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4

【輔仁媒體】楊漢群:點解香港搞成咁? (3612)

(原載於2013年8月23日《成報》「海納百川」中的「橫眉青鋒」專欄。感謝作者投稿,及《成報》同意轉載。插圖為本報所加。)

(健吾製作)

 

有報道稱,香港中產移民西方白人英語國家人數有增加趨勢,因為香港越來越不似香港。近期,也多了人問:「點解香港搞成咁?」這十多年來,我接觸的一般壯年香港人,有以下經驗,或者可以為上述問題提供一部分答案。

 

一位曾於外國留學的女士問我:「你而家讀緊乜野?」我說:「政治。」她大為驚訝說:「政治?」

 

一名中產父親,在朋友聚會時大談自己如何訓練兒子入讀名校。我正好坐在他身邊,向他提出對迷信名校、將孩子訓練成怪獸的質疑。他不悅地說:「你清高啫!」然後自行坐遠一點,不再和我說話。

 

在朋友聚會時,我向一名社工談及近年社運的意義。他一臉不屑地說:「乜你咁似啲八十後?」然後不再和我說話。

 

我曾向一位博士提及社會抗爭,他說:「我只係想做順民。」談到香港的倒退,他說:「香港唔會嘅。」

 

一次公司開會,老細因商會和業界事務需要,稱要到立法會。與會的一些經理大為緊張說:「小心啲喎!因住比人(社運人士)衝擊。」他們認為社運就是「暴力」,卻不知道、不想知道社運人士只是就公義問題,衝擊大財團和首長級高官,這位老細雖是個不義小人,但還遠遠未有資格受衝擊。

 

一次,我向一些基督教徒提及財團暴利對社會的危害,其中一名女教徒說:「咁賺錢好應該啫。」

 

一位樓奴父親不滿我在FACEBOOK上的反不義建制言論,反駁說:「覺得香港不好,可以移民去朝鮮(北韓)。」

 

我在FACEBOOK上批評政府只針對雞蛋仔伯伯一類小商販(當時被指騙取綜援),卻不打擊大財團的公開但沒有犯法的行騙。一位親財團的報章評論員反駁我說:「你的邏輯是因為抓不到大罪的,就可放任小罪。」

 

我批評香港樓價太高,剝奪人的基本居住權利,一位男士回應說:「做人梗係要靠自己努力架啦。」另一位「嫁個有錢人」、結婚後不用工作、養尊處優的年輕女士說:「太容易買樓啲人就唔會努力架啦。」一位區議員說:「樓價跌冇人買樓個喎!」

 

當我向其他人談及社會弊端、公義、社運等問題時,絕大多數人的反應是「全無反應」。

 

還有很多類似例子,在此不能盡錄。香港人,尤其是自命中產的,其實大多不願改革積弊,或根本不肯承認這個社會已患重病,更可鄙的是一方面指罵爭取公義的人,一方面向弱者抽刀,卻又抱怨得不到政府照顧,並坐享別人抗爭的成果。香港急速沉淪,難道是意外嗎?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