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8

沈旭暉:假如斯諾登被引渡回美國……

【咫尺地球】斯諾登離開香港後,美國官方發出連串聲明,似是對港府給予連串壓力。然而對美國而言,斯諾登離開香港,真的是最壞的結局麼?

國家撕裂奧巴馬提前跛腳

無論通過什麼途徑,假如斯諾登被任何政府引渡回美國,他除了肯定成為風雲人物,也會成為法律界寵兒,願意為他打官司的名大狀會蜂擁而至,國內勢掀起一場國 家安全、個人自由與網絡監控的大辯論。根據不同機構的民調,美國國內傾向支持國家安全和個人自由的不相伯仲,因為美國近年左右派的鴻溝,已不可能調和。一旦斯諾登回國,案件可能迅速變成進一步撕裂國家的導火線。而在這場大辯論中,居於右翼的共和黨會有斬獲,居於左翼的自由主義者也會有斬獲,奧巴馬卻可能裏外不是人,提前變成跛腳鴨。

美擔憂失主動權再爆新危機

在國際層面,斯諾登停留過的中、俄,與及和他接觸過、或盛傳會被他接觸的厄瓜多爾、古巴、委內瑞拉等國,都是美國的重點對手,華府不知道究竟有多少資料已 散落對方手中。假如斯諾登和這些國家有默契,在自己一旦被美國重判時,發出某種信號,讓他們從某處獲得機密資訊,這種本欄曾談及的「王立軍模式」,會令美 國防不勝防。據說目前斯諾登與《衛報》記者已有協定(他曾接受《南華早報》專訪,不知也有否類似協定),在他一旦發生意外時,秘密文件就會公布,這正是他 自保的手段。對美國而言,擔心的並非哪些機密被公開,而是自己不能掌握主動權,一旦在美國面對某種危機時,另一危機同時引爆,足以影響大局。例如若斯諾登 能在「適當」時刻提供確實證據,證明美國對某國進行網絡攻擊,這足以成為外交事件。

而且據斯諾登的香港代表律師何俊仁日前揭露,斯諾登並非單獨行事,而是有一個人數不止一個的「中間人團隊」,協助他籌劃一切。假如斯諾登在美國被重判,這 團隊若有成員在國內,有可能會爆料聲援,也有可能會繼而出走,製造下一個斯諾登。而假如他被輕判、甚或被判無罪,卻又可能擧發其他同行效法,揭露美國網絡 監控的更多漏洞。這類連鎖效應,也是美國執法者需要防微杜漸的。

倘報復香港 美犯低級錯誤

這當然不是說,所有美國人都不希望斯諾登回來。但在國家利益層面而言,也許,情願他在未來一段長時間留在國外的政策制定者,也有不少。據說美方提交給港方 的引渡文件連「斯諾登」全名也寫錯,此事不可能由一人經手,在一個嚴密體制下,犯這類低級錯誤,教人難以置信,假如發生在別的國家,經手人可能已被革職查 辦。美方後來又說,因為全世界都認得斯諾登容貌,名字已不重要,如此兒戲,更是匪夷所思。事實上,美方對香港愈是貌似憤怒,內裏愈可能是夜行人的哨子,主 要是演出來向國民交代。若最終真的大舉報復,這會是美國自眦軟實力的轉捩點,那才是真正的低級錯誤。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