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0

【主場新聞】徐少驊:周融的「天真」 (1352)

這個星期的風雲人物非周融莫屬。周融與他的盟友發起一個名為「幫幫香港出聲」(Silent Majority for Hong Kong, SMHK)的組織,目標明確清晰,就是要打擊「和平佔中」運動。

剛過去的一周,SMHK的主力論者周融在大小媒體發出「反佔中」的論述,返來復去其實只有一點,就是「和平佔中」運動將帶來經濟「災難」,要就這一點作出反駁其實有點為難,因為如此「誇張失實」的嘩眾之語是路人皆可辨識的。國際風險評級機構已經就「和平佔中」運動作過評估,並拿「佔領華爾街」運動作對照,得出的結論是風險極低,對香港的經濟影響甚微。Period!

好了!周融一伙當然有權不相信國際評級機構的評估,那麼香港回歸十六年曾經多次出現數十萬人上街的示威,有那一次出現過經濟災難?有那一次不是秩序井然?周融你們顧慮的基礎是否太過薄弱呢?!

好了好了!再退一萬步,近月香港確實出現了暴力集團在一些社會運動上「動手動腳」,但那是跟你們同樣是支持政府的「愛字頭反反集團」和鄉紳僱傭兵所為呀!關主張非暴力的「和平佔中」運動啥事呢?你的矛頭是否指錯對象呢?「佔中三子」已經多次申明,佔中當日,警方執法,佔中者是不會反抗的,要清場不是一件困難事,若果當日出現暴力,只有兩個可能:

一、梁振英政府指示曾偉雄刻意為之,為了要震攝後來者;

二、是你們的同道即「愛字頭反反集團」與鄉紳的僱傭兵搗亂嫁禍。

SMHK要是真心的「幫港出聲」,免香港陷入「災難」,無論是經濟性還是社會性的,他們要責成的是香港政府和上述暴力集團,但是,你敢嗎?周融先生,跟陳靜心說理,你敢嗎?呼籲新界土豪黑幫停止暴力,你敢嗎?要求令香港警隊形象大損的曾偉雄別要對遊行示威活動施行鎮壓,你敢嗎?你敢嗎!

其實周融一伙的論述(歪論才更貼切)更大的謬誤之處在於任何自由、民主、開放的國家都會有甚多公民抗爭活動,對社會民生或許會帶來些許不便,對經濟帶來的影響則微末得不足為道,而社會上的吵鬧亦是必然之「代價」,要活於一個沒有人民的示威活動、極高的施政效率、沒人「敢」出聲向政府說不的社會,就只有「極權政體」之下才有提供,周融一伙可以移至這樣的社會過活,但這是他們所聲稱「代表」的「沉默大眾」所要的社會形態嗎?

香港在沒有民主政體的情況之下,近數年巿民的遊行示威活動愈來愈頻繁,這是客觀形勢,社會要承受的代價亦是必然的,不會多了一個「和平佔中」運動香港就承受不來。按周融的邏輯,凡是要社會整體付出代價的社會運動就不應發生,這是一種維護建制的封閉式思維,按此思路,人民只應接受建制的現存秩序,不應作出挑戰。

周融昔日主持電台節目,一直是以「洞察」社會現實自居,時常教人別要那麼天真。我就以此進路跟周融先生探討一下,究竟是支持還是反對佔中的人才是「天真」呢?

一問周融,「和平佔中」運動為什麼會出現?

二問周融,若「佔中三子」沒有出來推動「和平佔中」運動,還會有人為爭取「真普選」出來抗爭嗎?他們會採取怎樣的抗爭路線?

三問周融,若果中共在2017和2020不給予香港真普選,爭取普選的抗爭活動會停止嗎?

