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0

盧斯達:「歷任港督你有票嗎?」 (575)

梁振英出巡的第二個周日,最出位的不是金毛江湖青年,而是「耆英梁粉團」。這批公公婆婆舉牌喊叫的時候,擠眉弄眼、異常興奮,除了令人有一種農曆七月的不安感,他們舉的牌、示的威,也是次貨。現屆政府有人聲言要打輿論戰,但水平有待提升。例如從一張新聞照片看到的,有人在身後貼上「歷任港督你有票嗎」的標語,意思大概就是要與攻擊梁某小圈子出身的立場針鋒相對。梁某低票當選,可謂出身小圈子當中的小圈子,這個原罪,是擺脫不了的。躲在「耆英梁粉團」背後的輿論心戰室以為拿總督制度來跟特首制度去比,就能為梁某解套,則是弄巧反拙,賠了夫人又折兵。

圖片來源

一些常識:97年之前的總督任免,港人無權置喙,因為香港是英國殖民地;97年之後,香港「回歸」中國,待遇比起殖民地時期還要不堪,為甚麼?是英國的殖民統治太過開明,還是中國承諾的「高度自治」太過專制?有關方面拿97年前的總督來跟97年後的特首比,以為能夠做出一種中英兩大帝國乃是一丘之駱的效果,其實是自揭瘡疤。香港現在脫離英殖,政制不是理應比英治時期進步麼?當然,在中共眼中,香港是個殖民地。英國殖過了,所以中共也要殖一回,才覺得「公平」。

這種相提並論的論述,不只不會令人接受現實,更不幸讓人想起英治末期那種「開明專制」的good old days。拿中共自己不停鞭韃的異族殖民統治去合理化中共「血濃於水」的無能、專權和頑固,不知面皮要有多丈厚才能塗得這種脂、抹得這種粉。

二三十年來,真心假意的親共者的論述都沒有更新過。他們最愛說的那一句是:「英國佬果時又唔見你地爭取民主?」左膠最愛說的那一句是:「以前(即是他們發熱發亮搞社運的時候)又唔見你地講本土講自治?」這些人有老有少,腦袋同樣是沒有常理。以前不懂得爭取,不代表今日沒有資格爭取。我也可以問這些花甲老人,為甚麼五六十年前你們又不譴責日本侵華?不知道黑人爭取平等的時候,有沒有白人會跟他們說:「以前又唔見你地祖先爭取平等自由?」

拿以前跟現在比,不會令人釋懷,只會令人更難容忍現實的蒼白。幾十年前的中國人還在大饑荒中吃樹皮;十年前人們還在用nokia 3310,為甚麼你們現在吃得那麼好、轉用iPhone?早前施永青有潮文一篇,力陳「香港現有的政制已比香港歷史上的政制都要開明」,理所當然受到恥笑。不知道林肯說要解放黑奴的時候,有沒有奴隸和奴隸主出來力陳「現在黑奴的待遇已在歷史高位」而反對變革?

施永青一文借埃及亂局來論證「民主有害論」之用心昭昭明甚,但說穿了也只是文匯大公的水準;香港的保守主義,也不過停留在「想當年」的層次。幾千萬年前的人赤身露體,今日的人則在寒冬中穿衣禦寒。「耆英梁粉團」和施永青之流今年大概可以試試穿一件阿伯底衫過冬,因為對比起幾千萬年前的人類來說,這已經是人類歷史上「穿衣程度」的高峰。甚麼平安鐘、厚衣、暖爐、現代醫療,都是社會的東西,不要靠呀,要靠自己。如果有耆英因此冷死,我也會學右丁山之流說一句:「咁唔挨得架阿伯﹗」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