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9

【評台】譚蕙芸:非暴力導師的暴力過去 我是台灣最早教人製汽油彈的人

66歲的簡錫堦個子瘦削,皮膚黝黑,西褲波鞋Polo恤,架着金絲眼鏡,說話陰聲細氣。他帶領非暴力抗爭學員在空地演練,被警察抬走的學員叫嚷,簡喝止﹕「甘地被人打時,是不作聲不反擊。」簡老師把「愛與和平」掛嘴邊﹕「我想追求甘地那種,運動者內心的修煉,有愛和真理,沒私怨,對公義有追求。」這些話是那麼熟悉,筆者還以為坐在面前的是戴耀廷。

但簡老師有一個暴戾的過去。八十年代中,他受左派無產階級武裝革命理論吸引,認為要用暴力手法追求台獨﹕「我曾經相信,為達到目的可不擇手段,犧牲自己和別人性命。我那時覺得台灣運動太懦弱太溫和,韓國丟汽油彈我們不敢。」他在一個秘密山莊,教授人製作汽油彈,他向筆者介紹,如何拋擲才不傷自己,如何加強燃燒力……聽得人不寒而慄。

非暴力才是真勇氣

轉捩點在1987年底,他接觸到由歐洲教會贊助,專協助第三世界非政府組織的團體Urban Rural Mission(URM)城鄉宣道會,宣教士Edgar File向他介紹非暴力抗爭。簡最初對「非暴力」半信半疑,認為國民黨政府凶殘,戒嚴期間白色恐怖下,不少人家破人亡。簡以為,對待暴政,和平手段沒用。

後來,他到加拿大接受三個月非暴力導師訓練,由甘地、馬丁路德金、反越戰故事學起,漸漸相信「非暴力」才是出路﹕「以暴易暴短期內成功,只會製造仇恨,警察亦有合法理由向你施暴。面對不公平,人民手裏沒有武器也不畏懼,才是真勇氣。」他把「非暴力」變個人信仰,窮一生追求,2002年更到波士頓與數度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美國非暴力抗爭學者Gene Sharp交流。

簡活躍於台灣社運界二十載,被檢控17次,只2次被判有罪,一次罰款,一次緩刑。1991年「100行動」爭取廢除箝制言論自由法例,帶領數百人抗爭,警方以水炮驅趕,毆打示威者,由於示威者非暴力,獲輿論支持,翌年法例修訂。之後,簡亦發動全台勞工罷工和反核抗爭,2006年成為「反貪倒扁紅衫軍」副總指揮。2008年民進黨支持者與警方爆發衝突,被外界批評,蔡英文其後邀請簡錫堦向黨員再培訓。

放下仇恨後,簡的政治理念亦改變。以往是死硬派台獨分子的他,轉向非暴力後,漸漸對兩岸未來「不預設結果」。他希望兩岸人民不要互相仇視,化敵為友,更提倡台灣不要跟大陸比併軍備,雙方以「和平原則」找出共存的可能。這一想法,令他受「台獨」舊戰友狠批。曾為民進黨創黨成員的簡,2000年辭任民進黨立委,轉以民間平台推廣非暴力理念,近年推崇北歐國家的和平民主制度。

從製作汽油彈到和平抗爭,簡這樣總結﹕「往日民眾看到我是很衝的,很激進,很勇猛,不排除用暴力對幹,後來慢慢修正,(推廣非暴力抗爭後)我形像不一樣,現在比過去更有影響力,更有說服力,更贏得人們尊重。」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譚蕙芸:一套警察也可以知道的非暴力抗爭戰術



原文連結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恭喜香港 818 沈默抗議, 令黑山寨紅衛兵無用武之地, 在安靜裏, 凸顯了剛落車的山寨愛港人背唸突發問題, 思歪能知未來地, 神奇地, 有稿睇著, 照讀 100 分全中對答, 在全球熱播鏡頭下, 武俠片變成笑片, 無傷亡人數, 喜劇收場.
靜黙抗議 create 了短短一個 window. 請香港珍惜它, 好好利用這空間, 現在明白了和平的威力, 看清楚忠與奸, 真與假, 靜而後能定, 定而後能思, 思而後能慮, 慮而後能得, 係時候香港惡補政治, 民主, 選舉程式, 更要學習包容, 合作, 了解, 意欲探討, 等課題, 增益其所不能.
時日無多了. 別再讓地下黨的挑釁, 茲擾, 浪費你的時間.
香港加油.