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5

阮穎嫻、成名:官商勾結和病入膏肓的政制——評私人會所獲續約 (283)

香港各私人會所的個人會籍,動輒幾十萬甚至過百萬,很多要求數位現有會員推薦,並需要等待十年八載才能入會,論財力和人脈都絕非普羅大眾的玩意。香港現有70多幅私人會所地,總面積超過475公頃,足足是25個維園、或12個西九文娛區的大小。這些私人會所很多只付出1000元的象徵式租金,甚至以免費的方式得到土地,但以牟利方式營運。當中佔據的市郊地背山面海,環境清幽,如清水灣和深灣,亦不乏市區靚地,如跑馬地及九龍塘。光光是佐敦,就有7個這樣的會所。

根據契約規定,這些會所要開放給公眾使用,原意是協助政府推動體育發展。可是現在,大部分會所都收取高昂會費,會員只有幾千人,並拒絕公眾進入,淪為貴族特權。

立法會文件顯示,根據現行政策,有關地契須符合下述條件才能獲得延續:

(1)承批人沒有違反指定的批地條款;

(2)承批人獲批的土地沒有需要被收回作其他公共用途;及

(3)承批人對會員的政策不帶有歧視性質。

很多會所過去幾十年,沒有根據租約把場地開放給公眾,很可能違約。清水灣鄉村俱樂部就被揭發出租場地作婚宴活動,涉嫌違約。更重要者,政府常說欠缺土地興建房屋,這些土地亦有巨大需要被收回作公共用途。根據以上條款,政府實在毫無續約的理由。可是最近政府以所謂「先續約、後檢討」的方式,不去協調審議,不去設下較短的「檢討期」,亦沒有要求會所交出向公眾開放時數的報告,就毫不考慮為47張該類地契自動續約15年。政府提出的理由是,續約15年是一貫做法,承諾續約後全面檢討。

上水的高球會佔地170公頃,會員只有2000,即每個會員享有130萬呎的假日休憩空間。17萬劏房居民每戶卻只有百多呎的居住空間。

貧富的差距及權力的傾斜

政府一方面以土地緊張為由,提出發展新界東北、填海等破壞生態的計劃,另一方面卻白白放棄這批彌足珍貴的土地。這批土地,無論起公屋、居屋、夾屋或作公開拍賣,對社會總體得益都比續租給私人會所大。若根據土木工程署每100萬人需要1000公頃住宅用地的準則推算,剛續約的用地可容納幾十萬人。收回土地,令幾萬人放假少了個好去處,卻可以令最少幾十萬人安居,令生態暫時不受威脅。

政府此舉再次顯示本港貧富之間巨大的差距及權力的傾斜。富人可以違約而不受懲罰,得到公帑補貼,得到娛樂消閒的特權,窮人不能安居。我們的政府,再次站在權貴的一方。無他,在港式半獨裁體制下,我們的執政者只由689人選出,孰勝孰敗只由商人權貴決定,當選後自然要繼續服務權貴,加上商人權貴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通過功能組別分組點票,影響立法機關,難怪愈來愈多市民對本港長期存在的官商勾結感到憤怒。在半獨裁體制下,希望政府會落實社會公義,恐怕只是緣木求魚。

作者阮穎嫻為香港大學經濟及財務系助教,成名為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