重波及香港。上一代人口組成,大多從大陸避秦南來。文革不只在香港引起極左暴動,武鬥後五花大綁的浮屍,從珠江漂到香港,除了不停打撈,如何與這些浮屍徹底切割與區隔?城邦本土派說香港人不要為中國人爭取民主,中國人如果享有民主和自由,會踩沉香港。獨裁有浮屍漂至,民主有蝗蟲湧入,為了保住香港,別無他法,只有一途,就是消滅中國了。
從現實的地緣政治看,香港能夠獨善其身,絲毫不受中國政治經濟民生民情的影響,只是鍵盤戰士們坐在電腦屏幕前,以為「打咗就係做咗」的幻想。中國沒有一個好體制,不只對香港,對全世界將會是一場災難。
後記:不認識盧斯達,雖然在網上爆紅,但我至今沒有完整看過任何一篇文章,沒有其他原因,只是我天生愚鈍又沒有耐性,看不明白。講真,我很害怕去紐倫堡兼下地獄,老師是有法力的人,真係唔講得笑。

吳志森
資深傳媒工作者

Hit一o下,動全新
即刻去Google Play Store,下載【蘋果動新聞】新版Android App:
http://bit.ly/appledailyupdate

自力更新方法:
1)到 Play Store
2)搜尋「Apple Daily」
3)登入蘋果動新聞App
4)按更新,即可動全新

iPhone新版App,將於7月登陸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