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2

周融:陳健民教授,對不起!一場誤會 (3489)

非常小心細讀了陳健民教授〈尊重歷史,面對現實——與周融談誰在擲石頭?〉一文多次,發覺原來是場大誤會。天地良心,我的〈甘地,馬丁路德金,佔中理念和抽水王〉沒有指摘什麼「三子歪曲事實來合理化犯罪行為」。我只是說他們把甘地和馬丁路德金拉上佔中,是「抽水」王而已!

甘地一向崇尚和平非暴力,他被英國人關入牢獄,是事實。馬丁路德金入獄29次(陳教授告訴我,我也相信)及華盛頓遊行也是歷史。但這和佔中有何關係?這才是我的疑問!

教授指摘我形容採鹽長征似是DIY玩意。哎喲,我哪裏有?佔中三子只提過「甘地」兩個字就好像聖雄已簽約成為佔領中環的「代言人」。我寫了兩段文字共224字解釋食鹽進軍和過程,他就怪我沒有寫出箇中慘情,但我哪有弄錯事實?唉,《明報》編輯不是白吃飯的,人家很認真!有錯哪會刊出?

無辜啊

我真的不知道提到「甘地」,不寫成一字一淚在教授眼中是不及格。無辜啊,我不是他學生,我只是投稿給《明報》咋,大佬!

談到馬丁路德金更莫名其妙。我提到他最漂亮非暴力抗爭一役是「向華盛頓進軍」,那是世所公認。我那一段只用了75個字,哪有能耐把他一生都提到。陳教授把75個字沒提到的事件說成我什麼都不知。唉,教授要「屈」,冇計啦。

教授讀書多,又做那麼多學術研究,博學多才,我等小民聽你教誨也來不及,又怎敢對你不敬?如有得罪,那肯定是我的錯。如陳教授能示範一下如何可75字寫出馬丁路德金一生事迹(二三百字也不拘),我等定得益不少!

老實說,到了這刻,我還是有點死得不明不白之感(雖然死不了)。我說佔中向甘地和馬丁路德金「抽水」,突然教授義憤填胸說我不懂歷史,不知道兩人受的苦,是侮辱了甘地和馬丁路德金的生平。也記不得前後次序,一下子,什麼主場新聞,這報那報,小刀利劍全向我身上招呼。可不可以在此作個澄清,我沒有對甘地或馬丁路德金不敬,我針對的只是佔中兩授一牧。

呵,突然醒悟原文指佔中三子是「抽水」王,可能這才是罪魁禍首。可能我文字差,加上左扭右曲,令教授誤解我的意思,罪過罪過!這裏容我說得明白一點。

咁都得?

馬丁路德金被捕29次,一生對抗美國種族隔離的不平等,最後因此被殺,是世上偉人之一。佔中人士視他為偶像,一如不少香港人(包括我在內),當然正確。他入獄29次,佔中人士說自己公民抗命「不惜入獄」,講幾次,到赤柱至今最遠只是赤柱巿場買買東西,就好像等同馬丁路德金似的鬥爭?咁都得?

我說馬丁路德金沒有做什麼「佔領華盛頓」,教授說他入獄29次,我對,教授也沒有錯。但這和佔領中環有何牽連?轉兩轉,從大家都是說事實變成我錯你對?教授的邏輯真利害,我不明不白下中了招。真迷惘。

甘地和佔中有關係更離奇。普通人不需花太多時間,只需看看《甘地傳》的DVD,對他一生自然有些認識。聖雄在面對印度有暴力衝突時,不惜絕食直至死亡迫使大家放下干戈。

陳健民教授和我在亞視節目中,對佔中行動是否願意避免有第二、三、四波佔領中環,免除動亂發生這提問,始終左閃右避,最後只說一波佔領不成功,一定會考慮下一步做什麼。甘地願意為和平而死,佔中除了口中左一句和平,右一句也是和平,其實希望什麼發生,大家知不知?這樣就可以把甘地「擺上枱」,變成佔中icon?

這算不算「抽水」王?

這算不算「抽水」王?大家評評。但千萬別胡亂告訴印度朋友或馬丁路德金後人,避免不愉快事件。上周我在亞視英文台節目錄影,主持人諸簡寧(Michael Chugani)尚怒氣未消,告訴我他如何直斥戴耀廷,問他佔中誰人在自比甘地?

假如冒犯各位為「抽水」王是這次風波的起由,我認錯吧。釋出善意永遠是件好事,我願意收回早前說佔中三子必成「超級無敵抽水大賽」冠軍這句說話。其實哪有這個比賽!長江後浪推前浪之下,更難估計世人無限創意。

容我修正如下:甘地和馬丁路德金被抽水事件,如有抽水大賽,在我未必準確預計之下,十大最多有份,三甲沒有希望!什麼「抽水」冠軍,「抽水」王,太誇張了,哪有可能!佔中兩授一牧,主場新聞及這報那報「朋友」們,請息怒。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