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4

【輔仁媒體】沙三少:《激戰》:關於出賣的故事 (2430)

 

激戰上映後,作為化骨龍的小粉絲,小弟急不及待地衝入戲院看這電影。果然,名不虛傳!小弟打賭,《激戰》會是本年度最佳的電影,張家輝的表現弛張有度,亦絕對有力再次問鼎影帝。總而言之,這是一部不看會後悔的電影。

以戲論戲,兩位男主角的表現和外型經已足夠吸引千萬票房,故事勵志而溫暖,既有家庭,亦有人生,一個好劇本應該具備的元素,《激戰》都已經擁有。然而,這些元素,都不足以令《激戰》成為香港的經典。直到我看到張家輝與姜浩民的一段對話,我就知道:不得了!這部電影必成經典, 因為它敲中了每一個香港人,尤其是男人心內,潛藏已久的那個死穴。

賤輝含淚:「我將自己最叻果樣野出賣左啊!」

 

一看到這裡,心不禁戚戚然。這場戲帶給我的震撼,比所謂的金句:「上到台就唔好怯,怯,你就輸一世。」厲害何止百倍!我心中暗嘆:「嗚呀!頂你個肺,呢個位實在寫得太好啦!」

一般同類的拳類勵志電影,如《洛奇》,通常都是寫主角因年老、受傷等客觀因素而退出,為了重新證明自己,再上擂台。然而,《激戰》卻是另一個更高的層次:出賣了自己的驕傲。因客觀因素而退出,老實說,其實沒有甚麼值得可嘆,因為人老了,受了傷,因環境而放棄,這是最無可厚非的事。可是,自我出賣,卻是一個多麼痛苦而悲壯的故事。

你有試過出賣自己嗎?香港人,尤其是男人,十居其九都必定試過。還記得嗎?那年,你剛贏了學界比賽,濕了滿身子的汗,咀角還掛著泥巴,雖辛苦但令你開心得衝上雲宵,心中裡還暗暗想像有天在大球場捧杯。可是,當你一走進家門,你的父親就說:「咁夜番,踢波搵撚到食咩?」然後你放棄了;還記得嗎?大學選科前那晚,你的姨媽姑姐、舅父表叔不停在電話筒的另一邊勸你的父母叫你選商學院,你最後不敵家人的期望,雖然你心裡還是記掛著文學院,但你也放棄了;還記得嗎?畢業之後,滿腹熱情想到歐洲流浪,一心向外闖,可是你那時候的女朋友,今天的老婆說:「梗係做銀行啦,夠穩定,儲幾年錢,我地就結婚!嗱!我要個婚禮係粉紅色,我地層樓就 ……」說不出話來的你,又再次放棄了 …… 我們不停地在人生放棄自己的夢和目標,這不是出賣嗎?

賤輝為錢出賣自己的理想、最愛,不是我們每一個香港人的寫照嗎?

 

被出賣的感覺不好受,被自己出賣的感覺更痛苦。為了錢,為了生存,我們出賣了自己。但被出賣過後的人生,還是自己的嗎?正因為是自己出賣自己,誰都不能怨,怨父母嗎?怨妻子嗎?怨子女嗎?不可以,因為做決定的人,是我們自己。除了自己,誰都不可以主宰我們。偏偏我們自己放棄了自己的選擇權。我們才感到痛苦。我們悔恨,恨自己沒有勇氣衝開枷鎖,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們都想賤輝可以重新站起來,原因不是我們想看一場激戰,而我,我們的內心都在想的:讓賤輝替卑微而膽小的我們爭一口氣!你有勇氣辭掉工作,毅然重新找回自己的夢想嗎?講就可以,家中有老有嫩,還可以怎樣?就是鬱鬱地繼續生活。我們不能,所以我們都把所有希望放在賤輝身上,把自己代入賤輝:「來吧!為了父母,一拳;為了妻子,一拳;為了子女,一拳……我已經捱打了二十年,怎麼我還要繼續捱打?」因為我們出賣了自己,因為我們的生活有悔,我們都想扳回一仗,我們都想像賤輝一樣,贏一場。因為沒有人想輸一世。

很多人過了大半生,才發現自己沒有真正地活過。其實,到了這個年紀,我們還需要人明白嗎?不,我們不需要,但我們需要丁點勇氣,像賤輝一樣,再上一次擋台,就一次,夠了!這次,我們不能再怯,輸了半輩子,夠了!是時候把失去的贏回來。

 



原文連結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