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23

【輔仁媒體】Shadow:笑得太多 (742)

 

笑容,是快樂的泉源,簡單的臉部動作,平凡的聲音,足以讓人開心愉悅。

只不過,有時笑聲太多,未必代表真正的開心快樂,而不過是泛濫了的虛偽而已,笑容笑聲,也失去了讓人感染人歡樂的作用。

 

要說「泛濫的笑聲」,拿《May姐有請》這個飲食節目相信是最好不過。

顧名思義,May姐是這個節目的主持,除她之外還有思琦妹和沈卓盈,每集請嘉賓共煮一兩道餸菜,互相寒暄傾談幾句,又會到外地品嚐道地佳餚,就是這樣就播足一個小時。

飲食節目本來就是很難製作的,難度不在於尋找美食佳餚,而是在於主持人運用自己的言語或其他方法,表達出食物的味道、質感、香味,總不能每次都只能說「很好味」「很新鮮」這類千篇一律而客套的說話,更不能像一些主持人一樣說:「食丸子有丸子味;湯很有湯味」,說了等於沒說一樣。

那May姐怎樣解決這個技術問題呢?要不去進修文學學多點關於飲食的形容詞?她的做法大概就是「以笑遮醜」。看到船家釣到一尾大鱔,她們在「哈…哈…」;見到流沙包流出汁,她們在「哈…哈…」;思琦妹說了些無聊說話,她們還是在「哈…哈…」。

不禁一問:該笑的地方在哪兒?

但這樣的笑聲,充斥了整整一個小時的節目,難怪有網民索性把她在節目內的笑聲剪輯成短片,多諷刺。

我不能夠完整地看一集《May姐有請》,除了是因為內容枯燥乏味外,就是因為May姐和其他兩位主持的笑聲,實在是太浮誇,太虛偽,都演得太過了。看一條魚釣上來了,可以輕輕一笑,怎麼可以笑足幾秒?嚐到美味的佳餚,可以會心微笑,滿足開懷地笑,又怎麼需要把笑聲無限延長呢?

只怪太虛偽,笑得太空洞,笑聲也泛濫了,沒有值得一笑的地方。亦也許,是May姐笑點太低,容易滿足吧。

笑聲與笑容,本來是可以予人友善親和的形象,只是一旦做得太多,只會變成虛偽的面具,不值欣賞。

 

我總是相信,笑聲是會傳染的,但前提是真實的笑聲,而不是勉為其難地製造出來的笑聲。

其實無論是本地和外國的遊戲或綜藝節目,當內容是會惹人大笑或有趣的時候,幕後製作總會加上一些「觀眾笑聲」,但很明顯地,這不是現場觀眾的歡笑聲,而是預先錄製的笑聲,製作單位大概是為了營造出節目內容搞笑的氣氛而後期加上,看看《獎門人》便可以知道,而即使是外國的《笑笑小電影》亦如此。

我不否定在遊戲和綜藝節目中後期加上「觀眾笑聲」以營造節目歡樂搞笑的氣氛,只不過觀眾的思想都是理智的,有時節目內容或主持嘉賓的動作說話並不惹人大笑的話,觀眾是不會有反應,不會打從心底裡笑出來的,勉強加插「現場觀眾笑聲」只會適得其反。

 

再舉個日常生活的例子吧。總會曾經試過一班人在聊天時,有人有意無意地說一兩句爛笑話,而人們明知這是不好笑的,卻硬是要勉為其難地笑出來,就像是要為了討好對方而做出來;又或者老闆說了一些話,無論是好建議還是廢話連篇,打工的只能一笑置之,敷衍過去,黃子華在《絕代商驕》把這行為稱之為「陪笑」。

也許我們在生活之中,不知不覺地為了建立稍為良好的人際關係,無論對方的說話內容是甚麼,只會機械式地笑,卻找不到該開心快樂地笑的原因,笑得空洞,笑得沒有意思,只是為了迎合他人而一起「陪笑」了。

 

當笑也可以是虛偽的時候,那人與人之間相處時的快樂會有多麼真實呢?

總覺得,開心快樂不難,笑一笑便是,只是笑得太多的時候,說不定自己會慢慢發覺,其實自己是一個戴著強顏歡笑的面具的憂鬱笨蛋。

有時寧願你哭出來,也不想你勉強地笑,寧要真實地道出來,也不要虛偽地笑出來。

 

圖為網民製作短片截圖:

(編按:重口味影片可能會引起不安,慎入)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