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0

【輔仁媒體】黃文萱:而被我們遺忘了的流行音樂 (719)

有沒有想過,隔壁乘客響起的電話鈴聲、 電視劇或電影背後響起的背景音樂、又或者是你電話裡藏著的幾首歌曲── 我們所謂的流行音樂,對你而言,是什麼?

 

 

上星期六是台灣金曲獎頒獎典禮,一個由台灣文化局主辦的台灣最大型的音樂獎。而以上這段表演,是當晚收視率最高的一段,而卻是最少被媒體報導的一段。而我相信大部份香港人,除了「五月天」外對於這些表演者相當陌生,所以在此節錄表演主策劃人之一,五月天主唱阿信一段解釋的文字:「《三個傻瓜》,是這些小小Live House收容了我們這些從升學主義掙脫出來的逃兵,一頭鑽進了搖滾世界。《乾杯》,我們歷經了成長與歲月的洗禮,直至今日。我們也邀請了董事長與亂彈阿翔,唱出《山地醉拳》與《良心》來呈現音樂祭的蓬勃,與展演環境的萎縮兩個場景。而四分衛的《起來》,則象徵了2013年的此刻,無論如何我們還站在音樂的牆頭,不肯燃盡。」

簡單來說,這段表演是一堆搞樂團搞了十幾二十年的人(香港叫BAND仔),藉著能在金曲獎演出的機會,向台下列席的官員們,包括現任文化部部長龍應台,用歌曲去為台灣Live house問題發聲。台灣Live house問題簡單來說,就是台灣政府一直不肯讓培育了世世代代音樂人的Live house正名,這些音樂場所無法以一個合法的方式經營下去,很多有名的、養育了很多著名樂團的Live house都被逼結業,讓本已難捱出頭的樂團界失去表演機會。當晚這段表演感動了很多台灣人,但當中所觸及的話題敏感,各界媒體猶如「被打臉」,而把話題總是集中在金曲獎上的「花生」及八卦,對這段表演大多都只是約略帶過,並不深入討論。

 

 

台灣音樂人為不同社會議題發聲在近幾年變得普遍,而歌手當中不乏「大牌」,例如蘇打綠公開反媒體壟斷;張懸、FIR主唱飛參加守護台灣東海岸的活動,或者是陳綺貞和眾多歌手一起參與「反核電」抗爭等等,這些歌手身體力行,不旦用他們擅長的音樂去表達訴求,更親身參與其中,用公民的身份去發揮他們的影響力。反觀香港,不但甚少歌手願意這樣站出來,而在今年七一,音樂表演更被當成統戰的手段之一。當中可憐地「中伏」的Rubberband,在事前被人罵得狗血淋頭,但某程度上來說也是件好事,證明香港某些人對他們仍然充滿期望,而事後他們亦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他們的選曲清晰地表達了他們爭取民主的立場(可惜又被CCTVB河蟹了)。

儘管愈來愈多香港歌手曾經在不同社交平台上,分享他們對某些議題的看法,但在我看來都曇花一現,往往都是在網民哇哇聲地轉貼之後就銷聲匿跡。就算是唱紅了《囍帖街》的謝安琪,亦不過像是一個發聲機,將幕後音樂製作人的心聲唱出來,而並非她本人的取態。近來比較成功的都只能算是黃耀明和何韻詩所發起的大愛同盟,既發起遊行亦親身策劃及力挺,但由於同志平權議題相對來說已算較輕,因為不涉及任何既得利益者。而往往涉及到既得利益者的議題,例如大財團霸權,例如民主,歌手們就總是畏懼當眾表態。

這是源於整個音樂產業生態的變換。愈來愈少人買唱片,因此歌手的主要收益,就當然並不是來自只能賣幾百張的唱片銷售。雖然演唱會仍然是賺錢的,但香港看表演的風氣不盛,場地亦少(大部份都是大場如紅館/九展,露天的草地又會被投訴),對歌手能力和場數都有限制。因此,廣告、代言、大陸的商演,才是歌手們的重要收入來源。跟台灣不一樣,香港的音樂市場無法撐起這些歌手,自然,歌手們要交代的,並不是聽他們音樂的樂迷,而是那些大商家大財團。於是歌手不敢得失任何一方,深怕被封殺。再者,有些為求賺錢的歌手及唱片公司,就為求符合廣告或表演就粗製濫造音樂,旋律入耳歌詞夠有共鳴就算,再沒有人管編曲概念製作包裝MV。 加上這幾年,TVB一台獨大,和四台的唱片風波令歌手毫無曝光機會,而本來已經差強人意的唯一的電視音樂節目《勁歌金曲》變成娛樂節目,各台音樂頒獎禮公信力又極低,歌手幾乎無法從頒獎禮得到任何正面認同或宣傳。於是,做音樂在香港來說,變成一件無比艱難的事。

