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4

周融:甘地,馬丁路德金,佔中理念和「抽水」王 (998)

佔領中環的三位主事人,兩教授一牧師,戴耀廷、陳健民和朱耀明,在推廣和企圖「正義化」(justify)佔中行動時,往往拉上印度國父甘地及美國黑人領袖馬丁路德金作為例子,但似乎從未仔細指出相同之處。

細節是一切。而魔鬼往往躲在細節中。就讓大家在此來次尋魔行動,弄清楚真相!

甘地最出名及出色的一次「和平非暴力抗爭」是1930年的「食鹽進軍」(salt march)。當時印度英國政府抽鹽稅很重,佔國家總收入8%,窮人連鹽也買不起。

甘地帶動大軍(其實只得千多人),走了390公里到海邊,花了3個星期,自己做鹽,叫人們不要買賦重稅的鹽。全國感動之餘,加以響應,做鹽自吃。後來甘地被英國人逮捕了。

另外一次歷史性非暴力運動是「紡織行動」。印度出產棉花,收成後英國人全數買下,運回英國織成布做成衣服,運回印度,賣給人民,從中賺取暴利。

甘地自己公開織布,是為粗布(khadi),披掛在身,不買英製印度棉的T恤。英國人大怒,到處把印度人家用紡織機(Charkha)破壞,讓他們織布不成。甘地和平反抗,舉辦了小型紡織機設計比賽,生產了超小型紡機,小如一本英國聖經,令英國人防不勝防。

這次抗命打破了英國用印度棉的經濟侵略利益,因為很多印度人只顧自己織布,不願下田收割棉花,最終引致英國放棄印度。假如你細心看看印度國旗,你會發覺其中圓圈就是Charkha的輪,這就是來由了。

甘地沒提出

「佔領孟買,癱瘓加爾各答」

兩次甘地「非暴力行動」的公民抗命特點為何?

鹽稅重,甘地以自製鹽抗命。英國人用印度棉對印度經濟侵略,甘地以自織棉做Khadi抗命。我們香港人的說法是「冤有頭,債有主」,甘地沒有提出什麼「佔領孟買,癱瘓加爾各答」行動,對不對?假如甘地是威脅傷害一衆老百姓來反英,他還會是印度國父、民間聖雄嗎?

總不成你和校長及老師有過節,便把刀架在一衆幼兒園學生頸上,逼人就範,還說自己等同誰和誰!唉,面皮厚,冇得救!

馬丁路德金最漂亮非暴力抗爭一役是「向華盛頓進軍」。25萬來自美國各地的人,在1963年8月28日聚集在林肯紀念碑,聽着「我有一個夢想」的演辭。這促使美國國會一年後通過Civil Rights Act,廢除種族歧視。

馬丁路德金

有否「佔領華盛頓」?

問題是進軍完畢,有否因利乘便馬上來個「佔領華盛頓」(Occupy Washington DC)?

事實是馬丁路德金和一衆領袖在集會完畢後,馬上和甘迺迪總統會議。25萬民衆呢?慶祝一夜後和平地回家去了。

其實香港在2003年時,50萬人七一遊行早已光榮地把「向華盛頓進軍」比下去。為何這裏用「光榮」一詞?因為人多只是其一,民衆也是和平散去才是重點。看到這裏,大家認為所謂萬人佔領中環,癱瘓金融中心是光榮還是醜陋?

指摘佔中三子,是運用什麼「語言偽術」,「偷換概念」或更差的手段於事無補。大家只能驚嘆這樣也能把甘地和馬丁路德金扯上佔中,港人「抽水」技術已達化境。

假如世上真有「超級無敵抽水大賽」,冠軍怎能逃出兩授一牧手中?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