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9

【主場新聞】楊繼昌:致高永文、張炳良及陸恭蕙的公開信 (544)

高永文先生、張炳良先生、陸恭蕙女士:

我不知道當今的政府高官們,會否一如董建華當年一樣,每朝只看文匯大公的剪報。但如三位有感於需要掌握民情,而至少每日抽空在網上瀏覽一下各大報章雜誌的標題,你們應該都知道,梁振英動員黑社會為自己造勢,已是社會的公論。對此,市民沒有聽到過雄辯滔滔自命正義的周融等反佔中諸君,有過片言隻字的評論,而你們三位,又可否對大眾說說感受?

三位的履歷和過往言行,小學生上維基百科也能查得到,是故我無須在此長篇大論,來佐證三位加入政府非因權金的引誘而是有所抱負。這也許跟民主黨兩任主席提出「入閘就得」的「普選」定義,思維如出一轍──只要有個憑良心做人的泛民去到那個位置,縱是以後不能再講六四劉曉波李旺陽,卻能換來全民退保和回購領匯兩隧,划算。只是,梁振英以過橋抽板聞名於世,當初為拉攏三位上熱廚房所作的許諾,現今可兌現了多少?

退而求其次,在這北風南漸,各個範疇的上位者都開始奉行「中國模式」的大趨勢下,只要有好人在建制也爬到上那些位置,也就能利用高位的權限,當反智盲動的指令不斷壓下時,頂得幾多得幾多。我不知道三位在現時的崗位上,已經為市民化解多少次更不堪入目的齊心式大躍進,但我很希望事實真的如此,因為我實在不願見到「卿本佳人,奈何作賊」作為你們日後人生的註腳。

尤其是你們本身都是學有專精,然後在各自的領域幹出一番成績,才得到社會菁英的期許;另一邊廂,竊登大寶站在你們頭上的那物體及其粉,他們所能獲得現在的社會地位,靠的卻是沒有底線。在陳茂波因囤地再出事的頭幾天,臉書上許多人張貼數年前〈壹週刊〉題為《爬上了,又如何》的陳茂波專訪。專訪中,陳茂波大概想描述他從貧窮小伙子如何勤奮上進而脫貧進身上流的經歷,但他憶述往事的坦誠,卻只讓人感到恐怖:「我眼裡只有錢 ,住木屋,沒廁所,去公廁途中別人用一毫子引誘我帶白粉,我答允。」又提到他不敢得罪太太,因為要依賴太太看英文會議紀錄,看來伴侶至親,在他眼中,也是工具,於是日後用「太太的家人」經營劏房轉移資產,也就順理成章了。看過這篇訪問,我終於明白在香港許許多多沒有被認定為成功的賢達長輩,不是他們的才具有所不及,而是因為他們做人還有底線,未夠不擇手段,所以才沒有更上一層樓。物以類聚,故梁營人馬接連出事,毫不出奇,但三位在這個政府首長唱紅又唱黑的今天,會否為尊嚴與其群分?

邦無道則隱,是的,我懇請你們辭職,但理由不是引咎,而是為香港黯淡的前景點上一盞燈。你們這刻的辭職,將會是光榮的。我不相信留在這個由西環垂簾的政府內,還有力挽狂瀾的機會,倒不如代表市民莊嚴宣佈,香港人還有底線。如果有人問我,你們的位置由更赤紅暗黑的梁粉替補,豈不更糟?我相信由梁志祥、上海仔和陳淨心接替你們之際,三位會像戴耀廷一樣,安靜地走在中環及香港的十字路口上。

市民
楊繼昌 謹啟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