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9

【主場新聞】孔令瑜:為一切人,成為一切 (815)

為一切人,成為一切。Omnibus Omnia ,是聖保祿中學的教訓。

在八十年代,我在母親的安排下,插班入讀聖保祿小學,後來升讀聖保祿中學後,在那裡渡過快樂的童年。記得在畢業時,修女再次和我們解釋學校的校訓,就是這句拉丁文, Omnibus Omnia,英文譯作 All things to all men,中文我記得是一視同仁。意思應和目前在網頁上的亦是差不多,「為一切人,成為一切」,普助世人,無分種族、宗教及社會階層。

有教無類的年代

目前香港貧富懸殊,社會分化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我不時會感到慶幸,當時社會矛盾不及目前。我自己在一間天主教學校成長,班中的同學有來自貧窮、基層家庭,亦有富裕、貴族背景的。但我們都是一起上學、玩耍、讀書,無分彼此。老師對不同背景同學的處理亦是差不多,沒有特別厚待富裕家庭的孩子,對我們這些既頑皮又來自基層家庭的孩子,亦是有賞有罰。我記得有一次我們幾個同學放學時經過黃泥涌道,協助一名拾荒的老婆婆拉紙皮,被坐在電車上的老師見到。第二天上學時,老師一方面問我們的校服有沒有被弄髒,另一方面亦讚賞我們,說我們是實踐了基督關愛窮人的精神。孩子年代很少被老師稱讚,所以印象特別深刻。

以前學校規定天主教的同學要定時向操場中間的大聖母像獻花,我當時每天只有幾元上學,但買花的費用卻要百多元,我知道父母工作辛勞,不忍向他們索取買花費用。第二學期開學時,修女要求教友學生舉手,以登記獻花的次序。我便嘗試隱瞞身份,但卻被修女揭穿。我於是坦白向她提出困難,結果獲得體諒。我沒有因為自家的貧窮而自卑,反而感恩自己能坦白,並得到學校的體恤。我在畢業前,亦曾去信學校老師,建議取消這些獻花的處理,以減輕學生的壓力。年輕的我,深信老師們是會明白的。

在我成長的年代,在那間孕育很多女孩子成長的學校內,貧窮不是罪,即使家中一貧如洗,我們仍然得到公平教育的機會。但是,當學校轉成直資中學之後,那些樸實的校風,那份關愛和體恤貧窮學生的精神,仍然可以保留嗎?今天,貧窮是否就成了咀咒?出生基層的孩子,就不能得到上帝的祝福,沒有機會在這所樸實的學校中接受教育?

我們原是窮人的教會

請別忘記,上一代為教會辦學有不少躹躬盡粹的前輩,和那許許多多來華透過辦學來傳福音的傳教士。他們是以血汗而為我們築造了這些寶貴教育事業的。初期教會就已經是一個為窮人的教會,以愛德去過濟貧的生活。『眾信徒們都一心一意,凡各人所有的,沒有人說是自己的,都歸公用。』(宗 4:32) 以致『在他們中沒有一個是貧乏的人。』(宗 4:34) 聖保祿宗徒當時亦過著非常清貧刻苦的生活 (格後 6:3-9)。聖保祿宗徒更大力勸勉外方教會的信友,要互相幫助。他鼓勵富有的信眾,要將自己有餘的財富分施給窮人,好使他們能彌補窮人的缺乏(格後 8:14)。

天主教教會從一開始本身就是一個分享的教會,用愛德去關愛窮人的教會。

以前的老人家說天主教是麵粉教會,因為當時教會透過對貧窮人的幫忙,讓饑餓者得食物、讓孤兒得到照顧、讓貧窮孩子識字,從而令他們可以認識教會,透過領洗加入教會的家庭。雖然今天的香港社會已經是個國際社會,無需再排隊輪候救濟。但教會仍是昔日的教會,仍是昔日由耶穌和門徒建立下來的教會。教會的價值觀幾千萬年來沒有因為時移世易而有所轉變。

教會要以身作則

世界主教會議於1971年發表的訓導文件《世界的公義》,就提醒教會有責任要以身作則,為公義作見證:「所有提倡公義的人都要以身作則,因此教會亦要反省她的行徑、生活方式和財富《世界的公義》40 」,同時,「教會的生活和對財物的管理應有助向窮苦的人傳揚福音,假若教會看來與富有的和有權勢的人連成一氣,她的公信力便會減少《世界的公義》47」。