事實上,「和平佔中」運動的出現不是偶然的,是中共政權一再拖延在香港落實普選承諾的結果,是歷史之必然,以為香港在2017、2020沒有落實真普選的情況之下不會出現更大型、更頻繁的示威和公民抗命運動,這樣的想法不是天真是什麼?!「和平佔中」運動對香港的貢獻是鼓吹一種「非暴力」和「商討式」的公民抗爭形式,若非由佔中三子在過去一段日子努力培植和傳播這種義理,只怕周融所說的「動亂」在周融這種擁護建制的人一再煽動之下很難說不會在短期內發生了!若沒有「佔中三子」引入馬丁路德.金和甘地的非暴力「公民抗命」式的抗爭路線,並獲得香港各路支持民主的人馬認同,香港為了爭取普選的行動只會更為激進。

所以一向自命「洞悉世情」的周融,怎麼你會犯上「天真病」起來反對佔中呢?!當然,你不是天真。SMHK一伙指香港「亂」了,周融劍指向政府施壓的團體和市民,卻不向政府問責,中共一再拖延給香港的普選承諾,周融指控「和平佔中」人士搞「亂」香港,其實周並不是站在受權力壓制的「沉默大眾」那一邊,他站的是令他獲得奬賞的一邊。

其實要辯論,觀點盡可不同,但必須建基於事實!周融一開波就打「茅波」,東施效顰的拿出馬丁路德.金和甘地造文章,指兩人推動的「公民抗命」行動從來沒有「佔領」任何地方或機構,已被有識之士指出其錯謬。究竟周融是刻意誤導大眾還是知識貧乏?老徐則認為周融對權力和建制的迷戀,自然地口出之言手寫之字都是維權賤民之歪理,聞之中人欲嘔。

周融出來為政權「出聲」,說自己受到「圍攻」,其指鹿為馬之能不得不令老徐歎服!發動圍攻者高呼受圍攻,向「和平者」叫陣卻不向暴力組織和掌權的「出聲」而自命勇氣過人。對這種人說理,比起跟陳靜心同台辯論更為徒然,是對「說理」本身的侮辱,若果周融你只是在個人彈奏,對你忽視是合當的對待。但今天你挾著銀彈惑眾,對你痛斥已是無可避免的次惡。

香港沉默的大多數,周融在沒有得到你們的授權之下說「代表」你們,你們同意了嗎?馬丁路德.金曾說:「到最後,我們記得的不是敵人攻擊我們的說話,而是朋友的沉默。」周融有一句是說得對的,這是一次正邪之戰,若你仍然選擇沉默,你就是站在邪的一方了!

此文之影視版:

後話:「老徐的時事評論頻道」( http://YouTube.com/user/TsuisCritique )已經重開,主力論佔中,歡迎訂閱。



原文連結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隔岸觀火, 最心痛的, 是看見賣國賣靈魂的在台上喊咪.
中國人受盡五千年戰火洗禮, 有的都一次又一次被打個稀巴爛, 心淡到冷感. 奴性一點, 反而 found comfort at a lower standard.
許多人真的可以接受共產黨管治, 尤其是真共產黨, 所以神州有太空人, 金牌運動員, 金融商界超級巨富, 天上人間.
先別說山寨地下黨的自私陰謀.
只嘆無論強國有幾多錢, 還是創不出歐美的小說, 電影, 科技突破, 只有樣板戲, 山水畫, 山寨手袋時裝, 就是沒有百花齊放的多姿多彩.
香港教人永遠難忘的, 是黃占, 許冠傑, 因為他們暢所欲言, 強國人又恨又愛, 這就是思想自由表逹自由.
艾末末, 劉曉波, 或躍在淵, 咎矣.
咎在自卑感重自我評估低, 由劏房扒到佔領北區農地的富豪, 就怕你自由地項莊舞劍, 拿滅聲器打你.
咎在自卑感重自我評估低, 由籠屋扒到劏房的賣了自己的靈魂去博賣國賊這份工當升呢.
咎在我們的靈魂比印度人更窮, 窮到以恐怖份子炸彈狂徒為偶像, 有樣學樣崇拜欺凌.
港英餘孽不但面對即將失去的思想自由, 自我, 自尊, 還要擔心孩子會 mutate 成 good guys 還是 bad guys.
懼從心上起, 惡向膽邊生, 只有自焚式的沈默抗議可以以毒攻毒地制止香港的 top 10% 知識份子不會妄想被迫害.
都是賣國求榮者搞出來的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