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4

【獨立媒體】吳卓恆:五十九年義教傳奇:金文泰中學師叔專訪 (725)

IMG_4749
師叔與金文泰中學永久保存的20連冠獎盃,身後是羽毛球隊五十多年來其中一部分的優勝旗

(獨媒特約報導)做義工很容易,做五十九年的義工卻很不簡單。陳繼炎,尊稱師叔,在老牌中中金文泰中學擔任羽毛球隊義務導師長達五十九年。期間學校曾經連續四十五年稱霸女子學界球壇,戰績輝煌。光輝背後,師叔功不可抹。除了擔任校隊的義務導師,師叔亦十分照顧同學,為同學處理失物和打理球類。雖然近年患上癌症,但仍堅持日日返到學校,守護這一班學生。

由盧瑋鑾到盧覓雪,梁國雄到吳克儉,五十多年來見證一代又一代的學生入學、成長、畢業,培訓出超過一千位羽毛球員,帶領金文泰連續四十五年稱霸港島女子學界球壇。師叔已經成為金文泰中學的精神和核心價值。是次報導由一位金文泰中學舊生撰寫,記錄師叔的傳奇故事。
影像 (29)
圖片來源:金文泰中學金禧校刊(1976)

五十九年的堅持
陳繼炎在1954年畢業,那一年男子羽毛球隊打入了全港學界決賽,對手是男拔萃書院,熱愛體育的時任校長梁世華親自督師。「比賽很激烈,大家各取兩盤要打決勝局。當時的賽事是雙方各派兩個司線員監線,男拔的司線員竟將我們的好球判成出界。我們向裁判抗議,最後校長大方,決定算數。」這一個亞軍,使師叔下定決心要留下來爭取冠軍。

「另一個原因是,學校真的對我很好。當年我的聽力不好,又未有助聽器,所有老師在上課時總會都特意站在我面前,好讓我聽得到書。」會考之前,梁校長又為他親自寫信到教育局,好讓他不用應考英文默書,這樣才使他的國文和英文及格,考上公務員,成為郵政局文員:「當公務員工作穩定,又有長俸和各種福利,又可以申請住公務員樓。這都是多得金文泰中學,為了報答學校,當梁校長叫邀請我和另一位同學仇燊林幫忙擔任義務導師時,我就答應了。」

因為仇燊林年紀較大,所以大家都稱他為師父;陳繼炎年紀較小,所以就叫師叔。結果一做就五十九年。師父任教球隊三十八年後移民外國,師叔則繼續義教至今。在這半個世紀的日子裡,他們帶領了金文泰中學連續四十五年奪得女子羽毛球學界總冠軍,又培育出多位香港隊成員。

五十多年來,師叔訓練出不少出色球手,這些球員的名字他都一一記在心中:「余麗利是最好的球員,她和鄭燕瑟、賴國梅都是香港隊隊員;梁壁聯是香港女單、女雙和混雙三冠王,她更是前香港羽毛球隊總教練。」以往校慶更會親自編寫隊史,刊於校刊之中為球隊記下歷史。
IMG_4692
師叔及師父為金文泰中學金禧校刊撰寫隊史(1976)

為教波棄升職
不過光輝背後,師叔為了羽毛球隊作出了許多的犧牲,不但放棄了升職加薪的機會,更冒上生命危險開電單車回校:「當年我是二級文員,本身可以升職做一級文員,甚至局長。但升級後放工時間會延遲,又可能要到長洲、沙田等地方上班,這就不能教球了。因此我跟局長說不升職了,我還騙太太是因為耳子有問題才不能升職呢!結果薪金和退休金加起來,我失去了一百多萬。

以前學校位於堅尼地道,與皇仁書院共用校舍,很接近郵政局。1961年學校搬到炮台山,當時又沒有地鐵,只得去學開電單車返學校,差點命都沒有了。家人最初都覺得很危險而反對,但我考電單車牌和私家車牌時都是一次過的,我也不爬頭、不開快車,三十五年來都沒有意外,證明我很有能力去控制機器的。」