最近羅馬教廷宣佈冊封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以及若望廿三世為聖人。若望廿三世為普世教會召開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為教會推行一連串進步的變革;而若望保祿二世更提出 “Option for the poor”『以貧窮人為優先』的概念。他在1987年發表的《論社會事務關懷》通諭,更特別提出『選擇窮人或特別關愛窮人。這是一種選擇,或是一種實踐基督徒愛德的首要的特殊方式,整個教會的傳統都為此作證。』「以貧窮者為優先」,並不只是教會要表達的思想,而是每個基督徒都要實踐的使命。

在今天讀這份通諭,和我們坐在記者會要求聖保祿修會收回申辦直資學校的決定,令人感覺特別悲涼。修會作為教會的辦學團體,他們應該通過自己的影響力,協助社會將貧窮的問題減少,從而使世人在修女的言行,修會的工作上,在學校的學生上,認出我們都是基督的追隨者,而不是特別關愛金錢,權力和富人的偽善者。

我記得, 陳日君樞機當初反對校本條例時,就因為此條例會破壞教會辦學的精神和理念。教會辦學,除了為學生提供教育機會之外,更重要的是把教會的理念,天主教倫理道德觀灌輸在教育之中,讓學生在聖經的指引和福音的精神下健康成長,進而造福人群,共同創造地上天國。校本條例下,教會的辦學理念將無法在學校教育中得以落實。

優良的教學資本私有化

很可惜,將一間原本由修會辦理,政府津貼的學校轉為直資,變相將教育事業商品化,亦是違反教會辦學的理念。成為直資的聖保祿中學,我相信母校仍然可能造福人群,但這僅限於一小部份的富裕群體。正如在動物農莊的世界一樣,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更令人感到可惜的,是校方的諮詢程序,既倉卒而且馬虎,令家長在沒有認識和完全了解情況底下,貿然將要求交教署審批。過去經驗告訴大家,直資學校的學費年年加,令基層家長嚇怕而不會提出申請。

過去不少家庭把他們的優秀子弟送入傳統津校就讀,而這些傳統學校的優良教學資本,都屬香港社會大眾的共同資產。但當轉直資後,這些優質教學資產就被封閉及壟斷和私有化。這不僅背棄教會的精神,亦是根本地違反公義的教育原則嗎?

以前香港的公立學校制度,包羅了所有傳統名校(包括官、津、補學校),並向全港學生開放。這個公開、公平的公立學校制度,為來自不同背景和家庭的學生提供了一個比較均等的機制。而在貧富懸殊日益惡化的今天,公平的教育制度顯得尤為重要,令人失望的是,連幾十年來標榜「一視同仁」的聖保祿中學亦要向世俗低頭,以金錢掛帥,放棄了一直堅持的教育理想。

請母校懸崖勒馬

據我所知,不少教會學校亦繼續以津校方式辦學,如華仁、喇沙、瑪利諾等。我不能理解聖保祿中學為何要在倉卒的情況和家長校友的指責聲下,仍然堅持要轉為直資。我期望母校可懸崖勒馬,收回決定,並繼續秉承教會和福音的精神,以公平、公義、一視同仁的原則,繼續為社會各階層的學生辦學,作育英才。

陳樞機於2011年10月曾為校本條例在終院的敗訴而絕食三天,他的新聞稿有這一段說話:「我們悲哀,但不絕望,上主是歷史的主宰,我們把一切憂慮放在祂身上,祂會照顧我們。願祂藉著支持我們教育理念的教育人士、教友或非教友,使在還掛著天主教名字的學校裡的青少年們還能得到這真的天主教教育,明白而追求人生的真正目標,也幫助社會上人人都能過一個快樂而有意義的人生。」

我相信這段說話亦適用於今天聖保祿中學的情況。我期望聖保 祿的 老師,校友,同學、家長可齊心一致,捍衛教會辦學的精神,以一視同仁的原則,具體地落實在我們的母校中。

謝謝!

(本文為作者於今日反對聖保祿中學轉直資記者會的發言稿,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