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9

【評台】阿果:龍小菌的兩張面具

龍小菌2

小時候到內地旅行,導遊在旅遊巴上事先張揚,當晚有變臉表演,精彩萬分。我狂吞口水,屏息以待。結果那夜,變臉大師在團友面前手舞足蹈,換了一張又一張的臉。團友們拍案叫絕,我卻呆在原地,嘔吐感覺直湧喉頭。作嘔,除了因為川劇臉譜對小孩而言過於驚嚇,還因為大師臉上的面具,似乎永未脫完。自此,我恐懼面具,痛恨換臉,每見尼古拉斯基治、禮服蒙面俠和梁振英,例必心口作悶,呼吸困難。

令許多人心口作悶的,近年可能還有龍小菌。社會學家Erving Goffman說,社會是大舞台,局內人無不戴上面具,落力演戲。最近幾年,曾任職中學教師的龍小菌,嚴格遵行大師教誨,堅拒以真面目示人﹕最初藏身幕後,專注二次創作,大唱改編歌曲;去年開始戴上面罩,到鬧市獻唱,吶喊「誰可聽我唱歌」;及後更獲唱片公司垂青,舉行個唱,推出唱片。這歌手的發迹故事,有血(因長期戴面罩曾患肺炎,甚至暈倒後台),有汗(每次演出定必汗流浹背),有時代意義(受惠新媒體走上主流的又一成功例子),絕對賺人熱淚,發人深省。

 脫下面具後的反差

然而大部分港人毫不買帳﹕媒體慣以「恐怖面罩」、「紙紮歌手」招呼,笑她「嚇壞細路」;網民認定她「無面見人」、「又要威又要戴頭盔」。無論龍小菌怎樣解釋自己的舉動(「為怕失去教席而蒙面」、「想歌迷專注歌聲」),群眾依然少理,集體作悶。直至兩星期前,她「順應民意」,撕去面罩,結果一脫成名,令媒體倒戈(冠以「苟芸慧+李珊珊」的美譽);平民變臉(自拍照引來二萬讚好)。對眼前驚為天人的龍小菌,人人忽爾心跳加速,呼吸困難。

我和許多香港人一樣,重外輕內,逛街市每每買中外強中乾的西瓜;龍小菌除下面具,還原靚靚,自然舉腳贊成。不過因為好奇(八卦),我其實更想了解,眼前這個女生,當初為何願意戴上面具,矢志不除,現在又有什麼驅使她以真面目示人。於是最近幾天翻揭雜誌,求問網民,終於發現幾個不同的解釋版本——去年龍小菌接受電視台訪問,說自己熱愛唱歌,但礙於教師身分,不便露面(及後被踢爆原來她出道時已辭去教職);露出真面目後她坦言,長期戴面罩「對身體唔好」,又說想為一個失聰歌迷帶來「視覺效果」;至於網民則高呼「根本早有陰謀,蒙面不過想引人注意」。幾日後龍突然擔任補習名師,更引來圍攻:「終於畀佢恨到!」這些說法,無法驗證,我其實不置可否。

 推翻昨日的自己

真正吸引我注意的,是近日一篇雜誌專訪﹕原來龍小菌體重曾達250磅、褲頭42吋,一直喜歡唱歌的她中二起參加過無數次歌唱比賽,伴隨歌聲的,卻總是旁人的嘲笑;她試過跟心儀男生表白,卻換來一句「如果你瘦咗我一定追你!」為了一圓歌星夢,龍由2009年進行「地獄式」減肥,其間繼續在網上高歌,戴面罩演出,直至最近減去132磅後,重拾自信,方願意以真身示人。換言之,她戴上假面,其實是因為覺得自己的外貌、身形,難以符合他人(對女歌手的)期望;她之所以現身,最重要原因其實是自己減肥成功,準備就緒(雖則接受訪問時其經理人仍然強調,她手臂未減好,不得穿無袖衣服)。Erving Goffman說,「面具是更真實的自我,即各人期望達到的自我」,龍小菌可算是最佳例子。

這個跟《瘦身男女》鄭秀文飾演角色近乎無異的故事,勵志積極,但亦教人心寒。若然龍小菌戴上面罩,真箇如她從前所言,是一場勸告世人別再用眼聽歌的革命,那麼她減肥、除下面具的英勇舉動,就正好將整場革命,完全推翻,甚至反過來,令那些跟從前的她處境相同的肥仔肥妹,陷入更艱難的境地——想一圓唱歌夢想?想拍拖?請先符合社會期望,扮演一個受世人擁戴的假人!我害怕面具,厭惡假臉,故此支持龍小菌的舉動。可是她脫下那嚇人的面罩後,臉上又竟掛上另一張假面,一張迎合媒體口味,令大眾尖叫的美麗假面。變臉大師的表演,忽爾重現。

 由別人創造自我人生

這些年來,我們聽過龍小菌用歌聲對抗政府(在反國教、七一集會上獻唱)、關懷邊緣(《救援》)、扶持弱勢(《我的奀餐》)。因為出身新媒體,她跟傳統歌手不同,有廣大網民「撐腰」,可以毋懼固有體制,漠視雜誌眼光,自由地放聲表達自我。即使戴上面罩,她仍然是這城罕見,有血有肉、有掙扎有感情的一個真人歌手。當然我們也得明瞭,長此下去,她的舞台始終有限。為了踏足更廣闊的舞台,她唯有努力減肥,脫去面具,進入體制,參與一場截然不同的遊戲。不過從此以後,舞台是寬闊了,歡呼聲是響亮了,她卻要換上另一張繫得更牢固的面具,割捨昔日的自由,和更多跟自己戴上相近面具的青春少艾,同台較量,博取閃光。她或許獲得了掌聲,卻很有機會失去自我。

但我們又真的可以怪責她嗎?Erving Goffman說,我們身處的這個大舞台,不單有演員,還有旁觀者。演員會觀貌察色,從觀眾的表情反應,揣摩他們對自己的期望,然後換上相應的面具,冒汗演出。龍小菌之所以戴上面具,甚至脫下再戴,根本跟群眾的迴響,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這些年來,主流媒體、市民大眾,有誰不曾為蛇腰歡呼,為美貌喝采?我們踐踏胖子,鞭躂醜女,又自相矛盾地討厭假面,諷刺整容女星,矢志追求真實美。說實話,沒有講過「你瘦左我就會追你」的男生,哪會有戴上「紙紮面罩」,在街心渴望世人別以貌取人的龍小菌?沒有戴上「性別霸權」面具的觀眾,又哪會有拚命減肥,明艷照人,當上補習天后,準備接拍瘦身廣告的龍小菌?

龍小菌脫去面具,還是面具,全因你我只顧咒罵,遺忘自己臉上,同樣掛着令人心口作悶的一張張,假面具。

編輯 胡可欣、蔡曉彤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評台fb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