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1

Vic - 我以為,八九民運的靈魂是自由民主 (301)

201361

今天是61日「國際兒童節」,我很想像個小孩般玩耍,而不是在這酷熱難耐的午後,寫不知給誰看的文章,談論什麼是「愛國」。但我不得不寫,因為看了今日明報社評〈「愛國愛民」讓路給「愛國愛黨」?荒謬!〉後,有些話不吐不快。

魯迅先生數十年前有一篇題為〈我們現在怎樣做父親〉的文章,當中寫道:「沒有法,便只能先從覺醒的人開手,各自解放了自己的孩子。自己背著因襲的重擔,肩住黑暗的閘門,放他們到寬闊光明的地方去;此後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這說法,令我印象深刻。我總覺得,理想的社會,不外乎如此。這樣的社會,是不必爭論「愛國」問題的──想討論的人盡可自由討論,只是如果人人皆可「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誰還想爭論什麼「愛國」?

今日的明報社評,有很多話令我非常反感,摘錄一二在此:

因為八九民運的最根本精神,就是愛國;支聯會領導香港市民堅持要求平反六四事件,最主要的精神支柱,就是愛國;若六四事件抽走愛國,則八九民運算什麼呢?若支聯會與愛國剝離,還靠什麼號召市民?

「愛國」是這場運動最重要元素,也是中共、特別是當年參與血腥鎮壓當權者的夢魘;若抽走了愛國元素,則這場民運算什麼,難道是中共定義的動亂?

當年,港人對八九民運熱切回應,並不因為認識與當權者鬥爭而遇害、被捕的學生和民眾,而是港人與他們之間有一條無形的紐帶連繫起來,那就是愛國。支聯會全名是「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關鍵在愛國,是持續團結市民抗爭了24年的最重要元素。可以說,當年港人支援學生,出於愛國,持續要求平反六四,也是出於愛國。

愛國是六四事件和支聯會的靈魂,支聯會應該制訂策略,適時重提此事,打破當權者壟斷愛國話語權的局面,使愛國不再淪為統治者的專利和禁臠。

不知是我一廂情願還是昧於史實,我總覺得,八九民運最根本的精神,根本不是愛國,而是反貪腐、爭民主、要自由;民主與自由,才是八九民運的靈魂。多少年來,最能觸動我心的一首民運歌曲,不是〈血染的風采〉,而是〈自由花〉。「但有一個夢 不會死 記著吧 無論雨怎麼打 自由仍是會開花」,唱到這一句時,我只想高呼自由,而絕不是什麼愛國。

那麼,當年北京學生與市民為何如此強調他們的運動是愛國的?卑見認為,那主要是對中共動亂說的回應,是出於自保的一種自我標籤,目的有如掛出「中國人」的招牌,希望同為「中國人」的中共軍人,不至於「中國人打中國人」。當然,我們都知道,這塊「愛國」招牌,根本發揮不了作用;中國人不僅會打中國人,而且會絕不手軟地屠殺中國人。當然,我不否認,八九民運的參與者,多數是以家國為己任的愛國者。但是,我們可以說,八九民運的最根本精神,就是愛國嗎?

我認為不可以。在我看來,愛國無論如何,不是什麼根本的精神,終極的目標,甚至連民主都不是。我們的終極追求,說白了,不外乎「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為了能夠「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我們必須有憲政民主,使得權力正當化(權力源自人民,公權力必須是人民經過正當程序授予的),確立人的尊嚴,保障個人基本權利(基本人權),使人人皆可自由地追求自己的理想人生。

一切的追求,歸根究底,是為了一個個活生生的個體之尊嚴、自由、幸福。「愛國」是一種異常虛妄的說法,歷史上以愛國之名所犯的罪行,罄竹難書。日本軍國主義是非常愛日本國的;納粹黨全名是「國家社會主義德意志工人黨」,是非常愛德國的;如今連本來強調國際主義、不愛一國一族的中國共產黨,因為理想與論述破產,也要祭起「愛國」這面大旗,高呼什麼中華民族復興的「中國夢」。「愛國」二字,沾了一身洗不清的污水,何其可悲。此所以向來愛國的李怡先生,也要激烈批評愛國主義。誠如魚之樂王教授批評,李怡對愛國之批判,容或不夠客觀持平,但是想到歷史上「愛國」思想如何誤國,那實在不算什麼。

明報社評的愛國論,令我非常不舒服。但我願意花時間寫這篇蕪文,想來我應該也是愛國的。只是,我絕不願沾上洗不清的愛國污水。我愛國,不外乎希望同胞能「合理的做人,幸福的度日」,不要自我作賤,道德淪亡,甘願作權力與金錢之奴隸,變成為禍世界的「強國蝗人」。我悼念六四,支持民運,不是為了愛國──至少,不是像明報社評說的那樣。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