 

 

於台灣金曲獎同一天,勁歌金曲舉行第一回優秀選,高下立見。

 

何韻詩曾經在台灣某訪問節目上提及,自己曾經一度對做音樂很灰心,因為當時推出一些關懷社會議題的專輯,而回應並不如預期。(當時她推出了關懷精神病患者的「十日談」紀錄片及專輯《Ten Days in Madhouse》)結果,在她灰心之際,台灣的金曲獎她入圍了最佳女演唱人,這給了她一個很大的肯定,才鼓勵了她繼續唱下去。這是一個很諷剌的現象,很多香港音樂人,反而在台灣才得到表揚。今年的台灣金曲獎,六個女歌手入圍當中,有三個是香港人。最後拿了這個獎項,及連同更多大獎項的,是我們都遺忘了的香港歌手,林憶蓮。還有盧凱彤、方大同、何韻詩、甚至是莫名被網友封殺的G.E.M,都似乎在台灣才能得得到認同。

雖然唱片業萎縮是全球問題,但香港缺乏表演場地及政府資助,於是在鄰近國家中下滑的最快。台灣仍然有不少Live House在支撐,還有春天吶喊、春浪及不同大小型音樂節,很多歌手樂團可以將重心轉移至現場表演,再慢慢想辦法出碟做音樂。韓國雖然常被嘲諷只推出流行偶像,但由於有電視台互相競爭及政府著重文化及娛樂輸出,即使不算太著重音樂本身,但無可否認的是,無論是電視台的音樂節目、或歌手自己的MV和唱片,製作質素亦非常之高。

或者你會問,香港樂壇死掉又如何,它不過是其中一樣娛樂事業。 的確,音樂對某些人來說,不過是短短三分鐘的脫離煩囂 。但音樂是一種有效的傳遞信息的方式,一種軟性的工具,它可以激勵起人們的某種情緒,亦可以令信息可以傳播得更遠。

 

音樂從不脫離社會,甚至,它可以改變社會。

所以我們的既得利益者才會害怕音樂,才會想盡辦法,將香港樂壇變成一個被商業打敗的地方,將歌手變成屈服的棋子,就是怕總有一天,我們會唱著那些歌,一起反抗他們。而當一個社會無法有另一種對立的聲音出現,我們的社會就只能愈來愈傾斜。 香港以自由市場自豪,但事實上根本是默許既得利益者更加以本傷人,更向商業靠攏,當你有一天突然驚覺想說不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無法作聲。香港並不小,人才亦很多, 只是城市過份擠逼,而政府給予的空間太少。沒有演出場地、沒有資助補貼、沒有容身地方、沒有文化培養,沒有表演平台,有的只是大財團醜惡的嘴臉和政府的軟弱無力。這情況不止在樂壇,還包括電影、戲劇、藝術、文學等。夾在愈來愈窄的高樓大廈中,香港正逐漸變成一塊愈來愈荒蕪貧瘠的土地,窮得只剩下金錢。

但不必灰心,直至今時今日,香港其實仍有很多默默耕耘、有才華亦有心的音樂人。例如黃耀明發起的《文藝復興基金會》,在去年舉辦了大型音樂節邀請了兩岸三地的獨立歌手,今年亦舉行夏令營鼓勵年輕人創作。但最重要的是,要拯救香港樂壇,首先必須要有一群有素質的聽眾,我們必須更站出來去擁抱我們的音樂,就像著名填詞人黃偉文去年在他自己的演唱會上所說的,香港仍然有很多活生生的優秀音樂人值得支持,而「為什麼大家有權用你們一票的去選的時候,你們不支持你們本地的流行曲呢?」

 

我仍然相信音樂,我相信而唯有在音樂事業能夠蓬勃發展的時候,音樂才能一直不斷的進步,汰弱留強,讓好的音樂讓更多人聽見。那麼我們的社會,那個殘酷而冷漠的社會,才能在那些歌曲之下變得美好一點。就像The Beatles、Pink Floyd、Beyond,那些搖滾樂中的愛與和平,是曾經多麼確切的改變過世界,又或者是那些一起高唱過的《年少無知》和《自由花》,是曾經怎樣的激勵過我們努力抗爭。 請不要小覷音樂的力量。也就像我在那段金曲獎的表演後深受感動,在《起來》的音樂聲中,努力的把心中所想去變成這篇文章。試圖努力去改變任何一個讀者的想法,希望你能和我一樣去珍惜,並用行動去支持我們的樂壇,還給自己建立一個健康而平衡的社會。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