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0

【Yahoo】羅健熙:「不見不散」與「can’t come, sorry」 (5146)

圖片:羅健熙
近年不時會感到,時間好像越跑越快。

從前一天就是一天,早上起床、上學、下課、回家、做功課、看電視、睡覺,每天有條不紊地渡過;但近年的科技發展,卻令人感覺日常生活的事物不停交錯,時間也像越來越壓縮。

從前放工就是放工,文件一份份hardcopy要拿走也有困難,老闆也不好意思夜晚打電話到別人家裏催促別人工作;現在只要有上網,文件softcopy 便隨傳隨到,whatsapp也讓人逃不開老闆的魔爪,碰著個沒人性的老闆,可能三更半夜也在用各種方式給你新的工作,期望你明早回公司便預備好給他。

從前我們約人,為甚麼會有「五枝旗杆等」這樣的都市浪漫情節,是因為沒有手提電話便總要找個地標隔晚約實,然後差不多真的「不見不散」。現在約人,不會預先約好地點,總之「到時電聯」或者「到咗whatsapp你」便算。

現在,遲到爽約的成本都因為科技發展而降低。試想想,要是在沒有手提電話的年代,約了朋友但遲到一小時,然後要他們在那位置乾等?又或是「突然間有事」而 不能出席某次約會,那個在等你的人要呆等了一輪再找個電話亭打電話到你家裏,才發現你原來爽約?你會多麼不好意思。但現在嘛,whatsapp打句 「will be late」或者「can’t come, sorry」都也太容易了。

我們這時代的人,每個人每天都在不停multi-tasking。同一時間裏你可以吃飯、打機、覆電郵、講電話、覆whatsapp、回facebook 訊息,人類生活速度不斷提升,「效率」不斷提高。現在每天處理的事情,比網絡普及前不知多了多少倍,工作和生活也因此而越來越難以分開。

我們追求工作效率,但不代表我們放工後仍要幫老闆辦事;我們不需要回到隔晚約定、「不見不散」的年代,但太多臨時的「can’t come, sorry」其實也很令人沮喪。

做個好老闆,人家放工了,便放人一馬吧?

做個好朋友,約好了,便不要肆意遲到、放飛機好嗎?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