儘管如此,師叔沒有後悔過擔任義務導師:「學校幫了我很多,就算是二百萬、三百萬我都不會走的。」
55-DSC04437
金文泰中學每年都會向師叔頒發感謝狀,此時師生拍掌超過三分鐘

學校的活見證
在師叔眼中,羽毛球隊的同學是一群文武全才的年青人,其他同學的品行也很好,就是有一點「大頭蝦」。但他亦感嘆,這幾年無論是球隊成績及同學質素都正在倒退。

記得以往每逢有同學在操場或更衣室遺漏錢包和冷衫,師叔總是親自到班房,寫下一些有趣的打油詩叫同學認領。「學校的失物制度很差,當同學向校務處報告失物的時候,沒有登記姓名和時間的。在失物櫃裡有許多東西都沒有人認領,有些還是寫了名字的,不見東西的同學真的很慘。」因此,他拾獲失物時都會親自拿上班房:「我有全校體育堂的時間表,所以可以很容易的找到不見東西的同學,基本上有六七成都可以找回的。」

他又為學校對體育的支援不足感到無奈:「以前出去比賽只會用二十元一筒的球,但外面比賽的全都是五十元一筒的,我和師父只好自己夾錢;到了近年學校開始沒有批出十五萬元的教練費,有同學因為支付不起教練費而被迫退出球隊,很可惜。」

今天球隊成績已經大不如前,幸好球員和學校也開始有所醒覺,亦有舊生仿傚師叔回校義教羽毛球。不過成績和品德則是師叔能力範圍以外:「現在的老師工作很繁忙,壓力又大,有些好老師都離開了。他們沒有時間做好學生的品德培養,也不怪得他們。成績方面,其實學校是可以開多一點補底班的,幫助有需要的同學。」

師叔對金文泰的同學仍然有所期望,當問到如何令學校重上正軌,他答得很玄妙:「搞掂餐飯先!學校的飯盒一點味道都沒有,所謂民以食為天,好的午餐對學習是很重要的。還有學校不要做太多無謂事情了,希望老師們能開少一點會,多點幫助同學。」其實這又何止是金文泰的問題,根本也是全港許多中學的問題。
IMG_0195
師叔與同學,圖片由金文泰中學攝影學會提供

身教學生
歲月不留人,師叔的身體已經大不如前,但勝在尚有一班同學將師叔的精神傳承下去。「他每逢小息和午飯都會留意同學的表現,有潛質的就會邀請去訓練。校隊每場球賽都會到場督戰,連對手的比賽都會去觀看。」中五的莫同學在初中被師叔發掘入羽毛球隊,他認為師叔最大的貢獻除了是技術上的承繼,還有無私的奉獻精神:「我相信大家都是師叔而戰的,因為他我們才有動力去比賽。而且他不只對羽毛球隊好,對所有體育隊伍都很細心,試過在水機壞的時候幫同學煲水再雪凍,真的很感動。」

前隊員張振煒則說:「師叔根本就是羽毛球隊的經理人,對大小事務都十心關心和了解。隨時間過去,師叔日漸年老,當我知道他患有骨癌仍為羽毛球隊付出那麼多,真是十分心痛!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只為了羽毛球隊,而是所有同學,我都相信金文泰有許多同學都感受到這份熱誠。」

另一位前隊員徐曉恩則在師叔身上學會了對夢想的堅持:「他作為退休人仕,理應可以好好享受生活的。但他熱愛球隊、熱愛學校,即使使的付出在旁人眼中很微不足道,但正正是這種不求回報的堅持,金文泰羽毛球隊的精神才得以延續。」

近日師叔身體開始轉差,不少羽毛球隊的前隊員、以致其他同學聽聞後都一呼百應,正在籌備一場大型賽事,又計劃成立「陳繼炎羽毛球發展基金」延續師叔的精神。或許師叔的故事很平淡,但正正是這一位普通人,連起了每一代、每一位的同學,這種共同精神在平凡中展現出不簡單的光輝。

編輯:黃俊邦

延伸閱讀:
採訪手記:召見記者圖河蟹?</a>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